第516章 醒来,在他身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16章 醒来,在他身边

第516章 醒来,在他身边 安夫人跑过去抓着安夙夜的手臂,“夙夜,你快打电话给锦辰,他怎能不认我这个妈,我是他的亲妈,这是他的家啊,他怎能不回来……” 安夫人说着又哭了起来。 面对她最爱的儿子的抛弃,曾经最强势而富算计的她,也失去了所有锐角。 “对。”安雄也黑着脸道,“夙夜去找安夏儿,那不是找死么,陆白怎会放过他!” “这个你们就不必操心了。”安夙夜道,“姐姐在,也不可能会让他死吧,再说了,他也是国际刑警,平时性子再骜,关键时刻也分得清形势,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 安夙夜一边说着,来到那张名贵琉璃茶几边坐下,径自倒了一边茶。 “真的吗?真的吗?”安夫人跟着他过来,坐在他旁边提心吊胆地问,“如果安夏儿因为对安家心怀怨恨,让陆白对付锦辰,那怎么办?” “如果真是那,那你们就作好失去一个儿子的准务吧。”安夙夜平静道。 “什么?” 安夫人一口气凉到了底。 “夙夜,你这是什么意思?”安雄重重地拍了下座椅扶手。 “还用说么。”安夙夜端起那只径小的杯子,“如果你们都让姐姐恨安家恨到了这种地方,那我和锦辰因此死掉,你们也只能认命。” 安雄手发抖了。 安夫人又叫起来,“夙夜,不能那样,妈不能失你们两个,安家不能失去你们,琪儿已经出事了,我不能再让安夏儿害了你们兄弟俩……” “没有谁害我们。”安夙夜冷道,“我说过这一次都是你们自找的,如果姐姐真要我们死,那是安家害了我们,你们曾经的行为害你们失去了两个儿子。” 当然,安夏儿怎么可能会要他们死。 安雄严肃地道,“你不要说得这么无所谓,就算安夏儿不会让锦辰死,陆白也不一定,上回陆白就想要杀了我安家所有人。” “你看看。”安夫人举起她那现在都还缠着纱布的手,“那天若不是你及时赶回来,我估记他都要砍了我的手……” “那说到底,陆白还是姐姐她的丈夫。”安夙夜道,“你们当初把姐姐赶出家门,就该想到,无论是姐姐她自己,还是她将来的丈夫,都不会对安家留什么情面吧?” 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认同陆白。 但安夏儿确实和陆白结婚了,这一点无可厚非。 他去民政局查过,他们确实领过证了…… “那当时的情况你了解么?”安雄一下就火了,“慕斯城说她在订婚礼的晚上出轨了……” “你们有去查问过事情真相?姐姐承认说她出轨?” “……” 安雄哑口无言。 “退一万步讲。”安夙夜喝着茶道,“如果我在订婚礼上出轨了,爸妈你们也会将我赶出安家?” 安雄和安夫人渐渐低下头。 “不可能吧?”安夙夜笑了笑,“说到底,是你们心里没有将姐姐当女儿,甚至觉得她是麻烦,怕她迟早会发现自己是夏家的女儿而争夺安氏的股份。” 安雄深深地垂下了双目。 这一点他无可否认。 就是以前,他对安夏儿的疼爱也大多是表面的功夫、 “所以,妈你和大姐一直都视姐姐她为敌。”安夙夜抬起凤目,看着安雄,“而爸爸,你便听取了妈的意见,将姐姐赶走了?” 安雄紧紧握着手。 关于这一点,他没有话说。 “敢情,爸爸你以前对姐姐,都是假的。”安夙夜笑,“如此一个薄情的家,锦辰怎会想回来,连我都不想回来。” “那我是为了你和锦辰着想,我要将公司都留给你们!”安雄吼叫道,“现在安夏儿已经分去了40%的公司股份,你和锦辰能分的就少了……” “如果姐姐肯原谅安家并回来。”安夙夜说,“我和锦辰就是把全部给她,也无所谓。” 安雄心里都凉了。 安夫人眼睛红红地看着安夙夜,她没有想到,他们保留的这一切,安夙夜他们兄弟俩根本不在乎…… “不可以……”安雄紧紧握着手,“你和锦辰必须有一个继承安家。” “父亲,你忘我们现在是国际刑警了,而且是身负特殊任务,身份不能曝光。”安夙夜提醒他。 “那你们也有退役的时候!”安雄道,“要不你们就辞职,重新回到安家!” “不能辞职,起码我们一生都不行。”安夙夜道,“除非一方负伤无法再执行任何任务,或死亡,或退役回家。” “不,怎会这样。”安夫人摇头,拼命抓着他的手臂,“夙夜,不行,你们不能负伤,你和锦辰一个都不能再出事了。” 安雄脸皮抖动。 “我当年就说过,不让你们去……” “这是我和锦辰的选择。”安夙夜道,“是我们要去。” “那你们是不管安家了么?” “那我们回来有什么意思?”安夙夜反问他,“我们就是回来,姐姐也不在了,嫁人了,我们对这个家还有什么留恋?” “你们一心只要安夏儿,连自己的家和自己父母都不要了?”安雄眼睛都红了,“我怎么养出了你们这两个不孝子?” “那敢问父亲。”安夙夜道,“你们觉得,自己儿子要陪你们过一辈子么,他不结婚了,不要有其他的女人也不要有自己的家庭了?” “你们可以再娶别人!” “可我们只喜欢姐姐。”安夙夜一字一句地告诉他,“我们看不上别的女人,你们就是介绍再多的名媛都没有用,你们赶走姐姐就是将对我们最心爱的女人赶走了……” 这是作为他的父母,最不可原谅的。 他们这一生,可能也就会爱安夏儿这一个女人了。 他们父母,让他们兄弟俩失去了唯一…… 安雄手已经发抖了,“我当时就是没有将她赶出安家,那又怎么样?这是个一夫一妻制国家,一夫一妻制社会,你们能够两个人一起娶她吗?荒谬!” “对,就是。”安夫人看到有台阶下,也赶紧说,“妈就是不想让你和锦辰为难,所以才让安夏儿离开安家……” “往脸上贴金的话就不必说了。”安夙夜这里,任何谎话都没用,“总之是因为爸妈你们的自私,让我和锦辰失去了可以娶姐姐的机会。” 他又道,“至于我们,原本是打算着谁先得到姐姐的心,谁就娶姐姐。” 安夙夜站了起来,往大厅门口走去。 “夙夜你去哪?”身后安雄气吼着。 “这是我的事。”安夙夜扫了一眼站在周围的下人,“倒是安家的下人,你们最好不要让他们将我和锦辰回来了的消息传出去,我们这两年在外面树敌太多,很有可能会被仇家找上门,当然,如果你们不介意失去我们这两个儿子的话,可以随便。” 留下这一段话,安夙夜开着车直接离开了安家。 —————— 当天晚上,陆白醒了。 实际证明,他确实就是这两天没睡好觉而以,睡了一觉啥事都没有。 看到坐在床边的安夏儿,他很快坐了起来,久久地看着她,“你没走?” “走?”安夏儿笑笑,“你觉得你当时那样昏倒下去,我能走?” 陆白没回答,看着自己躺在床上,叹了一气。 “夏儿……” “当然,只是这一次。”安夏儿闷闷地道,“如果你以后让我去做危险的事而不事先跟我商量,或者又说一些觉得我无所谓的话,我就真的走了。” 陆白唇边泛起一丝优美,“继续跟安夙夜和安锦辰走?” “谁说的,我一个人也可以走。” “去你们学校?” “别的地方也可以。”安夏儿道,“我去环游世界一圈,我游学,你们谁也找不到我,生死都不告诉你们,让你们急死了算了。” “那我不担心。”陆白反倒这么说。 “什么意思?”安夏儿皱眉。 “你若是跟安夙夜他们走,他们的身份可能有一定的便利,比如有可能让人查不到行程记录。”陆白看向安夏儿,“但你环游世界,你每经过一个国家都有出境记录,我可以轻而易举找到你。” “……” 安夏儿撇了撇嘴。 “放心吧。”陆白道,“我也是第一次结婚好吧,以前有什么事也很少让你参与,这一回在帝京让你被南宫焱烈劫持的事,是我对女人的心没有足够的了解,下次会注意一点,如果真希望你帮忙的地方,事先跟你商量,你若不同意,我绝不勉强。” 安夏儿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知道就好。” “那种情况不会有下一次。”陆白叹息,将她柔软的小手拿在手心里。 仔细想想,得到了gk国际分部,如果失去了一个老婆……也不值得。 “那你前几天在电话跟我说的话呢?”安夏儿委屈地瞪着他。 此时陆白靠在床头,睡袍敞开着大半片胸膛,显得性感无比。 卧室里调着微暗的壁灯,他褐眸深邃地看着安夏儿,片刻,“以后,你就是不喜欢我不爱我了,我也不会让你离开,不会让你跟任何男人走。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