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男人什么时候最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92章 男人什么时候最帅?

第592章 男人什么时候最帅? 前面副驾驶上的保镖马上拿起电话,跟餐厅那边点餐了。 安夏儿心里无比感叹。 有个这样果断的老公就是好啊! 点菜是很多女人的苦恼,男人在女人犹豫的时候就该果断,不必问那么多,直接点菜就好。 “又怎么了?”陆白见她望着自己。 安夏儿托着娇美的脸蛋,眨眨大眼睛望着他,“陆白,你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帅?” “掏钱的时候?”陆大总裁一笑。 “不是。” “不都说男人掏钱的时候最帅?”陆白抚着她乖巧的脑袋瓜子,饶有兴趣与她讨论这个问题,“似乎女人都这么认为。” 所以他这么大方为这丫头掏钱,他在她眼里应该够帅了! 安夏儿眨眨眼,“不是,再猜。” 陆白想了一下,干脆拿起报纸,叹道,“……那是在床上?” “讨厌!”安夏儿一个小拳头锤在他胸口上,“好了,不闹了,其实,我觉得你果断的时候最帅,像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你都可以马上决定。” 陆白看向她,剑眉微挑,“就因为刚才帮你点了一下菜?” “当然不只是这个了,像平时我遇到什么难题很纠结时,你都能马上得出结果。”安夏儿最后一沉气,决绝地一握拳头道“所以在我眼中,当机立断的你最帅!” 陆白看着她的星星眼,放下报纸。 他溺爱地将她拥进怀里,“放心,我只是习惯占主导地位。” 太……太苏了。 安夏儿脸颊通红的偎依在他胸口。 话说,嫁了一个时刻会让你怦然心动的老公真的好么?会不会血槽流空啊? 他们怎么结婚了都还像是在谈恋爱呢?哈哈! 可能他这阵的日子实在是太过平静甜蜜了,甜得要腻出水来,所以总是会有一些人跳出来搅陆总大裁的局。 安夏儿想起水晶蛋的事,刚想开口,陆白手机又响了。 陆白眉头皱了一下,“……” “你接吧。”安夏儿趴在他胸口,“我不会影响你公事。” “不,恐怕不是公事。”陆白一只手搂着娇妻,很不想接电话,“现在帝晟集团的事情我已经跟修远交待好了,我明天就要启程去法国,今天我休息,他不会因为公司给我打电话。” 所以这时候打他电话的,绝不是公事。 安夏儿想了想,“那你接下也无所谓,说不准也不是什么重要呢。” 陆白只好放开了安夏儿,拿起手机看了一下。 他一看,眉头果然又皱了起来。 安夏儿就看到陆白极不情愿的接起电话。 “我以为你下午滚开后,这会应该没有脸再给我打电话,裴欧。”陆白不太耐烦地道。 “哈哈哈,我就是觉得下午那样走了太不够意思了啊,陆白你就要跟安夏儿小去度蜜月了,我怎么着都要在你们走的前一天晚上打个电话给你。”电话里传来裴欧的笑声,“毕竟,好歹要祝你们蜜月愉快?” “不必,你不祝福我的蜜月也会愉快。”陆白不耐烦道,“你话说完了?” 对陆白来说。 这种时候不要打扰,最好一个电话都没有,那就是最好的祝福了! 帝晟集团的精英深知他性格,所以没有一个人敢打电话过来问他度蜜月的事,但裴欧却不一样—— “不不不,你等等!”裴欧听到他要挂电话,马上及时地说道,“你把帝晟集团的事交待好了,咱们合作的几个项目不打算谈谈?像关于记忆器,以及gk国际分部的其他几个股东,还有听说你跟英国龙氏家族不是打算合作?这些事情都……” “裴欧,生意是谈不完的。”陆白道,“但我和安夏儿已经结婚过去大半年了,我们的蜜月不能再拖,商界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好。”裴欧又道,“既然你明天就走了,那今天你出来我们吃顿饭,对,你把安夏儿小姐也叫出来,我现在正跟莫珩瑾在一块,为恭贺你和安夏儿小姐这阵子没有被安三少他们拆散,雨过天晴,重归于好,以及为你们的蜜月,今天出来聚聚。” 陆白眉心又皱了一下,“我要聚也不是跟你这个爱搅局的人聚,吃饭就不必了。” “诶诶诶!”裴欧马上道,“陆白,你看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我们怎么说也是看着你和安夏儿小姐从结婚走到今天,朋友一场,我们有必要为你们践行嘛。” 陆白笑了笑,“我若是没记错,裴少爷一直都惦记着我老婆?” 安夏儿肩头都僵了。 “呃……”裴欧掩饰性地咳了下道,“那是以前,以前嘛,现在我是真诚地为你们高兴,并且祝福你们白头携头,再也没有小三小四跳出来,不会有任何阻碍你们的因素。” “是么。”陆白笑笑,“裴少有这样的觉悟,难得。” 但裴欧无论如何都想在陆白去度蜜月前,从他口中打听一下国内商界的事情。 “但作为一个最大跨国集团的总裁,陆白你好歹也是一个国际知名人物。”裴欧道,“如今我说有公事想谈,你为了蜜月竟然不理不顾,这不好吧?” 陆白手指卷着安夏儿的一缕发丝,冰冷淡笑道,“怎么不行,在我这里,连人生最美好的蜜月都不重视的男人,不配成为一个跨国集团总裁。” 裴欧听得半天无语。 旁边安夏儿直滴汗。 她家老公现在……是不是太不务正业了? 最后陆大总裁道,“明白了?明白了那有什么事等我一个月后回来再说。” “诶,陆白……” 陆白懒得听裴欧说,直接将电话挂了。 车内终于安静了,陆白看了一下手机,了无兴致地扔在一边,“我就说没什么好事。” 安夏儿缩着肩头坐在一边,攥着两只拳头,小心翼翼地道,“那个,陆白,如果你公司有什么事可以先去处理的,我不会催你的……” “不,宝贝,现在你最重要。”陆白将她重新搂回怀中,吻了下她饱满的额头,“这些人不必管他们。” 安夏儿不好意思,“是么,不过……裴欧的事,你也别太在意了,他以前,顶多是凛着一份对美女的好感,调侃过我几次,应该没其他意思。” 听到陆白说裴欧惦记着她,这着实令她整个人像被雷电了下一样,天雷滚滚来了。 裴欧的风流她知道。 但她始终愿意相信,裴欧只是对所有的美女都一样,她也不例外罢了。 但陆白对于其他男人就是不会掉以轻心,更恨裴欧以前调戏过他老婆,告诫道,“以后他再出言不逊,记住别对他客气,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