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他偏执的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57章 他偏执的爱

第557章 他偏执的爱 安夙夜知道,能影响到安锦辰的,只有他们姐姐。 “……”安锦辰紧紧抿着唇。 “看来这一回,姐姐选择了站陆白那一边。”安夙夜道,“她甚至无法再顾及到你感受,但这是当然的,因为陆白肯定很生气,姐姐为了顾及陆白,她无法不开口。” “所以我不想让姐姐为难。”安锦辰道,“我自己走了。” “但是……”安夙夜又轻笑说,“你为什么要送那个水晶魔方给姐姐?我是说,为什么是水晶魔方,而不是其他东西。” 送其他东西的话,根本不用参加电视节目。 “姐姐说那个很漂亮。”安锦辰道。 “……” 安锦辰咬了咬唇,“我现在在想,我送那个东西给姐姐……她会不会讨厌我了。” “讨厌?”安夙夜笑,“你为了送她东西特地去参加你连看都不会看的综艺节目,她怎会讨厌,顶多为难吧。锦辰,也许你不知道,姐姐从小就比较疼你多一点。” 安锦辰手紧紧握了起来,“是觉得我不让家里省心么……” 安夙夜拍了拍他肩膀,“随你怎么想,但我有时挺羡慕你的,因为姐姐对我的信赖比较多。” “……” “不过你现在离开了浅水湾也好,回家里去看看吧。” “不回。” “那你还想再回姐姐那边?”安夙夜非常清楚现在的情况,“发生了今天这么大的事,陆白不可能还会让你回去。” “谁说我要回去。”安锦辰咬牙道,“我既然敢在电视上说那种话,就准备好了会被陆白赶出来,但既例这样,有些话我也要说,这个世界上对姐姐好的人不只他一个!” 只不过安夏儿选择了陆白而以。 他绝不承认,他对安夏儿的爱,比陆白少! 安夙夜看着偏执的安锦辰,一时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安夙夜叹道,“我是没想到你会神不知鬼不觉得去参加一个综艺节目,如果我事先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你。” “你阻止也没用。”安锦辰道,“我决定的事,一定会去做。” “你知道我今天下午有多担心你在浅水湾的情况么。”安夙夜皱眉,“陆白得知这件事后会第一个不放过你,若不是我下午找他谈过了,他绝不会让你离开浅水湾那么简单。” 今天他跟陆白谈过之后,一直打安锦辰电话,只是安锦辰电话一直关机。 所以得知安锦辰安全离开浅水湾后,他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酒吧他和安锦辰以前来过,他打电话从安夏儿那里得知安锦辰离开后,看到安锦辰没回安家,便想着过来这个酒吧看看。 ——没想到安锦辰真在这。 “我很后悔。”安锦辰头磕在吧台上,脸色带着一丝酒醉的迷离和悔恨,“当时我和姐姐从d市回来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将她带走,姐姐既然疼我,我带她走她一定会原谅我的……” “锦辰,那不一样,你当然若那么做了陆白决不会罢休的。”安夙夜提醒他,“以后不要动这个念头,我们若是以那种方式带走姐姐,她也一定会生气。” 安夙夜知道,当时安锦辰若带走了安夏,现在一定不会太平。 那个男人不只是会毁了安家。 现在的情况也会完全不一样! 他们将安夏儿带去d市的那几天,都只是为了相聚,以及想听安夏儿亲口的解释,解释她为什么嫁给了别的男人! “我不甘心……”安锦辰咬着唇,“我不甘心将姐姐拱手让人,最爱姐姐的人是我。” “别多想了,你既然离开了浅水湾就跟我回趟安家。”安夙夜道,“那个贩毒集团已经落网并结案了,国际刑警总部来话,我们要离开了。” “我不离开……”安锦辰咬着牙。 安夙夜看着他。 “我哪也去不去,姐姐在哪,我在哪……”安锦辰道,“就算不在她身边,我也要在她所在的城市,在能看到她的地方。” 安夏儿是他的全世界! “别任性了。”安夙夜道,“我们这一趟回来能夺回姐姐固然是好事,但现在我们若做勉强姐姐的事,只会起反效果。” “那看着姐姐回到陆白身边。”安锦辰猛地睁开眼睛,“你无动于衷?” “当然不是。”安夙夜凤目冷冽,握着酒杯的手指收紧,“但是我不想看到姐姐难过,更不想让她恨我们!” “……” “但现在看到姐姐,我很清楚,我们强行带走她她一定会恨我们。”安夙夜紧抿着唇,“毕竟她现在那么爱陆白,不是么?” 安锦辰的唇几乎要咬出血来,“那我们什么都不做了……” “至少目前我们做不了什么,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姐姐的心意。”安夙夜道,“眼下我们先回国际刑警总部,姐姐这边有陆白,她不会再出事。” 这就是安夙夜。 他审时度势,看透事情本质! 所以国际刑警组织重视他永远都不会错的判断力! “我说过,我不回去……”安锦辰紧紧握着手。 “那像上次一样,让那些人过来把你抓回去?”安夙夜道。 其实他们在训练中的那一年,安锦辰是试图偷偷跑过的,只是又被那些人抓回去了……” 安锦辰紧紧握起了手,“迟早宰了他们……” “别说这种话。”安夙夜警告道,“我们打击的是犯罪,死在我们手下的只有罪犯!” 安锦辰没说话了,突然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酒吧外面走去。 安夙夜看着他的背影,清浅凤目慢慢沉下去。 …… 当天晚上,安锦辰没有回安家。 第二天,他在一家高级酒店醒来后,看到手机上一条安夙夜发来的信息,是他们离开的时间。 并且还有一个来电——昨晚安夏儿打了电话过来,他关机了没接到。 “……”他看着未接来电半天,手指停留在安夏儿那个号码上面。 但过了半天。 还是没有拔回去。 从浴室洗澡出来后,他手机又响了。 白色的毛巾罩在他湿漉漉的头发上,发尖滴着水,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看着屏幕上的安夏儿名字,按下接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