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喜欢夸他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29章 喜欢夸他帅?

第529章 喜欢夸他帅? “诶!”这时展倩一拍桌子,“我说你担心这点事干嘛,这些无非就是安锦辰住进你们那里后,给你们生活引起的一点小摩擦嘛,但多一个人住进去没摩擦是没可能啊。” “小摩擦?” “难道不是,当时南宫蔻微住到你们那边去的时候,情况比现在严峻多了好吧。”展倩道,“安锦辰顶多是喜欢你,在陆白面前想争下宠,他不可能像南宫蔻微那么虚伪那么坏吧。” “那肯定不是了。”安夏儿马上摇头,“这怎么能比?” 南宫蔻微为了拆散她的陆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跳下阳台的事,她都敢做! 但锦辰看到她和陆白在一起后,也顶多表现出不高兴,不会用偏激手段去中伤他们的感情俩啊! “而比起这个,更惊讶的另一件事好不好。”展倩道,“以前不都说安锦辰他们死了么,安琪儿她妈妈还说是你害死了他们,你丫当时还找我哭过几回,怎么现在又没死了,还回来跟陆白争你?” 安夏儿这才想起。 安锦辰他们还活着的事,展倩还不知道。 此时她们坐的是包间。 餐厅漂亮的墙壁上,镶歆着宽频电视。 电视上面,日间新闻正在播放一个国际贩毒集团在这个国内落网的事,主持人还提到这个败毒集团能落网是有国际刑警的协助…… 为不扰客人用餐,电视声音放得有些小。 安夏儿看着电视上面,有些出神,是指安夙夜他们么? “小夏?”展倩见她出神。 “这个……”安夏儿从电视上收回视线,“这里面有一些内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那就是诈死了?”展倩并没有关注电视。 “不过。”安夏儿道,“夙夜和锦辰他们还活着的事,知道的人很少,并且现在安家不能公开他们没有死的消息……” “为什么?”展倩不明白了,“被人盯上了?比如欠了高利贷或怕被仇家砍?不会啊,安家又不是没钱,不可能是因为这种事就让他们诈死吧。” “不是这个原因。”安夙夜和安锦辰他们现在是国际刑警的事,安夏儿还不能说,“具体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说,但希望展倩你不要将锦辰他们活着的事,说出去了。” 最后展倩叹了一气,“虽然不知怎么一回事,但……好吧。” 也许知道安夏儿现在身边的情况复杂,展倩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八卦问下去。 前面厨师正在烧一些鱿鱼,铁板上燃起火焰,厨师一个杂技般的翻煎,安夏儿和展倩马上边厨师的手艺鼓掌。 “两位小姐,可以吃了。” 服务员端到安夏儿和展倩面前。 四个保镖站在安夏儿背后不远处,时刻关注着她身边的状况。 自从安夏儿被安锦辰带走后,陆白就勒令保镖们对安夏儿寸步不离了,她吃饭的时候也要站在她旁边等。 “好好,谢谢。”安夏儿看到可以吃了,马上拿起餐巾,“展倩,这里的铁板烧超好吃的,上回我和陆白来过一次,这次特地介绍给你。” “是么?那我得好好尝尝。”展倩也兴奋地拿起刀叉。 七分熟的法式牛排,散发着火候适当的香味。 澳洲大龙虾对半切开,在铁板上烧熟,鲜嫩多汁的肉上覆盖着蒜蓉和孜然…… 蛋白质十足的鱿鱼在雪白的盘里拼成了花的形状,附带一小碟的酱汁。 …… 安夏儿和展倩边吃,边感动得泪流,作为好友那就是一定会有相似的爱好! “……真的不错啊!”展倩道,“这辈子唯有金钱与美食不可辜负!” “是吧是吧。”安夏儿心满意足地弯着眸子,“我都说我介绍的没有错了,我和陆白过来吃的时候,我就想着介绍你了。” “听说法式铁板烧是由日式铁板烧演变而来的,真别说,这小日本在处理海鲜这一点上还是行啊!” “对于美食,别带种族歧视嘛!” “难道我说错了,他们日本本来就是小……” 作为出生在军门的展倩,她向来有比较严重的领土意识,这一点安夏儿并不奇怪。 一个小时的用餐结结后。 安夏儿和展倩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离开餐厅,四个西装保镖紧跟上。 对于展倩的赞不绝口,安夏儿并不意外地道,“我就说好吃了,这家应该是刚开不久的,价钱偏高,面向中上流社会人群。以后你喜欢我们可以常来吃,我在这办了一张会员卡。” “好。”展倩竖起一根拇指,乐道,“安夏儿小富婆,你果然是我下半辈子的饭票哈哈哈!” 在他们身后,一个刚从某个包间里走出来的人,看到她们,眯了眯眼睛。 他头上戴着鸭舌帽,帽子压得很低,后颈露出一截纹身…… …… 当晚安夏儿回来,陆白已经从帝晟集团回来了。 安夏儿一到大厅便看到陆白坐在那。 “去哪了?”陆白声音平静。 魏管家站在他旁边,带着一丝蜜汗微笑。 安夏儿看了一眼周围,安锦辰不在……估记在上面他房间里。 安夏儿走过来后,将包包丢在一边,坐在他旁边,“我中午和展倩去吃那家法式铁板烧了,下午逛了一会,怎么了?” 陆白看着她,“不,没什么,关心一下你。” “关心?”安夏儿有点不好意思,“你现在也挺坦承的?以往你从不会说出来……说你关心我的话。” 是的,会问她去哪了,需要什么跟他说之类。 但不会直接说出来,说我关心你之类。 陆白叠着长腿,“是么。” 安夏儿点头。 “所以,也许我们可以都坦承一点,毫不吝啬对于对方的夸赞。”陆白撑着额边,眼神优美地看着她,“就像那天在公司,你夸我帅一样?” 安夏儿想起那天在公司的事,脸一红。 果然,关于帅不帅这种男人尊严的问题,纵使这个陆大总裁也如此虚荣么。 也喜欢别人夸他帅? 安夏儿眉角跳了跳。 “不过,说到那天……”陆白唇边带起一丝意味,“我说过,你那天实在太乖了,我必须夸赞你以及奖例你。” 安夏儿点尴尬,“不,你可以忘记那事了。” 因为,她再也不要主动了。 要想迎合他。 自讨苦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