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陆白的再次警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43章 陆白的再次警告!

第543章 陆白的再次警告! 安夏儿说到这很感概,“但当时他没退婚之前,那个南宫小姐就来过s城,还在九龙豪墅住过一两天,当时我的心情……真的很难受,一个怀着别的目来靠近我们的人住进了我们的地方,这怎么可能会好受。” “姐姐想说什么。” 安夏儿想了一会,蹲了下去,耐心地跟他说道,“我想说,现在陆白会同意你住进来,已经很好了,所以你若是以我弟弟的身份过来做客,我真的欢迎。但如果是像那个南宫小姐那样心怀别的目的……” 安夏儿停顿了一下,裂开一口白齿笑,“这真的会给我增添很大的困扰。” 安锦辰看着她的笑脸。 “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让我为难,对吗?”安夏儿道。 她用聊天的形式,间接提醒一些安锦辰什么。 希望他能真正接受她已经嫁了的事实,以及祝福她和陆白。 “那,姐姐能回答我另一个问题么?”安锦辰又道。 “什么?” 安锦辰打开黑玫瑰的培育箱,“这玫瑰,我养得可以么?” 安夏儿吓了一跳,以及他要问什么问题呢。 她松了一口气,点头,“当然可以,在d市夏家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将它们照顾得很好。” 她手指轻轻托起一片叶子,“你看,到现在这个季节了,叶子一点枯黄都没有,说明阳光,水份,养料,都很充足,花朵也开得好,你这两年一定有适时修剪,我看比以前长了好一些枝叶。” “当然,这是我最珍爱的东西……”安锦辰轻轻地说,不知是对安夏儿说,还是对着花说。 安夏儿又重新检查了一遍这黑玫瑰的树叶细节,目光专注而仔细,“这样,你以后带着它到处走,肯定不方便,你可以将它放在我这里,我会帮你照顾。” “不行!”安锦辰突然道。 “啊。” 安夏儿被他突然加大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颤,玫瑰花枝上的一根刺扎进了她手里。 “姐姐!”安锦辰也看到她受伤了。 安夏儿捏着她那只可怜的手指,见上面冒出了一滴血珠,啧了一声,“你这突然叫什么呢,不就不嘛。” 刚要站起来。 “对不起。”安锦辰拿着她那根手指,替她将手上那刺轻轻拔了出来,“因为我带着这盆黑玫瑰习惯了,看到它就觉姐姐在我身边一样……” 安夏儿不知他将这黑玫瑰看得这么重。 有点吃惊。 刚刚一晃神的时间。 “对不起。”安锦辰将她受伤的手指放进了嘴里,轻轻吸吮着。 舌尖温软的阳生触感。 带来酥麻的痒。 像被电流击过…… 安夏儿猛地一惊,将手指抽了回来。 安锦辰因为她突然的疏离,愣了一下,他唇角紧紧抿着。 “快吃饭了,下去吧。”安夏儿站了起来,将刚才的事没有发生。 “不,还有一会,可以继续。”陆白靠在门框上说,细长的褐眸冷眯着。 时间一瞬冻结。 越难以启齿的事越尴尬的瞬间,越会让人撞见。 ——这似乎是世间定律! “陆白?”安夏儿猛地回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工作室门口的陆白,“……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是我的地方,我想什么时候过来,是我的事。”他目光里面有着一种安夏儿没见过的寒意,那目光掠过她,落到了她身后的安锦辰身上。 安锦辰没出声,背对陆白。 “那个……”安夏儿叹了一口气,懊恼地抚了抚额头,“陆白,我不知道你来了多久,如果你一开始就来了,应该知道原因,刚才我手指被玫瑰上的刺扎了。” “所以现在我只要你一句话。”陆白道。 “什么?” 安夏儿紧张地看着他。 只要他不误会,什么话她都会老实回答。 “你把他当什么?”陆白道。 “弟弟。” 安夏儿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昨天我们是怎么说的,无论我们以后遇到什么事,或什么误会,我们都会怎样?”陆白又问她,似乎要她自己重复他们的诺言一般。 “永远不会分开。”安夏儿回道。 “很好。”陆白点头,“你先下去吧。” “……” 安夏儿看了看陆白,又不太放心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安锦辰。 “下去。”陆白再次下命令,第二遍他声音明显有变化。 “……好。” 安夏儿不敢再作任何停留,只好忐忑不安地下去了。 安夏儿离开后,工作室里的空气又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陆白和安锦辰两个人。 陆白步伐踱到安锦辰旁边,“刚才安夏儿的话,听清楚了?” “……” 安锦辰紧紧握着手。 “她只将你当弟弟,你费再多心思也没用,她始终是我的女人。”陆白给了他一计警告的眼神,冰冷回身,走出了工作室。 安锦辰沉默而认真地看着黑玫瑰,神情上看不出变化。 玫瑰的花枝上,残留着安夏儿的一点血。 他手指轻轻擦去,然后放在唇上,轻轻吮着…… 当晚,安夏儿心情忐忑不安,已经做好要迎接一场暴风雨的准备了。 但结果,当晚的晚餐吃得意外地平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对于在工作室里的事,陆白只字未提,安锦辰也只字未提,本以为这件事要千斤巨澜,结果一个小小的水波就无声无息了。 这样平静的结果,安夏儿愈发不安…… 当晚安夏儿带着菁菁,去给安锦辰送餐后的糖水。 打开门后,安锦辰三分慵懒地靠在门上,“姐姐有事么。” 连帽衫的白睡衣,帽子没有戴上,头发层次感分明而漂亮地垂在额前,看着美好而不拘。 他和安夙夜的长相,精致的五官,简直可以用漂亮来形容! 安夏儿让菁菁将糖水端过来,“哦,这是晚餐后的糖水,你喝点。” 安锦辰从女佣手里接过那个托盘。 “还有个事,我想和你说一下。”安夏儿看着安锦辰,扯出一丝温暖的笑道,“锦辰,很多事情,小时候可以做可以说,但长大了不行……我记得小时候因为特别怕打雷,你和夙夜还半夜来我房间陪着我,我在外面摔伤了,你们把我背回家,谢谢你们陪我长大。但像小时候我们说过的,以后永远在一起,这种孩子话是不能当真的。”虽然她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