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躺好,不要动!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2章 躺好,不要动!

第62章 躺好,不要动! “你不是说娶我,是为了搪塞陆家么?”安夏儿手指卷自己的一丝头发,“那么,那陆先生为什么要吻我呢?” 陆白没说话,到前面的吧台前倒了一杯酒,薄薄的高脚杯杯壁被优雅地握在他指间。 他轻轻喝了一口,“那你觉得呢。” 安夏儿是有私心的,陆白这样的男人每个女人都想要,倘若他真能喜欢她……她一定是最幸福的女人。 “刚在我工作室你不是说……”安夏儿爬到床边前,托着脸颊看着他,“除了我们在‘金座酒店’那晚,我从未那么热情了么?那我今晚就热情一下,以感谢陆先生在‘费洛朗姆’酒时相信我没有打人,又一次帮我解决麻烦?” 陆白迈步走到房间门那边。 安夏儿正想他是不是要逃。 不想门‘咔嚓’一声,被反锁了。 安夏儿顿时心脏猛跳了一下。 不知为什么,听到他反锁门,她一瞬间有点害怕了…… “呵呵。”她笑了声,重新给自己打气,壮胆,“看来陆先生……呃……” 看着陆白带着一抹神秘的微笑向她走来,她又紧张地咽了一口。 陆白走到床前看着这只慵懒得像只小猫的女人,撑在她上方看着她精心化妆的脸庞,“就算你打人了,哪怕杀人了,我也得给你兜着,不是么?夫人。” 安夏儿用僵硬的微笑掩饰紧张,“是,因为我们有过婚前协……” “因为你我老婆。” 他捏着她的下巴。 安夏儿眨眨眸子,是是是是么? 陆白薄唇微勾, “对了,你还没看到过我们的结婚证吧,这是本是你的。” 说着他将一个红本举在他面前,上面赫然印着三个金字—— ‘结婚证’! 安夏儿一怔,原来他刚去前面倒酒时还把结婚证拿出来了? 她马上接过那本结婚证打开看了一下,果然—— 上面有她和陆白的名字和相片。 相片是合成的。 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好坑嗲,她都没去民政局! “我的那本送去陆家了。”陆白道,“这是你的,你可以收着。” 安夏儿咽了咽,看着他高贵的褐眸,心跳加速地将结婚证放在了一边。 陆白又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化着的烟熏妆和红唇的美艳脸庞,“今晚,我可以视作是你主动想和我睡么?” 安夏儿紧张一吞咽,感觉不能输,突然一个翻身,坐在他身上按着他,“不是,是我想睡你!” 陆白眼角微微上挑,眯了眯眸子,看着坐在他身上的女人。 “想睡我,需要代价,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睡别人。”他眸子缓缓深邃了下去,带着一丝魅惑暗雅的东西,“虽然我不喜欢和化了妆的女人上,但你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你怎样我都可以上……” 他伸手捏了捏她下巴,动作暧昧极了。 “……”安夏儿眉角淌汗了,发现她撩不过这男人。 白日里那么高冷淡漠,原来骨子里一个腹黑的闷骚! “哦?”她笑着尽力直视着他,不退缩,“原来陆先生还会说这么撩人的话,我以为你是禁欲寡淡型的,真是意外呢。” “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他抓过她玉颈,将她拉了下来薄唇轻倾在她耳边道,“比如只要我想,我可以让你每天都下不了床。” 安夏儿脸上立即像着火般地红烫了遍! 她怎能被他几句话就掩了个脸红心跳?她不能这么被动—— 安夏儿心一狠,咬牙笑着抓着他的浴袍,“哦,是么?那很乐意见识下陆先生的本事。” 啊!她在说什么! “陆先生纵横商界,无人能及,那你在床上的本事是否也有这么厉害呢!” 啊!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不要命了啊她! “我的本领,你应该最清楚。”他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其实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要么中了药要么生病无意识。”安夏儿继续逞强地挑畔着,“我排卵期那几天不太情愿,仔细想想,能跟陆先生滚滚床单,还是无比荣幸的事,毕竟不知多少名媛女星想爬上你的床呢!” 你完了完了……安夏儿心里大叫着,他高大威猛,你不是对手的。 但到了这地位,她嘴上也不肯服软认输了,自己作的妖含着泪作下去吧! 陆白看着坐在他身上的这个女人,薄美的唇边轻轻淡笑了一下,就像一个天使推在了床上。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他手伸向安夏儿纯美可爱的脸。 安夏儿马上又将他的手按了下去,“躺好,不要动,摆好姿势!” 陆白看着她紧张的脸,一笑,“……好,你来动。” 安夏儿的脸又咻地一下更红了! “怎么?”陆白见她垂着头,“你不是要主动么?怕了?” 最后安夏儿咬了咬唇,“谁说我怕了,我现在就……” “嗯?” “……” 安夏儿又停顿了,先干什么来着? 陆白看着她,“要我教你?” “不用!”安夏儿倔强地道。 对了。 第一步是把衣服脱了。 安夏儿抓着陆白浴袍的手,微微有点抖了,一点点往两边拉开。 他是典型穿衣显瘦,脱衣见肉的身材,全方位秒杀那些走国际t台的男模! 肌肉分布优美的胸膛立即出现在安夏儿的眼前,下面是八块腹肌,令人女人垂涎的肩胛和臂膀。 尽管安夏儿当初在游泳池中见过陆白的身材,但眼前看到,她还是不争气地吞咽了一下…… ‘咕噜’! 安夏儿觉得鼻子有点热热的,不自觉得移开视线。 为什么这个总裁大人,英俊多金不说,颜高还身材超好? 陆白褐眸微眯,“你是不是应该,先解下腰带?” 安夏儿一怔,回过头看着他身上。 果然,他浴袍上松松系着的那根腰带,还没有除去。 “哦。” 她忙又将爪子伸向他的腰带。 手继续抖着,一点点抽下他的腰带。 真是的,他平时脱她衣服时怎么就那么干脆利落,三下五除二她就任君宰割了。 怎么她脱他的就感觉那么困难呢! 最后她手指发颤,除去腰带后又不知所措时,陆白微笑道,“也许你的动作可以快点,你这样很考验人的耐心。” 他话刚落,坐在他身上的安夏儿就感觉到了他惊人的变化,被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