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丈夫和情人的结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40章 丈夫和情人的结合

第540章 丈夫和情人的结合 她有点窘迫,“那是……以前。” “那就是说,现在不是?” “也不是……” “不过我喜欢你的担心,这表示你会为我吃醋。” “……”安夏儿缓缓抬头,看着他,“是吗。” “嗯。”陆白眨了眨眸子,“有一阵子没给你送花了,喜欢吗?” 安夏儿捧着花,用力点头。 弯起的眸子,像两枚月牙。 一个好老公,是他既有作为一个丈夫该有的体贴,又有情人该有的浪漫。 ——而陆白,是丈夫和情人的结合。 难得他作为一个身居高位的权贵者,对她还会有这份心。 安夏儿抬起脸看着陆白,眸里似盛着漂亮的星光,“陆白……每次想到你是我老公,我都感觉很自豪。” “是么。” 陆白淡淡地笑。 “嗯。”安夏儿手指擦了一下微湿的眼角,“果然,我们没有分开……实在是太好了。” “好。”陆白手指穿过她的头发,深情地捧着她的脸庞,“那安夏儿你记住你今天的话,以后无论怎么吵架,我们不会都分开?” “嗯。” 安夏儿点头,心里像蜜一样浓甜。 最后安夏儿抱着花,陆白抱着她,深深地吻上了对方的唇。 奢华的大厅,女佣静静站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一幕平静的幸福。 安锦辰下来的时候,站在楼梯中央看着下面的情形。 他紧紧握了握手,转身又上去了。 第二天,安夏儿下来吃早餐的时候,没有看到陆白和安锦辰。 “嗯?”安夏儿扫视周围一圈,有点纳闷,“陆白我知道,他昨天说今天上午有个产品会议,但锦辰去哪了?他吃早餐了么?” 魏管家站在楼梯口迎候着,“少夫人,安四少一早就出去了,他没有吃早餐。” “出去了?”安夏儿想了想,念了几句,“我就说呢,陆白怎么就放心我和他在家里了……” 早上没喊她起来他就去公司了。 原来是安锦辰出去了。 “少夫人,你说什么?”魏管家没听清她的嘀咕。 “哦,没什么。” 安夏儿来到餐厅,自己坐下吃早餐。 小纹和菁菁站在一边。 小纹和菁菁在讨论道,“我在想啊,安四少他去哪了?会不会回安家,不回这边了?” “应该不会。”菁菁想了想道,“他昨天不是说了不想见安夫人么?那他这时候跑回安家做什么?” “可能只是嘴上说说呢,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母亲吧。”小纹说,“必竟,一个儿子跟妈无论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断绝母子关系吧。” “不会的。”安夏儿道。 “少夫人,什么不会?” “锦辰他不是说说而以。”安夏儿道,“他真是的很生气……对于安家。” 虽然她并不希望这样。 但她了解安锦辰,他绝不是说说而以的人。 菁菁和小纹看了一眼对方,“这样啊。” “那少夫人,安四少一直在这里住下去,不要紧么?”魏管家也有点担心,“大少爷不生气?” 安夏儿笑,“你看他生气?” “……” “生气,也是锦辰刚刚过来的时候,他有生气。”安夏儿道,“但现在锦辰帮帝晟集团检测新升级的手机系统,他一个大总裁怎会理不清这一点,他昨天答应了锦辰能继续留下来一段时间。” 陆白说话算数。 所以安夏儿知道,他眼下应该不会赶安锦辰走。 安夏儿欣慰的同时,心里很惊叹,陆白为了帝晟集团的产品问题,竟能容忍一个情敌继续留下来—— 这份隐忍和容忍程度有点可怕! 那如果为了他的商业帝国,他是不是牺牲其他东西,也会在所不惜?手握权柄的人物都是这样的想法吗?一想到这,安夏儿一个寒颤。 她甩了甩脑袋,不去想这个问题了。 “原来是这样。”两个女佣感叹。 “确实。”魏管家汗,“大少爷昨天答应过安四少,眼下应该不会赶他走。” “嗯。”菁菁点头,“希望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好。” 毕竟安锦辰对安夏儿的心意,大家都清楚。 “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安夏儿想到昨天的事,又笑了笑,“锦辰真的会帮帝晟集团的手机做检测,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能一个下午就破解了三部手机系统。” “这不意外。”魏管家道,“安四少若没这个本事,国际刑警组织也就不会找上他和安三少,况且他之前是破解了少夫人你的手机,所以大少爷才会提议让他试试。” 安夏儿点头,“利用身边一切可用资源,果然是总裁。” 就是情敌也不例外,陆白照样会让对方为他所用,只不过是要让对方暂时留下来…… 想到这,安夏儿又吃了一块起司,“对了,昨天我和陆白去公司的时候,安夫人不是在第九区大门外面么?最后她是怎么走了?” “少夫人,是我带人出去了。”魏管家道,“安夫人确实冥顽不化,想必是少夫人前几天晒钻戒的事也刺激到安家了,所以她才会突然上门要见安四少,顺带责骂少夫人。” “哼。”安夏儿笑,“我晒钻戒关她什么事,见不得我好,我也好了,她那把年纪了嫉妒我一个20岁的人也嫉妒不来,多半是安琪儿在闹别扭吧。” 这安夏儿几乎都想象得到。 安琪儿看到新闻,气得要吐血的模样。 因为她和陆白越来越恩爱,陆白不惜砸下几千万买个钻戒给她,而安琪儿现在却人财两失……失了慕斯城也失去了往日的名声。 “不论是她们母女谁的主意,但安夫人以后绝不敢再过来。”魏管家道,“第一,我说过了下回她若再敢在九龙豪墅外面乱嚷,大少爷下回可能会割了她舌头。” 安夏儿侧了下头,听魏管家说下去。 “第二。”魏管家道,“她就算过来了,也不敢再叫安四少的名字,因为安四少和安三少还活着的事目前安家不敢对外透露,为了她两个儿子的生命安全,她也不敢再继续过来嚷。” “哼,所以我才说,她若不是看到安琪儿受了气大脑一发热,怎会想不到她在外面叫锦辰的名字会给锦辰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安夏儿往起司上涂着奶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