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还她高冷禁欲系大总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26章 还她高冷禁欲系大总裁!

第526章 还她高冷禁欲系大总裁! “没啊。”安夏儿见他开完会,又要跟秦修桀谈话,不由很体会他的辛苦,“反正上午已经过去了,就先吃个饭吧。” “好,我让人去订。”陆白把外面的文秘叫了进来,准备订餐厅。 安夏儿看着陆白利落地安排工作和生活的速度,不由有些感概。 感觉他在公司,总是那么雷厉风行。 时间就是金钱。 在这大总裁身上能完美体现! “就这家吧。” 陆白很快选好了一家餐厅,交给了文秘。 “好的,陆总,我马上去订。” 文秘出去以后,安夏儿看着陆白的脸。 陆白拿起茶杯,“看我做什么,感叹你老公这么帅?” 安夏儿愣了一下,干脆点头,“是啊。” “……”陆白喝着茶的动作停了一下,缓缓看着她,“你今天,这么老实?” “老实?” “这么老实地承认我帅了?” 这不是这丫头的作风嘛。 她应该是嘴巴不承认但身体却很老实的那种。 安夏儿翻了个白眼,哭笑不得,“我说你帅还不行了?” “不,这样很好。”陆白满足地点了点头,“你有点时候就是口上不肯说实话。” “我哪有?” “有,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 安夏儿突然窘迫,“你……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陆白唇边淡笑,“你就说昨晚……” 安夏儿差点一口咖啡喷在他俊美下流的脸庞上,恼羞成怒,“才,才没有呢,陆白,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陆白对于她的反应,一点也不觉奇怪。 但就是这个不肯屈服的小女人,逗起来特别有意思…… 最后,陆大总裁疼爱地抚着她头发,说着令人脸色暴红的话,“好,你没有,是我在求饶,我老婆太厉害了……差点把我榨干。” 安夏儿推开他的手,不理他了。 她要重新给他取个外号,叫陆大色狼! 但陆白唯独跟她说话时,才会经常露出温和笑容,跟他谈公事时是截然不同的表情状态,“生气了?” “你……”安夏儿眼睛瞄了一眼他,“跟我在一起,除了床上的事就没别的事好谈了?” “有。” “什么?” “中午吃什么。”陆白道。 一说到吃的,陆白刚才的调侃马上烟消云散,安夏儿速度回过头看着他,“对了,刚都没听清,我们中午吃什么?” 陆白魅惑一笑,手指挑起一缕小吃货肩头的发丝,“吃你。” “……” 安夏儿一瞬毛炸起来了! 当天中午他们出去用餐之前,陆白又将她带去他办公室的休息室做了一次…… 中午吃过午餐,回来的车上。 陆白温柔地搂着安夏儿双肩,“吃饱了?” 一顿美味的午餐,安夏儿已经将他色狼变态的行为忘了,点头,“嗯嗯,这家法式铁板烧挺好吃的,我下回再去……” 陆白叹息,“可惜我没吃饱。” “不可能啊,你胃口比我还大,中午明明吃得比我多。”安夏儿瞪着他。 陆白也看着她。 淡雅的褐眸含着微笑。 意味深长。 “……” 安夏儿意识到什么,一点点往旁边挪,坐得离他远一点。 陆白看着她,眼里生出一丝幽怨,“你一定是把我饿得太厉害了。” “你别乱来啊,这是在车上。”安夏儿胆寒地看着他。 这个在她面前像头饿狼的陆大总裁太可怕了。 以前那个高冷禁欲系大总裁哪去了! 还她高冷禁欲系大总裁! “我没说在车上,要不……”陆白提议,“我们再回一趟我的公司?” 安夏儿郑重地说,“不要。” “好吧。”陆白一副‘我很无奈但随你’的表情。 安夏儿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他不勉强她最好。 不然跟他这么一天折磨几回地过下去,她迟早要被他榨干。 陆白拿出一份车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侧脸优美静好,完全不像是会说出那么暧昧话题的人。 安夏儿瞟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那个……” “嗯。” 一个性感的单音。 狭窄地的车内,他声音拂过气流,吹过她的耳廓。 一个嗓音,都足以令人心慌意乱,也只有他了。 安夏儿突然发现,她心跳加速…… 查觉到这一点的安夏儿马上吓了一跳。 难道,她真是欲求不满了? 太裴哀了! “什么事?”陆白看过来。 安夏儿身体一颤,僵硬着回过头,“没……没什么。” 陆白看了看她,又回过头看他的报纸了。 安夏儿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实在是不可思议,她应该要有一个女性的矜持,绝不能随时随地向陆白索要……并且她也开不了这口。 安夏儿将思绪放远,努力去想些别的事,将注意力从陆白那张英俊的脸庞和性感的声音中转移。 ——努力去想一些工作,或复杂的事。 对了! “那个……”安夏儿道,“今天在帝晟集团时碰到秦特助,他说当时在d市时,是你跳下水里把我救上来?” “嗯。” 陆白淡淡点头。 似乎在回应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安夏儿复杂地看着他,“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跳下去,你知道,我是大脑一时发热才想通过那水电站走到对面的村子,如果我死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但如果你出事了,太不值了。” 陆白若出事,这是智能科技界的一大损失!也是世界的一大损失! 陆白看着报纸的眼神定住了,“你死了就死了,我死了就不行?” 安夏儿点头。 是这样没错。 陆白缓缓看向她,眼里看出生气了一丝气怒。 但他还是将她搂进自己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你问我为什么会跳下去?” “因为你会水,水性好?” “因为你是我妻子。”陆白道,“值得我用生命捍卫的人。” 安夏儿缓缓睁大眼睛看着他,有什么滚热的东西涌上眼睛,“陆白……” “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结婚后。”陆白道,“是现在,所以我现在很幸福,但这种幸福是你带来的,安夏儿,不要以为你自己不重要。” “……” 安夏儿静静地听着陆白的话。 哽咽着。 眼睛红了。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经常做一些令人感动得一踏糊涂的事,这个坏男人。 她以后若没有他了,该怎么办! “你可以影响我陆白这辈子的幸福,你说你重不重要?”陆白看着怀里的她,“以后别说这种傻话了,知道吗?” “……嗯。” “乖。” 陆白又拍了拍她肩,像安慰一个孩子。 安夏儿抬脸,控制不住地,“陆白,我们先回一趟帝晟集团吧……” “……” 平整而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尊贵的劳斯莱斯城突然调转方向往帝晟集团的方向而去。 后面的几辆保镖车以为出了什么事,马上踩大油门跟上。 **** 当天下午从陆白办公室的休息室出来时,安夏儿腰背酸软,全身疲累。 “靠……”安夏儿揉着腰坐在他办公室里,愤恨地咬着牙,“早知就不跟你说了,果然祸从口出!” 果然就不该一时感动就心软,一时冲动就答应他了! 陆白衣服将领带重新系好,“别怪我,这可是你要的。” “我后悔了!” 安夏儿瞪着他。 “后悔没用。”陆白一副事后餮足的感觉,笑着向他办公桌那边走去,“夏儿,我发现你今天实在太乖了,还会主动要求,以前从未有过这种事,我必须要表扬你,以及奖例你,并且建议你以后多这样要求。” 陆白将电话里的‘不可打扰’状取消,对外面的文秘道,“有事可以进来了。” “好的,陆总。” 文秘绝不敢在他办好事的时候打扰。 对于陆白的话,安夏儿脸颊又红又烫地叫道,“你想得美!” 陆白来到她面前,手指弹了下她额头,“别生气,宝贝,你今天非常棒。” “唔……” 安夏儿捂着有点痛的额头,瞪着他。 陆白在她面前轻道,“你不知道当时跟我说那句话时,有多诱人……我当时就硬了。” 安夏儿想在地毯上挖个洞钻下去,谁都别拦她。 “叩叩!” 办公室大门敲了两下。 陆白站了起来,“进来。” 秦秘书拿着工作记事的平板电脑进来,一脸恭敬,“陆总,工程师们中午商量出一个方案,十分钟后开会,陆总你过来听下看要不要执行。” 陆白白剑眉看着拢了拢。 安夏儿,“……” 秦秘书看着他们两个,推了推眼镜,“陆总?不方便?” 安夏儿看了看陆白,又看向秦秘书,“怎么,你不是说下午没事,陪我去唯丽公司么?” “很明显,我那些工程师比看起来能干,已经想出解决方案了。” “所以你又有事了?” 陆白看了一会安夏儿,点头。 “……”安夏儿一脸嫌弃。 “要不你再坐一会。”日理万机的陆总大裁看了一下手上昂贵的表,“我尽快早点结束会议,一个小时之内,陪你过去。” 安夏儿心想,他没有哪个会议是很快结束的。 “那算了吧。”她拿起她的包包,“你去忙,我去唯丽那边就好了,这样各不耽误。” 免得说她缠着他。 说她不懂事。 陆白看了一眼她的腰,“你真不要紧?还是等下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