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一见陆白,误终生!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17章 一见陆白,误终生!

第517章 一见陆白,误终生! “……”安夏儿眼睛热热地看着他。 “不过这是我的心里话。” 安夏儿点点头,“……嗯。” “那就这么说好了。”陆白握着她的手,“那意味着,你绝不能爱上别人,因为你爱上别人也没有用,你不可能从我身边离开了明白么?” 他看着她的眼神,很认真。 霸道的话,却显得那么的深情。 安夏儿笑笑,“我想可以……” 她想她这辈子,也不可能会再爱上别人。 一见陆白,误终生! 试问谁有他这么令人恋恋不舍,恨不得,爱难弃;好的时候将你宠上天,吵架的时候,却依然让人念着他的好。 陆白唇边带起薄美的淡笑,他伸出手向安夏儿脸庞抚来…… 刚碰了一下安夏儿的脸。 两个人都怔了一下。 “……” “……” 有一瞬的尴尬。 因为他们这段子都没有亲密接触过了。 肌肤的相碰撞,让两个人心里都泛起一阵涟漪。 陆白抚着她脸庞,用眼神征得她的同意后,向她的唇上凑过来。 安夏儿缓缓垂下卷翘的睫毛,接受着他熟悉的吻。 当他的手指插进她的发间时,安夏儿像要被他的温情所融化,手情不自禁地抓着他的衣领…… 情到深处,饿了几天的陆大总裁刚将安夏儿拐到床上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安夏儿突然一僵,推开了他。 “不对?”安夏儿看着他。 “怎么了?”陆白眼神炙热,显然他的渴望比她强烈。 这几天他们太想念彼此,用身体的接触方能更快地化解这种渴望…… 安夏儿皱了皱眉,手推在他肩上,“我怎么感觉你刚才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哪句不对了?”陆白沉住气,好笑,“要不你等下再想,想到了哪里不对我们再纠正?” “不不不。”安夏儿摆了摆手,“我怕过一会我忘了。” “……” “你刚才说……”安夏儿蹙着眉看着陆白近在咫尺的脸庞,“你刚才说,我就是不喜欢你了不爱你了,你也不会让我离开?” “对。”陆白点头。 “这话怎么听着……” “所以哪里不对?”陆白道,“你不是对我说的‘随便你想不想回来,随便你跟不跟他们走,我都不会阻止’这话,感到不满意?” “对,那话我肯定是不满意。”安夏儿想了想,“但你刚才的话,怎么听着,有种难以形容的不对劲啊?” 陆白将手收了回来,箭在弦上被打断的感觉不太好受,他靠在床头上叹息着,“说吧,哪里不对劲了?” “不对。”安夏儿道,“我都不喜欢你了也不爱你了,你怎么也不让我走呢,还不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这个说法是不是太无理了?” 陆白笑,“哪里无理了,你是我老婆,你不能移情别恋爱上别人还跟别人跑吧?这不是出轨和偷情么?” 安夏儿点了点头。 经他这么一说,又好像对。 只是听着又总有不太对劲的地方,安夏儿又想不出哪里…… 后来她才想明白,在陆白那句话之前应该加上一个前提,只要他们还是夫妻,那她就是不爱他了不喜欢他了,他也能约束他不让她跟别人跑…… 但要是离婚了,那就是各走种的路了,互不干涉了。 只是,等安夏儿想清楚这个问题,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了。 “那不就是了。”陆白将她拉到了身上,重新覆盖上了她的唇。 “唔嗯……” 安夏儿蹙蹙眉,接受着他甜蜜的吻。 刚吻了一会,卧室内气温再度升高。 陆白的手开始在安夏儿娇软身躯上游走,一寸一寸,动作带着霸占,轻而有力,最后覆盖上她最柔软的地方…… 外面有人敲了两下门,“少夫人,大少爷起来了么?下面已经……” 陆白想出去掐死他的管家! 安夏儿想起什么,从他那令人沉溺的吻中回过神。 她睁大眼睛,阻止着陆白的动作,“唔嗯嗯嗯!!” 陆白皱着眉冲房门那边道,“我还没有醒,下面继续等着!” “……” 外面一瞬寂静,没有任何声音了。 魏管家估记想到他们此时在干什么,速度下去了。 “我们继续吧。”陆白重新搂着安夏儿的软腰。 “不不不。”安夏儿想起了正事,“我还有件事没跟你说。” 陆白一看这架势,估记是没法继续下去了,起床开始换衣服。 他极少穿着其他的休闲服。 既然是在家里,他也是习惯穿着西裤衬衫,只是衬衫也有分比较正式一点的和休闲一点的。 陆白拿了一件休闲风格的衬衫,毫不在意在安夏儿面前展示他健美到令人鼻血喷张的身材,直接换衣服,“什么事,说吧。” 他们有一阵子没好好相对了,安夏儿看到陆白脱下衣服手臂伸张的动作,感觉耳根有点发烫。 “就是……”她侧开眼睛,“这次的事,我是可以原谅你,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陆白正在穿衣的动作慢了一拍,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这是你原来说过无论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你都会原谅我一次的吧?”陆大总裁精大细算地道,“怎么,现在后悔了,又来讨价还价了?” “不是……” “提醒你,用我那个领带夹承诺给对方的事,绝不许后悔。”陆白表示道。 因为他上回也毫不犹豫就放走了祈雷。 “我没有说后悔。”安夏儿道,“你如果要这么说,那你就当另外答应我一件事吧?” “这还差不多。”陆白道,“说吧,什么事。” “你先说答不答?” “得看什么事。”陆白道。 安夏儿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两细眉蹙着,活像在说他们刚刚和好,连一个小小要求都不肯答她…… 最后陆白叹了叹,“行,说吧。” 都说小别胜新婚。 他估记也是败在女色上面了。 看着她这样祈求的眼神,他实在没法拒绝。 “嗯嗯!”安夏儿眼睛瞬间发亮,“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没有选择错的!” “不必夸我,说事。” 每当安夏儿用这种语气夸张,陆白就知道她有事了。 “那这一回的事,你不要怪锦辰和夙夜。”安夏儿道,“你永远不能因为这一次他们带走了我,以及以前我在安家和他们的事,而对他们出手。” “……”陆白看着安夏儿,叹着指了指她,很认真地告诉她,“安夏儿,如果你没有事先征得我的答应,我绝不答应你这件事。” “但你已经答应了。” 安夏儿端正地坐在床前的沙发椅上,得逞地眨了眨眼睛。 陆大总裁表示今晚是败给她了。 这可爱的女孩,果然有可怕之处。 最后陆白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只要他们从今以后,不再打你的主意,我可以不跟他们计较这一次的事。”天知道,要他答应这件事,有多困难。 但他老婆就是让他答应了这个无理的要求…… “以前在安家的事,也不能计较哦。”安夏儿又提醒道。 陆白沉好气道,“行。” 答得心不甘情不愿! “嗯,那我就放心了。”安夏儿终是笑了,“不过你也放心,我会说服他们让他们祝福我们的,他们以后不会将我带到哪里去。” 陆白扣着衬衫的衣袖,“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不去计较,人家绑走了我老婆还差点将她带走,这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不计较吧?再说了,你已经回到了我身边的话,他们应该知道靠近我会很危险,不可能再自寻死路出现在我面前。” “这个……”安夏儿满头黑线,不知怎么说下去了。 但从卧室出来后,陆白就马上明白了安夏儿欲言又止,是怎回事。 站在二楼的外廊栏杆边,陆白看到他别墅一楼的大厅里,那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正坐在沙发里。 安锦辰! 还是坐在他平时坐的位置上! 菁菁和小纹站在一边,都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这个下午闯入九龙豪墅的人。 “这就是你套我话的原因?”陆白冰冷微笑着,看着下面的安锦唇。 安夏儿咽了咽,“你听我说嘛……” “有什么好说的,他送上门找死?”陆白严厉道。 “陆白。”安夏儿道,“你刚才答应了我的,不再计较他们这回带走我的事,你别这样好不好,锦辰他好歹是我弟弟……”虽不是亲生弟弟。 但从小一起长大,情份在。 起码在她眼中,安锦辰和安夙夜就是弟弟。 “他为什么过来?”陆白眼神变得冰寒,“还有,你为什么要让他留下。” 安夏儿咕咚地又咽了一口口水,“是这样,白天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锦辰是打算来接我的,然后我说不走了,他就……” “接受不了?”陆白哼了一声。 “然后他就过来找我了。”安夏儿道,“他的车……不小心撞上了第九区的大门,然后就被九龙豪墅的保镖给围住了。” 为了能让陆白不那么敌视安锦辰,安夏儿自己为安锦辰的行为加了个‘不小心’。 “还敢往第九区的大门上撞?”陆白抓住了关键字眼,冷笑着,“安夏儿,他是在挑战我的权威,誓要闯入我的地盘来要人的,明白么?”

下一篇   第518章 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