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安夙夜也要过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22章 安夙夜也要过来

第522章 安夙夜也要过来 “当然,作为两个20岁就当上国际刑警的人来说。”陆白略有所指地看着安锦辰,唇角勾了一下,“你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你想得到的地方他们想得到,你想不到的地方,他们也想得到。” 安锦辰没说话,一副随便陆白怎么埋汰他的神情。 九龙豪墅外面,魏管家正站在外面迎候安夙夜。 看守第九区大门的人向魏管家确认放行后,大门打开,一辆白色的迈巴赫开了过来,与安锦辰的车不是一样,颜色也是相反。 白色的迈巴赫停下,安夙夜拿着一束风信子从车上走下来。 一袭浅绿衬衫,斜纹领带,仙俊迷人。 “安三少好,我们少夫人让我在这等你。”魏管家道。 “姐姐啊。”安夙夜温润地笑着,“好,带我去见她吧。” “这边请。” 大厅里,陆白刚喝了一口茶,魏管家就带安夙夜进来了。 安夏儿看过去,“夙夜,你来了?” “刚到。”安夙夜过来,将那一束见面礼—风信子给她,“送给你。” “啊?哦。” 安夏儿接过。 风信子这种花,跟玫瑰那种有特殊含义的不一样,风信子可以送给亲朋友好友,有各种意义。 而安夙夜送这种花给安夏儿,一时九龙豪的人也不能说什么。 陆白只是扫了一眼他这边。 “谢谢,很漂亮。”安夏儿将花递给一旁的菁菁,“帮我去放起来吧。” “是,少夫人。” 安夏儿将安夙夜领到陆白那边,“今天陆白刚好还在家,听到你要过来,我们都在等你。” 安夙夜坐在安锦辰那一边,隔着水晶茶几与陆白握了一下手,“陆先生好,能碰到你在家,是我的荣幸。” “安三少不必客气。”陆白道,“我也不能留下安夏儿一个人接待你们,我怕她会应付不了。” 开什么玩笑。 他去公司了,让他们两个有机会跟安夏儿相处? 即使是在他的地方,那也不行…… “陆先生,是担心我们会再次将姐姐带走?”安夙夜问道。 比起安锦辰阴暗的气质,安夙夜整个人带着如沐春风般的温润,以及冷风般的锐利,他说话看待事物,总是一针见血。 但陆白就是,话永远都说得非常漂亮,找不到他话柄——语言的艺术。 “你带不走。”陆白淡淡地说。 仅四个字,代表了他的态度。 陆白扫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佣人,“给安三少和安四少上茶。” “是。” 菁菁和小纹应声而去。 安夙夜微微笑了下,“看来陆先生似乎很有信心。” “是因为你们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希望。”陆白不客气地道,“无论是在帝京,还是在s城,我和安夏儿也不过就是吵吵架,她回到我身边,是迟早的事。” 安夙夜微笑着。 安锦辰又开始玩起了他的手游。 安夏儿见这情形,“夙夜,很抱歉,我不想离开陆白,我和他在一起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我还是很爱他,我不想离开她。” 陆白拿起她的手吻了吻,给了她一个微笑,“放心,我们不会分开。” 安夏儿笑笑,点了点头。 “……是么。”徒是安夙夜再平静,看到眼前安夏儿与陆白亲昵的一幕,心里也有些波澜了,“真是可惜。” “怎么可惜了。”陆白看过来,“安三少你觉得没有把我老婆带走,很可惜?” 他褐眸微眯。 眼含警告。 “当然——”安夙夜拖一下音,又是一笑,“不是,虽然如果姐姐若肯回到我们身边,我们自然会高兴。这次听到姐姐说想回学校,我和锦辰还想送她回去。” 又道,“毕竟以前,姐姐在学校的时候,我和锦辰去找过她,有一些美好的回忆。姐姐,你住的那套公寓旁边的那颗银杏树,现在一定满树金黄了,一定非常漂亮。” 安夏儿算了算时间,点头,“应该是的。” 陆白又握了握安夏儿的手,“你这次说走,真的是想回学校?” “那你以为呢?”安夏儿一脸你别想多了的表情,“我如果不回到这里了,我一定先回学校把书念完再说啊。” 陆白看着安夏儿甜美的脸庞,眼神溺爱地点了点头,“好,等我们度完蜜月,我亲自送你回学校。” “……” 安夏儿眼睛有点湿润。 一股无形的感觉,在他们的眼神中化开,情义绵绵。 安夙夜看着他们两个,“怎么,姐姐你们准备去……度蜜月?” 怎么锦辰没跟他说? 安夏儿刚想说什么,陆白道,“当然,我和安夏儿结婚后一直都挺忙,还没有出去度蜜月,忙完这一阵子我刚好有一个月假期,安夏儿也会将唯丽公司的事交代好,之后我们会出去度蜜月。” 安锦辰面无表情,手指飞速地操作着游戏里的技能。 安夏儿靠在陆白肩上,二人相视一笑,她对安夙夜道,“所以,夙夜,锦辰,你们回来还记得我这个姐姐,我真的很谢谢你们,但是我有了爱的人,请你们祝福我吧。” 安夙夜微笑着,只是笑容有点僵。 他想象得到。 安锦辰在这里过得…… 绝对不会太好。 从小到大,安锦辰都不会让一些异性接近安夏儿,慕斯城是他们第一个成全她的人。如今看着安夏儿跟陆白你侬我侬,绝不会好受。 “哦,是么?”安夙夜一语双关,“那就希望姐姐不会再碰上以前的情况吧,希望陆白与不是慕斯城第二……” “安三少。”陆白提醒他,“你觉得慕斯城能跟我比?我爱安夏儿,我就已经娶了她,我对她百分百负责。你如果要来我的地方,就别再打什么主意,虽然你们也没有希望,好好祝福安夏儿吧。” 安夙夜看了看安夏儿,“当然,如果姐姐过得好的话,我一定祝福她。” 将杯子送到杯边。 掩盖住了他眼底的神色。 “第二。”陆白补充道,“如果你们现在是祝福我和安夏儿,我希望你和安四少对我用一样的称呼。” “没有问题。”安夙夜放下杯子,微笑道,“一个称呼罢了,不要紧的,陆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