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被撕去的日记(2)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45章 被撕去的日记(2)

第545章 被撕去的日记(2) 安夏儿看了一会那日记本,“没呢,粗略地翻了一下,不过前面大部分写的是夏家的生活情况,以及他和安雄开公司的事情……” 陆白修长的手指翻开日记本纸纸,指腹抚过那几道被撕的裂口,“这日记本里面撕掉了好几页,你撕的?” 他似乎要确认安夏儿是不是从日记本中知道了什么。 这也是他得知安夏儿找到了夏国候日记本时,所担心的地方。 “没啊。”安夏儿看着那明显被撕掉了几页的地方,乖乖地站在他身后,摇头,“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就发现了,但不是我撕的。” “……” 陆白眉心沉了一下。 “我当时还问过了锦辰。”安夏儿道,“是他撕的。” 陆白眸心掠过一阵精芒,“什么?” 安锦辰撕了? 那是安锦辰看到了什么? “在我前面看过的人只有他嘛,这日记本也是他找出来的,所以我就想一定是他撕的。”安夏儿道,因为纸张的撕口还很新,所以一定是最近被撕的。 “你没问他为什么撕了几页?”陆白眸心加深。 “问了。” “他怎么说?” 安夏儿伸出一根手指,“他说撕去做纸飞机玩了!” “……”陆白表情停了一下,回头看着她可爱率真的脸,合上日记本笑了,“你信?” “不信又怎样?”安夏儿环起手,“我总不能让他找回来看他是不是做了纸飞机嘛,所以当时责备了他几句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陆白褐色的眸在夜里看着深如琥珀,格外地深沉。 只有这种时候,安夏儿才能更确切地体会到这个商业总裁的心思,不是她能猜到的。 “怎么了?”安夏儿看着他望着自己的眼神。 片刻,陆白唇边笑笑,“没什么,去洗澡吧。” “……哦。” 安夏儿转身去浴室方向。 陆白看着安夏儿走后,目光回到那日记本上时,眼里有着更令人看不明白的东西。 有一点是他可以确认,安锦辰一定是看到了夏国候日记里写的一些事情,并也不知让安夏儿知道那件事,所以将日记本中有些地方撕了。 *** 第二天陆白留在别墅里休息。 早上下去吃早餐时,安夏儿在楼梯口遇到了安锦辰。 “锦辰?”安夏儿愣了愣。 “姐姐。”安锦辰点了下头。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晨曦从走廊尽头的窗边照进来,二人都是最年轻美好的样子,一个年轻帅气,一个漂亮无比。 安夏儿想着为昨天的事作个解释,“锦辰,昨天我的话没有恶意,我只是想……” “对不起姐姐。”安锦辰先一步道歉了,“昨天是我没有考虑到我现在的立场,姐姐说得对,现在确实不是小时候了,一些亲密的举动确实不合时宜。” 诶? 安夏儿傻眼了。 “不过,姐姐请原谅。”安锦辰道,“我昨天是见你手受伤了,一时着急,也没有顾及到太多。” 安夏儿愣了愣,忙笑着点头,“没关系了,反正你知道以后不能那样就行了。” “你昨天和陆白……” “没事。”安夏儿道,“我跟他解释过了当时的情况。” 安锦辰思忖了一下,“……是么。” “昨天的事过去了。”安夏儿道,“走吧,下去吃早餐,今天陆白也休息。” 她原还想着跟安锦辰解释两句,怕自己昨天的话说得太过了伤了他心,想不到安锦辰一大早起来先道歉了。 这倒让安夏儿非常意外,又欣慰无比,毕竟安锦辰性子并没有那么好管教。 安锦辰有这认识,安夏儿心情也变得敞亮起来了,就像上午明快的晨曦,穿过落窗子,跳跃进别墅的地毯上。 魏管家正在楼梯下面等。 他鞠了一下,“少夫人,大少爷正在餐厅那边等你,安四少既然也起来了,就一起过去吧。” “好,我现在就去。” 安夏儿下来后,马上奔去餐厅。 安锦辰经过魏管家时道,“谢谢。” “……” 魏管家有些吃惊。 望着安夏儿和安锦辰去往餐厅美好得真如同两姐弟的背影,魏管家一时感概,“这要真是一对亲兄妹该多好,大少爷少一个情敌多一个帮手,可惜……” 餐厅,陆白刚抬起眸子,就见安夏儿和安锦辰一并走过来了。 陆白一向起得比安夏儿早,所以一般都不会叫醒她,而是让她睡到自然醒,但眼前看着安夏儿和安锦辰一起来,他目光又沉了一下—— 看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他心里就是不自在! 他问旁边的女佣,“你们两人在这做什么?” 菁菁和小纹不明地望了一下彼此,“大少爷,伺候你用早餐啊。” 陆白声音有些气愠,“你们是不是没眼力。” 小纹当即被哽住了。 求助地看向菁菁。 菁菁问,“大少爷,我们不该在餐厅么?” “以后你们留一个人等安夏儿一起下来。”陆白道,“听明白了?” 总之阻止一切让安夏儿和安锦辰有独处的机会…… 几分钟也不行! 菁菁年龄大一点,看了一眼正走过来的安夏儿的安锦辰,立即明白了,“是,大少爷,以后只要安四少在,我一定等少夫人一起下来。” “陆白,早上好!”前面安夏儿一脸灿烂地走来,眼睛发亮地看着她家帅气的总裁大人,“你今天一天都休息吗?” “嗯。”陆白淡淡点头,“坐下吃吧。” “哦,好。”安夏儿在小纹拉开的位置上坐下,回头看了一眼安锦辰,“锦辰你也坐吧。” “嗯。” 安锦辰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于是,这顿三个人的早餐很是和睦,第一次吃得不吵不闹。 陆白再次空餐厅变成一个粉色泡泡的空间,溺爱地帮安夏儿切好起司,眼神温情脉脉,二人之间的亲昵看得菁菁和小纹都想退开了。但安锦辰似乎有了应对之策,干脆低着头用早餐不看他们。 安夏儿刚吃完,陆白又让人倒了一杯牛奶,她忙道,“谢谢,我很撑了,喝不了那么多了……” “那就少点。”陆白又对菁菁道。 “好的。” 最后菁菁又给安夏儿倒了半杯牛奶。 陆白拿起杯子,浅呡了一小口亲自替她试温度,“嗯,温度适中,喝吧。” 安夏儿受宠若惊,“……谢谢,我自己来。” 他态度那么亲和,难道有目的?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