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以他之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74章 以他之名

第574章 以他之名 “已经过来了。”领队道,“但这座美食大厦我面围观群众太多,救护车不好进来,警方已经启用了一架直升机在大厦楼顶,把伤员送到楼顶,直升机会马上将伤员送到医院。” “马上上去。”安夙夜道,“但我和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医院那边要启用一级保密措施。” “是。” 领队又联系医院那边了。 一行人护送着安锦辰走进电梯,直接往大厦楼顶上去。 警方的直升机正停在大厦楼顶,两个穿着护士服的护士站等在那。 见肩膀受伤的安锦辰一被送上来,两个护士马上上去扶着他,“现在马上过去,医院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慢着。” 安锦辰回过头,看着安夏儿。 安夏儿和陆白,以及秦秘书三人正身后看着他们。 安夙夜皱眉,“锦辰,你受伤了,失血过多可大可小!” 他自然知道安锦辰想说什么,不过是不甘心,对安夏儿的不甘心。 “姐姐。”安锦辰看着安夏儿,“你能回答我那个问题么?” “……”安夏儿眼睛有点红,“锦辰,先去医院。”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安锦辰声音有点沙哑,刚才听到安夏儿和与陆白那样恩爱深情的话,他心里不知多难受,就像最后一线希望也快失去。 陆白冷漠地站在安夏儿身后,看着向安夏儿问这个问题的安锦辰。 安夏儿咽了咽,“都什么时候了,这个问题那么重要么,你受伤了锦辰……” “你喜欢过我的对不对?”安锦辰道,“那款香水,你是因为我而设计的么?‘白色恋人’的故事你是在说我们是么?你喜欢过我是么?” 安夏儿眼眶热起来。 虽然,她很不想回这个问题,不想伤安锦辰的心。 但是,为了陆白,她不得不狠心一次…… “锦辰,你误会了。”安夏儿哽咽着,“那款香水是我设计的第一款香水的升级版,原本名字我取的是白色爱人……” 安夏儿看了一眼身旁的陆白,轻轻依偎着他,“是因为陆白的名字有个‘白’字,以他之名取的,只是后来觉得白色爱人没有那么梦幻,所以改成了‘白色恋人’,这是我和陆白一起商量的名字。而且我选用‘白色恋人’,是因为这里面的故事,那个恶魔的爱像我……我想要一份纯粹的爱情,不受世界任何阻挠和影响的爱情。” 安锦辰低着头,额头的头发垂下,看不阴影里面他的眼睛。 他唇缓缓动了动,“……是么。” “锦辰……”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 安夏儿摇头,“锦辰,你别这么说!” “对不起……”安锦辰咬着沾血般的唇,“给姐姐添麻烦了。” 安夏儿真的很心疼,“……没有,看到你和夙夜回来我很高兴。” 安锦辰低低地道,“陆白,谢谢在我和夙夜不在的时候,你照顾了姐姐。” 陆白道,“她是我的妻子,照顾她是我的责任。” 安锦辰唇角动了动,转身由其他人架着上了直升机。 安夏儿眼睛发酸。 陆白拉住她,“你别去医院了。” 直升机起动后,安夙夜来在安夏儿和陆白面前,他头发被直升机旋翼带起的风吹动着,“姐姐,我会陪锦辰去医院,不必担心。” “锦辰他不会有事吧?”安夏儿眼睛微红。 “没有伤到要害,死不了。”安夙夜对她微笑了一下,“姐姐,回头再联系你。” 安夙夜上直升机后,直升机很快离开了。 安夏儿回身走向陆白,陆白将安夏儿拥进怀里,“走了,回去。” 安夏儿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离开这座饮食大厦之前,陆白对秦秘书道,“把我的话传下去,今天的事餐厅这边传出去一个字,达荣浩的下场就是他们的。” “是,陆总,我会转告他们。”身后秦秘书笔直地站着。 当天安夏儿被挟持的事,陆白将影响压制到了最小,而由于安夙夜在警方那边的影响力,警方也只是将这当作是一件普通的歹徒挟持事件处理了。 而当天安夏儿被挟持的事,并没有扩散到多大。 —————— 当晚回到九龙豪墅,安夏儿找到陆白时,他正在夜色下的阳台打电话。 颀长英挺的身影站在玻璃前,外面是整个浅水湾的夜景,仅是一个背影的画面已经是迷人之极。 “之前警方不是说他失踪了,那就继续当他失踪了吧……”陆白喝着酒,语气淡淡,“不用去查谁指使的,除了南宫焱烈也没有第二个人。” 陆白挂下电话后,安夏儿才走过来。 陆白对她伸手,“过来。” 安夏儿走过去,陆白道,“休息好了?” “嗯。”安夏儿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是很累……” 只是受惊罢了。 没有想到达荣浩会等在那里挟持她,还威胁陆白……精神有点累。 “我跟魏管家交待过了。”陆白道,“以后你要去哪天,提前一天订下行程,在你去之前让人过去看看或者让人检查了那边的安全。” “那个……”安夏儿有点汗颜,“没有必要吧?” 像大人物出行一样啊…… 陆白这样很正常,但她不用这样吧? “怎么没必要。”陆白道,“以后就这么办,你是我陆白的妻子,仔细想来必须受到这种保护。” “……” “我也是如此。”陆白道,“我的工作行程基本上三前之前就会先确定,私事,出门也会多带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树敌一般都会比较多。” 安夏儿回头看着陆白,他褐眸里映着外面浅水湾的点点灯火,宛若星光。 “你不一样。”安夏儿道,“陆白,你是帝晟集团的总裁,智能抖技界的领导者。” “你这样想?”陆白微笑看着她。 “这个世界上,哪个大人物出门不是保镖随行的。”安夏儿道,“所以你那样很正常。” 对于她的说法,陆白只是笑,“那大人物的妻子呢?” “……”安夏儿哑口无言。 “以前我是觉得你想自由一点。”陆白道,“我太限制或干涉你的生活,你会不自在,不过,那样显然会相对降低你的安全,所以,以后还是把你的行程都提前订一下,不要再遇到今天这样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