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陆白这个闷骚大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3章 陆白这个闷骚大叔

第63章 陆白这个闷骚大叔 “你!” 她背部一下僵直了,轻轻惊叫了声。 “怎么了?”他看着她,“继续?” 果然,他对女人是有直接反应的,他不是gay。 安夏儿感觉心脏跳得要超出负荷了,但现在骑虎难下,她只能继续下去。 “哼,继续就继续……” 她俯下身,捧着陆白的脸庞,去吻他的唇。 他刚从浴浴出来,他的唇有点冰凉,但他的气息却很温热。 安夏儿笨拙得吻着他,在他的唇上磨蹭半天都没有深入,是时不敢,二是进去不知如何深吻。 以前慕斯城吻她,他总是吻到一半就突然逃避了……或是抱着她没有再继续下去。 她没有回吻男人的机会。 陆白的手按住了她的后脑,从他们的唇齿间低道,“张开嘴,我教你。” 安夏儿的头发垂下,挡住了卧室的灯光,她在暗淡温和的光线中看着陆白显得深邃无比的眸子。 她轻轻张开粉唇。 陆白一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的娇躯紧紧贴紧了他,轻轻按着她的脑袋向他拉近,吻着她的唇瓣,最后舌尖探入了她的口中,轻轻翻搅着、与她的舌纠缠着,似乎他们每一个细胞都在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他的吻让她眩晕,像整个人置于一片温热的水中非常舒服,而且安心。 但就在安夏儿非常享受着他的吻时,陆白突然一个翻身,将她按在了床上。 “你……” 安夏儿一惊瞪大眸子。 “让夏儿主动,还太早了。”陆白在她耳边道,“还是我来吧。” 安夏儿刚想说什么,他又堵住了她的唇。 当晚是他们婚后,最疯狂结合的一晚。 一夜抵死的缠绵。 凌晨3点。 陆白看着没有动静了的安夏儿,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安夏儿?” 安夏儿没有动静了,像昏了又像睡着了,失去了意识。 陆白只好作罢,从她身体里出来披上浴袍。 他拿起手机发了条message给秦秘书,作为一个工作狂总裁,他还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私事推迟了半日去公司。 陆白去洗了一个澡后,又回来将安夏儿抱去了浴室。 ‘九龙豪墅’主卧房附带的浴室也是超大,一片闪耀的金色瓷砖墙壁地面,享受风格的土耳其浴室。 浴池占据了大半个浴室,放着温热的水,中间还有柱子。 像一汪巨大清澈的池水,冒着热气。 陆白将安夏儿放下水中,让她靠在池边。 取下她的假发。 假睫毛。 用毛巾试去她脸上的烟熏黑眼影、白白的粉底,取下戴在她脖子上的choker…… 她脖子白皙而长,线条很优美,戴上choker很漂亮。 卸下妆后,安夏儿纯美的脸庞白里透红,娇俏美丽。 陆白带起一丝微笑,“其实你不化妆更好看,这种短发也很适合你。” 那时他只是说她那件裙子适合长发,只是走之前跟她说了一句话,没想到安夏儿一直记在心底。 想到裴欧说过的,曾经在某程人用品店碰到了安夏儿……陆白唇边又划开一抹弧度,想不到,安夏儿会为了他,去买这些东西。 不过这个丫头今天晚上穿得那么诱惑躺在他床上,陆白有些担心,他禁欲多年……她要是天天这么主动热情,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让她每天下不了床。 —————— 第二天中午,安夏儿在陆白的房间里醒来,看着周围的房间和大大的床。 脑子三秒空白后。 “啊!” 她突然掀开被子下床,想起她昨天的引诱计划。 咯咚! 膝盖跟地面来了最直接的亲吻,安夏儿咬紧牙,跪倒在地上—— 这回不是像被车辗压了一晚上,这是全身被车裂了一回,疲软酸痛得像关节错位! “可恶……”她咬牙狞笑着,扶着酸痛的腰身,“以前不都说他是gay么,说好的gay呢?陆白这个腹黑闷骚的老男人!” 对!陆白那个29岁,比她大10岁的老男人! 她安夏儿,19岁,目前大学休中,原是安家二小姐算是个千金。 后被安家扫地出门变回了草根,随嫁了个亚洲第一有钱的男人,整天过着想向那对害她的狗男女复仇以及验证她丈夫性取向的少夫人生活,衣食无忧,住别墅开豪车,闯了祸有万能老公善后,却执意于不想19岁怀孕生孩子,目前正努力想逃避这一点现状…… 她正痛得咬牙,身后陆白的声音飘过来,“说谁是老男人呢。” 安夏儿立即全身一僵,机械回头。 “赶紧换衣服,下来吃饭。”陆白俊美高贵地环着手,靠在卧室门边看着她。 安夏儿看着床头那些安全套,抓着床沿,“那个……你说那天给我买的礼物,难道是?” 不会的不会的,陆白那么高冷清贵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开那荤的玩笑话。 陆白薄美的唇角有一点看不透的弧度,“你不是看到了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味的,昨晚索性每一种都用了一下。” 安夏儿手一滑,再次倒在地上,竟真是—— 果然男子骨子里都是狼。 哪怕是陆白这个外表禁欲的类型! “你可以选一下你喜欢哪种,以后我就让人专门买那种。”陆白还很好心地道,“所以夫人,你喜欢哪种安全套?” 安夏儿红着脸大叫,“我哪种都不喜欢!你当是买什么还问我喜欢哪种!可恶!” “那就穿衣服,赶快下来。” 陆白不理她叫嚷,高贵清远的身影又下去了。 房间外面,女佣红着脸低头站在那,“……少夫人,用午餐了,你快点穿衣服吧。” 安夏儿这才发觉还没穿衣服,忙从床上扯了一件陆白的衣服挡在胸前。 女佣见她在找衣服,说道,“少夫人,大少爷说你昨天那些衣服就不用要了,已经让我们扔了。” 安夏儿一听,“什么?扔了?那可是我花钱买的——” 要扔…… 也该由她来扔啊。 “大少爷说,你以后晚上若喜欢穿那种衣服,他会让人去情|qu用品店订做。”女佣又低着头补了一刀。 “啊!!滚滚滚滚!!”安夏儿听到这种吐血的话,抱着脑袋脸红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