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抵死缠绵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20章 抵死缠绵

第520章 抵死缠绵 陆白没说什么,笑了一下,在吧台那边倒了两杯酒。 显然今晚在餐厅,他是故意那么做的。 安夏儿想了一下,“以后,我们不要在锦辰面前那么亲密吧,我觉得他看了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逻辑。”陆白道,“我在家里还不能跟我老婆亲密,还要顾及一个在场的外人?” “外人?” “对我来讲就是外人。”陆白道,“一个抢夺我老婆不成,住进我的别墅,企图防碍我和我老婆感情的外人。” “都说不是了。”安夏儿道,“你看锦辰现在过来后,他什么也没做啊。” “怀疑我对你是不是真心,以及还想要监视我有没有对你好,当然我觉得这些都是借口。”陆白说道,“结果现在,自己晚饭没吃,还要劳烦我老婆亲自给他送饭,并且——” 陆白端着那两杯酒向安夏儿走来,递了一杯给她面前,“如今我老婆为了顾及他的感觉,还要求和我不能在家里亲密,如果这都不算做了什么干涉我们的事,那我不知你所理解的干涉是什么。” 安夏儿无奈,“我只是说,在他在的时候,我们不必那么亲昵……这换了别的客人,也挺尴尬的吧。” 她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放在了一边。 她酒量一直不好。 喝醉了怕坏事。 “觉得尴尬他可以回去。”陆白哼了一声。 “你体谅一下好吧。”安夏儿道,“上回南宫小姐不也来我们这边了,我不也得忍了。” “但最后,我亲自让人将她送去了医院。”陆白道,“你会开口让安锦辰走?” 安夏儿拢起了眉,“这不一样好吧,她是我弟弟。” “他们没有把你当姐姐。” “我已经明确地拒绝过他们了。” “但他没有死心。” “我说了他要呆在我这边,就必须得祝福我们。” “当时,南宫蔻微过来时,也说祝福我们。”陆白一句句回答她,“而且,安锦辰很有可能是为了留在你身边,所以才答应你吧。” 安夏儿叹气,“我相信这次跟南宫蔻微过来时,不一样,我和锦辰他们一块长大,没有爱情也有亲情啊,他不会真不顾我的感受吧。” “当事人都会认为没有什么大问题。”陆白向她举了一下酒杯,“就像当时,南宫蔻微住在我们这,其实我是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因为我又不喜欢她,她搞再多事情,我也不可能喜欢她,我的妻子还是安夏儿。” “……” “但问题是你看到她不舒服。”陆白说道,“所以,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你觉得你将安锦辰当弟弟看没什么大问题,但我觉得他住在我们这会防碍我们。” 安夏儿万没有想到。 当时她最排斥的一种事情,又上演了。 而这一回,是喜欢她的安锦辰来了他们的住处……这,天道是不是真的好轮回呢? “行。”安夏儿叹息着点点头,“我道歉,在你睡着的时候没经过你同意,让锦辰留下来,是我的错,行了吧。” 陆白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 “诶,我说……”安夏儿看着他,“你该不会是在报复我吧?上回南宫蔻微过来的时候,我生气了,所以这回你也要拿那个例子说事?” 陆白一笑,“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在报复我。” “哈?” “我上回让南宫蔻微留下来了,所以你也要让安锦辰留下来,让我体会一下你当时的心情?” 安夏儿瞪大眼睛,坐得笔直,“没有,绝没有!” “真的有没?”陆白怀疑地看着她。 “真没有。”安夏儿伸出三根手指头,“我发誓,我这一回根本就没有想南宫蔻微的事,是我说不走了,而锦辰又过来接我……” 所以。 当时见安锦辰那么伤心,她一时不忍就…… 她就想着干脆让安锦辰以见姐夫的名义,和陆白能化解干戈。 陆白看了安夏儿一会,看着她认真的脸庞,和举起的三根手指,“行,我相信你,来,陪我喝一杯。” “我酒量不好,我怕酒后……” “乱性?”陆白眼神邪魅。 “……”安夏儿撇撇嘴。 “那怕什么。”陆白张开手,一副欢迎她入怀的架势,“来吧,你乱吧,随便你怎么乱我陪你。” 安夏儿看着他,将嘴里的一口酒咽了下去。 陆白又道,“在陆家时,你不总说我是榨干你,你别说我一直欺负你,我现在给你一个反扑的机会。” 安夏儿耳根火热,“……怎么反扑?” “随便你怎么上。”陆白淡淡地道,“你要女上男下也可以,随便你要多少次,我如果喂不了你一晚上我就不姓陆……” “噗!” 安夏儿终于一口酒喷出来了。 这个外面高冷内里闷骚的男人…… 安夏儿抽过一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酒,“那偏宜的不还是你么?我能要你多少次,你当是我是什么,我又不是像你这样……” 陆白朝她举了一下酒杯,“那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你不要。” “你那哪叫给我机会!”安夏儿叫道,“你就是想要让我陪你一个晚上而以。” “我们这阵子都分开。”陆大总裁像在谈生意一样,正经而严肃地道,“我就是要求一个晚上,也不为过吧?” “不,我受不了。” 安夏儿表示她要惜命,年轻时不要太放纵。 “那你就要多锻练身体。” “不需要!”安夏儿一摆手,“我已经算过了,陆大总裁你现在30了,再过个十年八年的,也许你就体力下降了,到时你就不会有现在这么旺盛的需求了。” 陆白褐色的眸微眯。 里面流泄出一片迷离的色彩。 “你在怀疑我的能力?”陆白用危险的语气问她,“这个世界上,你应该是最了解我能力的人,对吧?” 安夏儿被他眼神吓了一跳,差点没坐稳,“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放心。”陆白唇角微泛,“我一定会满足你,让你求饶为止,我说过一定会让你过‘幸福’的生活,不只是物质和精神方面……” 他酒杯放下,站了起来。 安夏儿脸色变了变,“你……现在来?” “不是现在等什么时候?”陆白缓缓靠近,两手撑在她身体两边,琥珀的眸充满魅惑与诱人,“那等明天?当着安锦辰的面我们再回房间……” “你你你闭嘴。”安夏儿脸色爆红。 陆白辰角弯起,抓起她的手,吻着她的手指。 安夏儿敏感地颤了一下。 “我我我今天刚回来。”她道,“有点累,要不等我恢复下体力?” “不,你躺着就行。”陆白意味地说。 暧昧的话。 配上他撩人的眼神。 安夏儿听到了自己心脏怦怦直跳的声音,整个脸燥红起来。 她就像小时候不想打针一样,拼命在做无谓的挣扎,往后退,“对了,吃晚餐的时候,你不是说有事跟我说么,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陆白看着她想逃避的脸色,说出一句令人心慌意乱的话,“走吧,宝贝,继续做晚餐前我们没做完的事……” 他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安夏儿忙大叫,“等等等,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不用,我们先去浴室。” “为什么要去浴室?” “因为我想先在浴室……” 夜色撩人,从浴室、到主卧室、地上、床上,整个晚上像不知疲倦般抵死缠绵。 陆白看着斯文,其实体力吓人! …… 安锦辰倚在窗外,望着浅水湾的夜色。 安夏儿送过来的晚餐放在一边,他还没有吃,没什么心情吃。 想到晚上在餐厅时,陆白与夏儿的亲昵动作,他心里就像倒了五味瓶,他喜欢安夏儿,但安夏儿却从来没有接受过他,他喜欢安夏儿,但安夏儿却将他当弟弟,他喜欢安夏儿,但安夏儿却嫁给了别人。 别的男人可以理所当然地拥抱她,占有她…… 但他安锦辰,哪怕碰一下安夏儿的手,都像是犯罪。 “所以,你就留在浅水湾那边了?”电话里,安夙夜问他,“真不打算回安家住?” “不回去。” 安锦辰就三个字。 “陆白会同意你留下?”安夙夜怀疑。 “他当然不同意。”安锦辰道,“但姐姐同意,我只要听姐姐的,叫他姐夫,祝福他们……姐姐当然会让我留下来。” 说这话时。 安锦辰唇角抿着。 “你真打算祝福他们了?”安夙夜似乎不太相信。 安锦辰没说话。 “其实,下午姐姐打电话说她不走的了的时候,我是真的很生气。”安夙夜道,“不过姐姐不走的话,我也不好勉强。” 说到这,安夙夜自嘲地笑了声,“也许,是我们太低估陆白了吧,姐姐比我们想象的爱他……锦辰,虽然我们不愿承认,但可能,姐姐真的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我不甘心。”安锦辰紧握着手。 “我也不甘心,但是……” “所以我一定要住这边。”安锦辰哼了哼,看着外面的浅水湾,“至少,我绝不会那么简单把姐姐给他。” 怎么着,他都要扰扰他们几天! ——来自一个弟弟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