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刚好遇见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80章 刚好遇见你

第580章 刚好遇见你 “是,大少爷。” 菁菁马上接过安夏儿的花,去拿花瓶了。 小纹向安夏儿挤了挤眼睛,似乎在说:看,大少爷多么通情达理,多么宽厚大方!都说少夫人你不要担心了吧?他们大少爷是世界上最最最最大方的男人! 不想陆白平静地一回头,对候在旁边魏管家道,“去花店订一百枝白玫瑰回来,装在花瓶里,别墅里各个角落都给我摆上。” “啊?” 小纹目瞪口呆。 安夏儿叹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他这是要将别人的花,淹没在他的花的海洋中的架势! 魏管家欠了欠身,“……好的,大少爷,我马上去订。” 陆白站了起来,拉起安夏儿的手腕,“你不是说让我今天在家休息陪你么,走,我陪你到上面家庭影院去看电影。” “哦哦。”安夏儿回过神,马上跟着他上去。 安夏儿走了几步,又一个回头,压低声音地对魏管家道,“稍微买点就行了,就说花店没那么多花了,知道吧。” 真要摆一屋子白玫瑰那像什么,安夏儿表示,他们不能陪着陆大总裁任性。 “少夫人放心,我明白。”魏管家轻点头。 安夏儿这才快步跟上陆白。 小纹看着他们的背影,很纳闷,“大少爷对安三少爷他们,是一日是情敌,终生是情敌的架势啊!” 菁菁叹道,“大少爷是习惯了,对于少夫人身边出现的异性,他都有危机感。” 小纹用力点头,“嗯嗯,这醋味不能再大了!” 九龙豪墅是三层的私人豪华别墅,第三层是休闲区,安夏儿极少上来所以特地说陆白休息的时候陪她上来看场电影。 家庭影院大小刚刚好,不会显得太宽敞空荡,座位是暗红色的丝绒布,他们熟悉的茶香,暖色调的奢华影院非常有家庭的气氛。 安夏儿和陆白坐在一起看一部爱情片,是安夏儿选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女佣菁菁倒了一杯陆白的咖啡和安夏儿奶茶送上来,“大少爷,少夫人,请。” 临走前,菁菁又用不会打扰到他们的声音道,“少夫人,花已经插好了,放在你工作室。” “好。”安夏儿点了点头,拿起她那杯奶茶喝了一口。 陆白撑着额头,“或许,应该从帝晟集团再多调几个佣人进来。” “嗯?”安夏儿回头看着他,“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住处下人太多么?” “是不喜欢。”陆白拿酒杯,“不过你住进来以后,两个佣人应该会有忙不过来的时候,等下让鲁主管从帝晟城堡再派几个佣人过来吧。” 他将酒杯送到唇边,动作优美。 白葡萄酒,无色,晶莹澄澈。 却有着一股不容忽视着的醇香,浓郁绵长。 一如这个世界的情爱。 深情绵长,宛若能花开到地久天荒。 “看我做什么?”陆白喝着酒,查觉到了旁边安夏儿的目光。 安夏儿收回目光,“陆白……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让我遇到上你。” 陆白放下酒杯,一只手将她拥进了怀里,看着眼前这个他完全没有兴趣的爱情电影,“不要抢我台词。” 安夏儿很感动,似乎只要和他腻在一起的时光都会幸福的快要死掉,“我说真的……前几天,也谢谢你面对达荣浩的要挟时,能够不顾一切救我,我知道,并不是所有能男人都会为女人做到那一步……陆白,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是刚好遇见了你,才会有现在的幸福,我觉得无比幸运,感激和感恩。” 陆白轻轻地笑了笑,“那凑巧,我也觉得能找到你很意外,毕竟在当年那种情况下,你很大机率会死掉。” 安夏儿偎依进他怀里,“但我就是活着,也许是为了等你?” 安夏儿说了句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话。 说完她就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前。 但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陆白看了一会电影,问她,“你为什么要看这个电影?体裁一般。” 安夏儿靠在陆白肩头,端起奶茶喝了一口,热气飘过她的眼眸,她眸光雾里的星子一般发亮,“因为以前我听别人说这电影挺好看的,那时在学校忙没去电影院看,后来在影院下架了,就只在网上看过一次盗版的。” 陆白看着电影屏幕中那个娱乐圈年轻的男星和女星,但显然对于他这种身价千亿的商业总裁来说,这种青春爱情体裁的电影引不半他半点兴趣。 对于安夏儿的话,他只是纵容地点点头,“你喜欢,那我就陪你看吧。” “嗯。” 安夏儿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安夏儿怕他陪自己看电影无聊,看电影的途中,跟他解说道,“其实我喜欢的是电影里面女主角奶奶的故事,她奶奶当年跟那个人分开了太可惜,令人感概。因为有些人,一旦分开,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了……” 一如她和陆白。 要是因为这回安夙夜他们回来的事,而分开了,可能也会变成像这电影面那女主角奶奶的故事那样,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心爱的人,最后郁郁而终。 所以,现实美好,他们都爱着彼此,谁也不愿松手。 陆白看着她,“你担心我们会这样?” “不。”安夏儿马上抬起头,“我们绝不会这样。” 对,绝不会。 所以她时刻提醒自己,遇到一个爱的人不容易,不要轻易放弃彼此。 陆白端起他那杯咖啡,静静地喝着看着电影里穿插的女主角奶奶和那个外国男人的恋情,褐色的眸子非常坚毅,“当然,我不会允许我们的感情变成这样的悲剧,我们的结局必须幸福。” 就像他要一手掌控他和安夏儿的婚姻一样。 他必须主导他们的爱情走向幸福。 陆白的话远比电影感人。 安夏儿眸子热热地看着陆白,“那……刚才看到锦辰送回给我的花,你到底生不生气?” “生气?”陆白勾起薄唇,微笑高贵,语气却带着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因为我会送的比他更多,而且你现在爱的是我,我为什么要跟他们生气?” 安夏儿一下被逗笑了,“陆白,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