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真把我当禽兽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19章 真把我当禽兽了?

第619章 真把我当禽兽了? 展倩吼完,气得全身像有一股真气上下礼窜动,肝肠都要发颤起来了。 太可恶了! 来她这里住,还想要使唤她?没门! 没一会,浴室门又开了,裴欧脱了上衣穿着裤子走出来。 一具猛男般的躯体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展倩的视线里。 结实的肌肉,像带着爆炸性的力量,似乎随时都能将人制服,肆意凌虐…… 展倩眼睛一点点地放大! “啊。”她突然叫了一声,回过身去,“你这个变态!你出来为什么不穿衣服?” “什么变态,我穿了裤子好么。”裴欧不屑道,“你没见过男人?” “把衣服穿了!” 展倩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也是个女人。 会有冲动。 何况看到这样一具阳刚的男性身体在她眼前,不是电视上的,不是网上的,而是真人站在她面前…… 裴欧看着她的反应,不由嗤笑,“展媚不说你以前有一个喜欢的男人?你们该不会是连床都没上吧,你还是个处?” “关你什么事!”展倩全身的血流倒退,涌上脸庞,“谁要你多管闲事,你还洗不洗了?” 妈蛋,洗个澡事那么多。 她是不是处,关他屁事啊! 一块浴巾从她头顶罩了下来。 “啊!”展倩叫了一声,“什么东西啊!” 裴欧将浴室里中那唯一的一条粉色浴巾扔在了她头上,“我等下要睡觉,不可能穿着衣服出来,当然也不可能系着这条粉红的浴巾出来,再给我去找一条。” 展倩扒下一看,是自己的浴巾,“你神经病啊,我干嘛要给你去找浴巾!” “那等下我就裸着出来。”裴欧说完,将浴室门一关。 “……” 全世界都安静了。 展倩拿着她那条柔软的粉色浴巾,气到颤抖! 想到这男人不穿衣服裸着他那具极阳刚诱惑的身躯在她屋子里走来走去,展倩脸色通红,大脑嗡嗡作响。 “你大爷的。” 最后她咬了咬牙,无奈,只好去给裴欧别的浴巾去。 当晚她翻遍了所有衣柜,翻出一条d.porthault的法国品牌顶级黑天鹅绒浴巾,是当时她让去法国出差的记者朋友特地带回来的,还花了她八千多块。 ——她自己都没舍得用过,打算当珍藏品的。 当展倩坐在客厅里,看到裴欧系着她那条昂贵的黑色浴巾出来时,她都快哭出来了。 但不得不说,裴欧健壮的身材和肤色,系着黑色浴巾的模样实在诱惑之级! 展倩撇开眼睛不看他。 “酒呢。”裴欧看着这个女人。 展倩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前面长方形的玻璃矮桌,“不是在那?” 裴欧看过去,只见是几罐罐装的啤酒。 他拿起看了一眼,“这什么东西,啤酒?没有更好的了?” 对于喝惯昂贵名酒的裴少爷来说,啤酒这种东西实在是少见。 展倩一怒,“没有,老百姓就喝啤酒!” “哼。”裴欧笑得不屑,显然不相信她的贫困,“何必把自己说成那么可怜,你可是中央军区展司令的女儿。” “但我现在不是了!”最后展倩站了展来,索性将那几罐啤酒都收起来,“不喝算了,我还留着改天做啤酒鸭呢!裴少爷你高贵你自己去喝别的酒吧,最好现在就出去买,出去就别回来了!” 裴欧看着她的背影,皱眉,“把东西放下,我说了不喝?” 最后展倩默哀着,又心疼地将她那几罐准备用来做菜的啤酒放下来了。 算了,给他喝吧,让他住一晚吧。 明天早点让他走人就是了。 因为安夏儿上次来住几天的原因,所以展倩这边已经有一间可以睡的房间,她指了指一个房间的方向,“你可以去那睡,不过如果你真的敢半夜偷袭我的话,我就杀了你。” 说着她亮了亮他给她的那把枪,表示自己绝对会开枪。 裴欧慵懒地靠在沙发里,撑着额边,手上拿着一罐啤酒,“你真把我当禽兽了?” 英气的脸庞,魅惑迷离的眼睛,他声音听着暗沉而极具有感染力,连空气中都飘着混夹了他男性气息的沐浴香味。 展倩不打算在这跟他多作逗留, “我也希望你可以用行动证明,你不是。” 说完,走回自己房间,砰地关上门。 看着她像逃似的身影,裴欧笑了一声。 这女人根本不敢面对他! 他视线缓缓看向自己下面,浴巾下面,他男性的雄伟已经半隆起了一个包…… 以前总觉得能禁欲那么久的陆白简直是神仙,如今看来,他也该佩服一下自己了! 想到这,裴欧皱皱眉甩去脑子里的欲望,拿起一罐啤酒喝了起来。 “啧,这什么东西……” 刚喝了一口就喷出来的裴欧,嫌弃地看着这十几块钱难喝的啤酒,最后将酒放了下去,索性回房间了。 展倩一夜都不敢睡,尽管将门反锁了,并且将枪放在枕头下面—— 但一想到她房子里面住了个男人。 还是个浪荡大少。 她就整个晚上都不敢睡了,她要保护她的贞操,绝不能让这种男人趁机占了自己偏宜! 但裴欧说话算话,真的一个晚上都没有来打搅她,直到天亮展倩才眯了一会眼睛。 然而。 她再次猛地一睁眼睛,房间的光线已经大亮了,她疯狂地找出手机—— “啊!十点了!!” 整个房间响起她的咆哮。 完了。 她无意识的状态下将闹钟关了。 她赶紧打电话去报社,“喂,小丽,我下午再去报社了,有什么急事打电话给我,不急的文案先放在我办公桌上。” “好的,主编。” 展倩挂了电话后,长呼出了一口恶气,“可恶,都怪裴欧那混蛋,不然我为什么会一晚上没睡早上还睡过头,不行,要让他早点走……” 换上衣服后,走出房间。 不想门一开。 就看到裴欧坐在客厅里,他两个警卫员也来了,正站在他旁边跟他说着什么。 展倩大空空白了三秒。 突然,她瞪大眼睛,“裴欧!你为什么还没走?你不是说只住一晚上么?” 裴欧抬头平静地看了一眼她,“我也刚起来。” 我去! 展倩忙冲到大门那边将门打开,“不好意思,你已经睡了一晚,请现在就走,立即,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