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她知道了也没关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42章 她知道了也没关系?

第542章 她知道了也没关系? “……” 安锦辰眸光动了下。 “你们既然一开始就知道安夏儿和夏家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陆白唇角泛了一下,质问这个安四少,“还要让她继续在安家受你们的欺骗?” 安锦辰手握紧。 安夏儿见气氛不对,“喂喂喂,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有陆白,你不是说过不计较锦辰和夙夜的事了么?我这好不容易找回了我父亲的日记本刚高兴了一会,你们用得着这样么?” 陆白和安锦辰没说话了,但依然看着对方。 他们目光里有着安夏儿理解不了的东西。 安夏儿合起日记本站了起来,“算了,我回房间去看看这日记本,等下吃晚餐的时候叫我。” “好的,少夫人。” 魏管家欠了欠身。 陆白看着安夏儿的背影,视线又缓缓收了回来。 “嗯。”对面传来安锦辰一声轻哼,“担心我姐姐从夏国候的日记里看到什么么?” 陆白将酒杯送到唇边,长长的睫毛半磕,“这么说,你看过那日记本?” “当然。” “……”陆白握着酒杯的手微停在空气。 “不用怀疑,夏国候日记里写了姐姐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安锦辰道。 “你还知道了什么?”陆白道。 “你想问,夏国候日记里还写了什么吧?”安锦辰抬起眸子看向陆白。 陆白道,“这么说,你知道了?” “当然。”安锦辰道。 他们双方,似乎都明白对方指什么。 陆白在夜晚显得深邃的褐眸立即冷了下去,“那你觉得,安夏儿即使知道那件事也没关系?你不应该将那个日记本收起来?” 安锦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我看我的玫瑰去了。” “……” 陆白的眉心又拢了起来。 这个安锦辰…… 一是为安锦辰对他问题无视而感到一丝薄怒,二是对安锦辰口里的玫瑰感到疑惑。 尽管安锦辰帮忙检测(破解)了ds手机新系统,但那是他留下来的条件,这并不防碍陆白对他保持戒心! “魏管家。”陆白叫了一声。 “大少爷。”魏管家走了过来。 “他说他的玫瑰,怎么回事?”陆白语气冰冷。 魏管家汗了汗,“大少爷,是这样,安四少上午离开是去带他的玫瑰过来了,一盆特别培育的黑玫瑰,据说是少夫人以前送给他的,现在正放在少夫人的工作室……” …… 安夏儿坐在工作室,翻阅着夏国候的那本笔记本。 白炽灯光下,整个工作室呈现出一种春日般的淡雅色调,空气清新,弥漫着淡淡花香,是一种书房加实验室的集成工作室。 安夏儿翻阅了几页日记本,发现写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生活中的事,以及他当时和安雄合资开化妆品公司的事。 安夏儿想找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东西。 所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其中有一段文字写道: 姓陆的少爷? 安夏儿眨了眨眸子,是说陆白? 安夏儿很意外,没有想到夏国候真的在日记中提到了陆白,但似乎这日记本只记录到这,之后就没有后文了…… 陆白出现后,后面夏家到底发生了? “叩叩!” 外面传来敲门声。 安夏儿马上抬起头,“谁啊?” “姐姐,能进来吗?”外面传来安锦辰的声音。 “哦,可以。”安夏儿合起日记本。 安锦辰推门进来后,看了一圈安夏儿的工作室,“下午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姐姐工作室的摆放方式,跟在安家一模一样。” 安夏儿放下日记本,笑着走出来,“习惯了嘛,这样摆放格局舒服一点。” 工作室里有一面向阳的窗子,可以养些植物花草,能够同时容纳书房和实验区,这对她来讲,就最方便不过了。 “在安家你说为了省空间,但在陆白这里不存在这问题吧。”安锦辰从她的书架那边,走到实验区,“他这有的是房间,你大可以将实验室和书房分开。” “哈哈,不必了,我已经习惯这样了。”安夏儿道,“偶尔做实验的时候,需要翻阅一些资料,我就可以直接去书架那边找书,距离近,这样挺方便的。” 安夏儿说着,来到摆放着许多花卉的窗边说,“你看,一般这里的窗帘我不会关,上午的阳光可以照进来,所以我工作室里也可以养一些花。所以你的黑玫瑰放在这里,完全没有关系。” 安锦辰看着她谈到花的话题时,那放光的眼神,微微吃愣。 安夏儿回过头,“所以你就放心吧。” “……”撞到安夏儿的视线,安锦辰收回目光。 “锦辰,还有问题么?”安夏儿眨了眨眼睛。 安锦辰在他那盆黑玫瑰前蹲了下来,“其实……我想问姐姐一个问题。” “什么?” “姐姐你喜欢过我吗?”安锦辰道。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 又是这个,她一直无法回答的问题。 回答他没有,怕伤害他;说有,那绝壁会给他增加新的希望。 安夏儿看着安锦辰蹲在她那盆黑玫瑰面前的画面,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比起陆白的成熟,安锦辰显得像个叛逆的大男孩。 “呵呵。”安夏儿笑了两声,缓解尴尬气氛,“你在说什么,锦辰,有些话题现在不适合问了,也不适合说,陆白听到他会生气的。” “你很怕他?”安锦辰道。 “不是怕……”安夏儿道,“我总得顾及一下他的感受吧?相反,如果别的女性跟他谈什么暧昧的话题,我相信他也会顾及我的。” “……” 安锦辰缓缓抬脸,细碎的留海之下,凤目泛着点破碎般的光。 他目光中,映着的是安夏儿认真的脸。 “其实,陆白在和我结婚之前,他是有未婚妻的。”安夏儿道,“是那个意大利华裔贵族南宫家族的小姐,上回我和陆白回陆家时,他就是为了退婚,当然,现在他跟那个南宫小姐的婚已经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