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他的宠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9章 他的宠溺

第59章 他的宠溺 当天晚上,‘angel殿堂’。 安琪儿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倏然站了起来,“怎么可能,我今天下午明明在‘费洛朗姆’看到了安夏儿,‘费洛朗姆’的酒店方怎么说没有看到安夏儿去那酒店呢?” 身后,那个邪魅阴沉的男人凝着黑眸,看着别墅外面的夜色。 他似乎听着向后的新闻,又似没有听。 “斯城。”安琪儿向他走来,“你相信我,我下午在‘费洛朗姆’真的看到了安夏儿,她还跟一个男的在一起……” “谁?”慕斯城唯独在意了这个字。 “这……”安琪儿清眸烟波流转了一会,“当时我没看清楚,他们进了电梯。” 慕斯城没说话,脸色沉得像夜色。 “斯城,你不相信我么?”安琪儿摇了一下他的手,“我今天本来就是想约达芙妮出去吃饭,跟她打听安夏儿的事,她既然在‘帝爵’与安夏儿产生了纠纷就肯定知道安夏儿的情况。” “哼。”慕斯城蓦地笑了一下,“‘费洛朗姆’的酒店方会帮安夏儿说话是自然的,如果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那个陆白的话。” 安琪儿微怔,“斯城,你是说?” 说到这,安琪儿眸光也转了一下,如果当时跟安夏儿在一起的男人真的是陆白。 那肯定是陆白帮了安夏儿。 毕竟‘费洛朗姆’现在被帝晟集团收购了,那个陆白一句话,酒店那边哪有不听的。 见慕斯城不说话,安琪儿身子温软地倚靠在他膝上,“斯城,怎么办,安夏儿肯定会来对付我的……” “她敢!”慕斯城邪冷地笑起来,看着手背上的烫伤,“安夏儿那死女人对外胡说八道想毁我的名声,还向我泼饮料,我会放过她的么?” 说他三秒? 这种毁掉男人强大自尊的话,他要她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想到那他那天在回浅水湾时似乎碰到安夏儿,却将那辆车跟丢了,之后一直都没碰到了—— 慕斯城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紧握…… 不知为什么,安夏儿离开后,却像有什么东西牵扯着他的心似的。 但慕斯城格外讨厌这种感觉,他皱了皱眉,“琪儿,你身体不好,早点睡吧。我有事出去一趟。” “斯城!” 安琪儿忙拉着他的手。 看着她美丽柔弱的目光,清美的面孔,慕斯城扶着她的手臂,“走吧,我陪你先睡下,你不用担心我会出去粘花惹草……” 安琪儿慢慢微笑起,点了点头,“嗯。” 慕斯城突然又邪笑着在她耳畔道,“因为我只要你就够了……” “讨厌。”安琪儿马上推了推他,但红着脸与他靠得更近了。 慕斯城越这样,她就越放心,那表示他对她有着不冷却的激情…… 而慕斯城却从未碰过安夏儿,那表示安夏儿对他的吸引力,并不如她安琪儿,不是么? 当晚,慕斯城开车从‘angel殿堂’出来后,停在外面点了一根烟。 车内烟雾淡淡弥漫过,掠过他寒星般的眸子,像寒夜里的星光锐利。 “明天去查一下浅水湾平时有多少辆宝马7出入。” “是整个浅水湾么?”助理问道。 “整个。” 慕斯城冷道。 刚才跟安琪儿亲热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的都是安夏儿那个女人,想到这里—— “该死!” 他猛地锤了一下方向盘。 他知道不找到安夏儿,他会永远挥之不去安夏儿那个魔咒! 他不爱安夏儿,但安夏儿那个女人却不知在他脑子里留了什么东西,他誓必抓住那个女人让她付出一定的代价。 “太子?怎么了?”听到他的声音,助理马上问。 “没事,顺带去查一下陆白在浅水湾的别墅。”慕斯城目露寒光,“我若是没记错,当初买下浅水湾第九区的人应该是那个陆白。” “……好的,太子。” 慕斯城挂了电话后,扔在一边。 对着倒后镜,他脸色邪冷地扣上衣领遮住里面那一个暧昧的吻印,扯上领带! 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发出一声引挚的愤怒咆哮,慕斯城踩下油门离开了浅水湾,消失在夜色里。 ———————— 安夏儿这几天很乖,哪都没去也没有离开‘九龙豪墅’,乖乖地呆在别墅时等着陆白晚上回来陪他吃个晚餐。 这天晚上,安夏儿在她的工作室里忙碌着,蝴蝶兰开花了扬溢着满室的清香! 这个工作室,其实是集书房、置物室、实验室一体的。 她正坐在书桌前写着对蝴蝶兰的观察研究时,身后门被敲了两声。 “告诉陆白,我今晚不吃了,不用喊我了。”安夏儿道,以为是佣人叫她下去吃饭。 身后没有声音了。 等了一会,门从外面打开了。 安夏儿回过头,“说过很多次哦,我不喜欢有人进入我的工作室……” 话落,她目光顿住了。 陆白站在他的书架前,正看着她那些书。 安夏儿马上放下笔,“……你回来了?” “魏管家说你不舒服?”陆白随意从她书架上拿下一本书,翻了翻,“算了,你去厨房做饭吧,这次我不说你。” 安夏儿一愣,“去厨房做饭?为什么?” 这跟她不吃饭什么关系? “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去厨房捣鼓么,如果这能让你心情好点,你去吧。”陆白很大度地再允许了,让她去做黑暗物质。 “……” 安夏儿一懵—— 他以为她心里不舒服,以及去厨房做饭是她的乐趣? 让她去做下饭她就会很开心? “不去么?”陆白又问她,继续翻着她的那些书。 安夏儿没好气地回过头,“不,谢谢,我不去了。” “如果是这两天安氏要加入慕氏旗下的消息,其实你没必要难过。”陆白道,“你早就知道慕斯城跟安家的大小姐在一起了不是么,不然在‘金座酒店’那晚,你就不会中了媚药跑到我所在的房间。” 安夏儿愣了愣,“……你知道那天我中药了?” “因为我是男人。”陆白唇边淡笑,“你那晚很热情,而且你再也没有那么热情过。” “……” 安夏儿转过通红的脸。

下一篇   第60章 黑暗里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