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命令她休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28章 命令她休息

第628章 命令她休息 裴欧紧紧盯着他,“那你说带她去看医生,你想做什么?” 于世勋侧过脸,“她说她以前有过很多男朋友,还堕过胎,她有那样不堪的过去她觉得配不上我。但她却靠近裴欧你,也许是看到你裴欧也有过很多女人,觉你们是同一类人吧。” 裴欧拧眉,“于世勋你在胡说什么!” 这小子是讽刺他? 还是讽刺展倩? “她应该是有心理阴影。”于世勋道,“为她的过去所困,所以我帮她约了心理医生,准备带她过去看看……” “……”裴欧脸色微沉。 “我没有想到她会那么抗拒。”于世勋指了指他受伤的头部,“她竟然向一直追求她的我下狠手,当时若不是她拿枪砸我,也不会出车祸。” “你想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以为她的那些过去是真的?”裴欧笑了一声,“那怎么没砸死你!” “裴哥,你是希望她砸死我那她就是你的了?”于世勋说着怔了怔,马上道,“不对,你刚说什么?我以为她那些过去是真的?什么意思?” 裴欧听着他的吼声,笑了几声,“那你小子就给我听清楚了,那些只是她用来拒绝你的理由,展倩没怀过孕,更别提堕胎!” 恐怕,那女人还是处。 尽管她那爽快大气的性格,看上去完全不像个纯洁的女人…… 于世勋眼睛瞬间撑大,气得肩头开始抖动,“说什么,你说她说那些……是用来骗我的?” “那只能说明,她是真不喜欢你,为了拒绝你,为了让你对她死心,她无所不用其极!”裴欧很不客气地告诉他,“而你对她的追求让她感到有压力,她不惜编出那样的过去,也想摆脱你的缠纠!” “既然明白了,以后就打消追求她的念头。”裴欧说着,一个警告的眼神扫向于世勋,“因为你下次若再给她带来了危险,我就不会管于家和展家的交情,也不会顾及我们是不是认识!” 这是最后的通碟了! 他不许他再动展倩的心思! “呵呵!”身后于世勋一怔失神后,后退两步,坐了下去,“那算什么,你知道她说的那些不是真的却没有告诉我,那你们是在合伙骗我了?” 裴欧回过身,见于世勋坐在床尾的一张椅子上,脸上表情已经从震惊变得讥讽了。 “那是你自己没有相信她。”裴欧不客气地道,“你听到她那样的过去后,你嫌弃了你逃避了,你没有第一时间去求证她的话或者尝试开导她,你动摇过,所以你完全失去了追求她的权利!” “那你呢?”于世勋手紧握起,“如果裴欧你不知道她说的那些过去是假的,你对她的看法,会毫无改变么?” “很遗憾。”裴欧笑道,“我从一开始还真不知道她所说的那些过去是假的。” “什么?” “我听到也很震惊,但也只是震惊。”裴欧道,“但对她的印象并没有变,因为她过去给我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只是听到她那样的过去,我在意她为什么会碰上那种事。” 于世勋没说话了。 似乎没有想到,裴欧对于展倩,是那么坦然。 “我真正知道她那些过去是假的,是因为展媚跟我说了展倩离开展家的原因。”裴欧道,“她以为,我会因此对展倩改观,并远离她。” 说到这,裴欧笑意更深,“可惜了,你们告诉我更多有关她的事,我就越了解她,越了解她,我就越欣赏她。” 空气安静了。 于世勋紧紧握着手。 裴欧的话,深深撼动了他…… 于世勋不否认,这一次,自己输给了裴欧。 相较于裴欧对于展倩的上心,他于世勋显然差了一大截……因为他确实逃避过。 “是么。”于世勋看着裴欧的背影,“但裴哥你既然要跟展媚相亲了,是否能把展倩让出来,反正你根本不缺她一个女人吧?” “不能!”裴欧脸庞紧绷着,他抓起旁边一个杯子,“你不服你可以认来找我,但你如果日后再敢纠缠她,这个杯子就是你的下场!” 力度重如钢失般的手指一用力。 杯壁厚厚的玻璃杯,直接碎了! 于世勋看着裴欧离开背影,紧紧抿着唇。 裴欧警告完于世勋之后,大步走向门口,一拉开门—— 展倩站在门口。 她显然听到了裴欧在里面说的话,她看着他面色有点尴尬,“裴欧,我……” 裴欧走出去,又唰地将病房门拉上了。 “没事了。”裴欧一抓她手,“走。” 回到展倩临时的病房后,裴欧才发现她的点滴已经打完了,只有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的助理呢?” “我让她回去了。” “那算了,等下我送你回去。”裴欧转身向她走来,“你坐下,我看看你的伤。” 展倩点了点头,看着他,缓缓坐了下来。 裴欧在她身前单膝蹲了下来,一只膝跪在地上,完全不在意在她面前露出谦和姿态。 但他手刚向她受伤的手臂伸来,又停了一下。 他顾及什么似的,看了一眼展倩,“……方便么?” “……” 展倩也愣了一下。 差点忘了。 其实,他们从认识到现在,根本没发生过什么肢体接触。 他刚才抚她脸的那一下下,她都心悸了好久…… 裴欧这一说要看看她的伤,二人都觉得有点说不出的感觉,空气有点微妙。 展倩避开他的视线,脸色微红,“可以。” 手么,有什么不能看的。 裴欧得到她的允许,将她手臂上绑的纱布解开,看了一下她洁白玉臂上的伤口,缝了几针,他皱了皱眉,“伤口不算深,但有点长,这段时间你别去你报社了,好好养伤。” 不是劝告,是命令! 遂又帮她将纱布重新绑上。 展倩微微吃痛地蹙了下眉,“这个不用你说,我是军医出身,对于伤口护理知识我很清楚。” “哼。”裴欧唇角掀动了一下,“你这个女人就是不识别人好心,我说你可以借这个养伤的时间好好休息一阵,天天赶着去上班,不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