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两年前,他是故意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56章 两年前,他是故意的

第556章 两年前,他是故意的 当夜,s城城城区中的某个pub。 安夙夜来到这个吵杂的酒吧找到安锦辰的时候,安锦辰已经在吧台上喝了几杯,他这种沉默不拘,又看着神秘的类型,很吸引时下一些年轻的女孩子。 此时正是周末,两个穿着性感的女孩走过来,见他年轻潮流的穿着以为他是哪座大学里的学生。 “这位帅哥,哪个学校的?一起玩不……”两个化着烟熏眼妆的辣妹靠在他旁边,显然也是附近从学校出来玩的学生。 “滚。” 安锦辰低头喝着酒。 今晚第n次重复这个字。 他还真是没想到,现在开学了,还这么多学生在外面。 ——真是作业留少了。 但现在的女孩子野得很,离他更近了,“哟,挺拽嘛,敢不敢跟我喝一……” 叭! 一杯酒泼到了她脸上。 安锦辰阴森森的话传来,“我对不自爱的女生没兴趣。” 这个女的愣了一下,当即抹着脸上的酒水,一边骂骂咧咧地和另外一个女孩子狼狈地走了。 但在酒吧这种吵杂的地方发生什么事都不新鲜,周围的人只是看了一两眼,没有任何人在意。 安夙夜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里,过来在安锦辰旁边坐下后,对调酒师道,“一杯鸡尾酒。” “好的。” 调酒师调酒去了。 安夙夜想起刚才那些跟他搭讪的女孩子,调侃笑说,“我以前就说过,锦辰你那么招女孩子喜欢又何必念着姐姐……” 这连安夙夜也惊讶,似乎女孩子就喜欢安锦辰这种话不多,又冷又酷对她们不感兴趣的男生…… 这以前读书的时候,安锦辰就特受女孩子欢迎。 若不是安锦辰从小跟他抢安夏儿,说不准他早就追到她了。 “我只喜欢姐姐……”安锦辰整个头磕在吧台上。 酒吧彩色灯光下,他的留海盖住眼睛,露出清俊绝美下半张脸。 安夙夜看着他面前那些空杯子,“你不说不喝酒了?反醒你两年前对姐姐做的事?” “不好意思,夙夜……”安锦辰唇动了动,“我那次不是喝醉了,我是故意的。” “……” “我想比你和慕斯城先一步得到姐姐,不想让你不高兴才那么说。” 安夙夜喝了几口酒,冰块在酒里碰撞出一点声音,过了一会他道,“早知道了啊。” 作为共同喜欢安夏儿的两兄弟。 他们别说反目,一点隔阂都没有。 兄弟关系很好。 ——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 安锦辰紧咬着下辰,“可是……我没有抓住那个机会,不然,也许姐姐现在就是我的人了。” “哼。”安夙夜笑了声,“这就是我们性格上的不同,如果我决定了要用那种方式得到姐姐,动手了我就不会犹豫。”只要他动手了,安夏儿就是挣扎,他都会完成那件事。 安锦辰冲动而危险,可他最终还是对安夏儿心软了…… 安锦辰咬着唇,手握得发抖。 “所以,你去参加那个魔方比赛的节目,真的是为了把那个奖品给姐姐?”安夙夜问道。 毕竟现在那个魔方冠军‘辰神’放弃丰富奖金,只取那个水晶魔方送给他爱的人的这个新闻,在网络上太轰动。 “嗯。”安锦辰点头。 “那姐姐高兴吗?”安夙夜道。 “……” 安锦辰没说话。 “你会有麻烦。”安夙夜道,“毕竟陆白怎会让你用那种方式,送东西给姐姐。” “我只想送礼物给姐姐。”安锦辰道,“送有意义的东西,至于陆白,我早知道送了东西给姐姐我不可能再留下来……” 这安凤夜清楚,上回看到陆白送钻戒给安夏儿的时候,安锦辰就嚷着要送更有意义的东西给安夏儿。 估计他是一直想着这件事,所以才去参加了那个综艺节目。 “你知道我今天有多担心么。”安夙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我今天下午去找过陆白,我感觉他若是看到了电视,回去会对你不利,为了让他不伤害你,作为交易条件,我将陆白在警方那边的案底处理了,达家的那个案底。” “你不必那么做。”安锦辰道,“达家的案子奈何不了他陆白,又何必去找他。” “要找他谈判,至少得拿上诚意。”安夙夜道,“若不是你今天在节目上说的那些话,我用得着上门找他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将我们还活着的事公诸于众,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哼,姐姐不是同意他那么做。”安锦辰道。 “他不一定要自己出手。”安夙夜将所有的情况都料想到了,“你别忘了你刚参加了一个电视节目,他大可以让别人或利用网络将你人肉出来,借媒体之手把我们还活的事告之于天下……” 那到时便会杀安家一个措手不及,也会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现在国际刑警的身份,很特殊,是绝不能暴露他们还活着的事。 安锦辰一只手臂长长地伸了出去,放在台上,头枕着手臂。 他缓缓睁开带着酒意的迷离眸子…… “所以,明白了?”安夙夜眸里有着清冷的寒意,“我们还活着的事,现在绝不能曝光,而陆白是知道这一点的。” “我们要是出事,姐姐一定会怀疑到他头上。”安锦辰手紧握了起来,“再说,他陆白再能耐,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但这种冒风险的事,我们一定要避免,毕竟我们国际刑警的身份也不便跟商界的人发生纠纷。”安夙夜的警惕性非常高,“下午我还打电话想让你先离开浅水湾,你电话关机了,还好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己离开了,不然我还真考虑要不要闯进九龙豪墅将你救出来。” 安锦辰哼道,“用不着你救,九龙豪墅的保镖再多,从那里撤退的本事我还是不在话下,但我从打算送姐姐那个礼物起,我就作好了得离开的心理准备。” 安夙夜缓缓看向他。 安锦辰一向是自信而执拗,他极有这种负面的打算。 “看来这次给你的压力不小。”安夙夜道,“姐姐说让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