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娇妻的诱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6章 娇妻的诱惑

第56章 娇妻的诱惑 陆白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拿起他前面那杯水。 他长睫微垂,下面那双褐眸在白天看着颜色很淡雅,但在晚上却显得格外深邃。 “你刚才的电话……”安夏儿听到他在关注着慕氏和安氏的情况,有点惊讶,“你是在让人盯着慕斯城么,你为什么要做那些?” “因为我答应过你,会为你报仇。” 陆白淡淡一笑,褐色的眸里映着安夏儿微惊的神色。 看着坐在前面这个完美的男人,以及听着他温和的语气,安夏儿一时什么也不敢说低下头喝水。 服务员很快推着推车上来,将那瓶一百多万的82年罗曼·康蒂打开了,用白口布包着酒瓶给安夏儿和陆白各倒了一杯。 安夏儿很想说她不要…… 但在这种优雅的氛围下,她说我不要酒会不会显得很煞风景? 最后她起脸,笑笑,“是么,原来你还记得答应过我的,我以为你忘了。” “我答应过的事,不会忘记。” 安夏儿虽不想喝酒,怕酒后乱那啥,但看着这么贵重的酒在面前—— 不喝白不喝! “是么,看来是我错怪你了。”她浅浅地饮了一小口,“比如我们结婚后,你达到了目的给了陆家一个交代,然后你不再花多余的时间在乎我的事。” “哦?”他掂着高脚杯,看着对面的女人,“我在你眼中的那种人?” 安夏儿没说话,腹诽: 难说,我们也有婚后平时不同房的协议,但你不还趋我生病时上了我? 不知是不是看到了她的心思,陆白唇边勾了一下,向她举了一下酒杯,“这顿饭,算作是为昨晚的事道歉,你应该清楚女人对男人的诱惑力。” 像昨晚那种情况,他根本克制不住一晚上不碰她,特别是接触到她的唇—— 这个小娇妻就像个妖精一样回吻着他。 “诱惑力?”安夏儿一怔。 “嗯。” 安夏儿脸红了红,她……对他有诱惑? “咳咳!”她赶紧咳了两声,转移话题 ,“好吧,看在你今天请我吃饭和昨天我生病照顾我的份上,昨晚的事我就原谅你了……” 陆白看了安夏儿一眼,原谅?这个丫头。 陆白清冷气息的脸庞上,再次笑了。 菜上来后,安夏儿一边吃着问他,“那个,我记得昨天你说也买了礼物给我?礼物在哪呢?” “你昨天已经用过了。” 安夏儿一懵,“啊?用过了?什么东西?” 陆白笑而不语。 这一顿饭,吃得很和谐,气氛也很美好。 只是饭后还剩下半瓶的酒在这,安夏儿一看,“那个……这太浪费了,你如果不想喝了我帮你喝完吧?” 打包带走这种事,不符合我们高贵的陆大总裁! 不想陆白拿起西装外套,轻轻一笑,“你不知道酒可以存么?” “……” 安夏儿发了个天然呆。 最后陆白抚了一下她低垂的脑袋,安慰道,“走吧,你若是喜欢这里的料理我们下次再来。” 走出餐厅后,秦秘书正候在外面,“陆总,请问您和少夫人吃好了么,现在直接回浅水湾?” “你还想去哪里走走?”陆白看了看时间,问安夏儿,“今晚我刚好有空,可以陪你走走。” 安夏儿转了转脑袋,“那我先去趟洗手间吧,你等我一下。” 此时酒店走廊另一边,达芙妮刚从一个餐厅房间出来,看到他们马上停在了原地…… 陆白和安夏儿? 只见前面安夏儿正站在陆白旁边,正在说什么。 然后安夏儿一个人去了另一个方向。 酒店20层的洗手间。 不愧是最豪华的餐饮酒店‘费洛朗姆’,连洗手间也不是一般的豪华,摆着鲜花、空气中飘着清雅的淡香水。 安夏儿站在洗手间边洗了一下手,对着镜子在补唇膏时,身后一抹女子的身影走了进来—— 安夏儿从镜中一看—— 冤家路窄! 是昨天那个达芙妮! “安夏儿,想不到在这里还会碰到你?”身后达芙妮环着手,目光高傲而怨毒地看着她,“怎么,被慕斯城甩了不甘心,这下你还真勾搭上陆白了?” 达芙妮对安夏儿恨之入骨,这两天媒体报出‘帝爵’外面发生的事后,名媛圈里都在笑话她被安家的一个养女给打了! 安夏儿涂完唇膏,淡淡一笑,气死人不偿命地道,“真不好意思,达芙妮小姐,你想勾搭也勾搭不上啊,也就只好羡慕嫉妒一下我了,同情你三秒。” “嫉妒你?你也不看看你是谁!”达芙妮恼怒道,“你觉得陆白真会看上你这种要身份没身份在订婚礼上出轨的女人么?” 安夏儿眸子弯弯,“可达芙妮小姐,陆白他宁愿要我这种女人,也不屑于你呀!” 达芙妮脸色终于冷了下去,“昨天是有陆白为你说话,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出去么?” 话落,她击了两下掌,从外面进来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之后‘嘭’的一声! 洗手间的大门被关上反锁了—— 那两个男的拿着棒球棍看着安夏儿,目露邪光,“达芙妮小姐,就是这个女人么?挺漂亮的嘛!” 达芙妮扬起下巴,笑得格外嫉妒,“那当然了,这可是安家那个在订婚礼上出轨的二小姐,名誉全城呢!没这种姿色怎么可能当上慕斯城的女朋友,现在又勾搭上陆白呢!” 安夏儿从镜子中看着后面的一切,将唇膏的盖上盖子丢进包包里。 “看来达芙妮小姐真是忘记教训了。” 身后达芙妮气急,“今天该尝下教训的人是你,凭你一个被安家赶出门的区区养女,你也敢打我,我看你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安夏儿看着她气得微微扭曲的娇脸,轻松地背靠在洗手台上,“达芙妮小姐,我就喜欢你们这些人看我不惯又奈何不了我的样子,你们出身高贵的名门千金又怎样,可陆白他或许就觉得什么也不是的我比你好!” 这简直是击到了达芙妮这个名媛的痛处,难道在陆白眼中,她还不如这个什么也不是的安夏儿么? “你也就只有现在逞口舌之能了。”达芙妮扬起下巴,对两个打手冷道,“给我上去打!再给我划烂她这张脸!之后随你们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