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晚宴的争峰相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46章 晚宴的争峰相对!

第646章 晚宴的争峰相对! 展倩一时有些感动,回头看着他,“真的?你没有其他事?” “有,但没有在这边的事重要。”裴欧道。 展倩笑了笑,点头,“谢谢……如果我一个人留在展家,估记真的会觉得无聊,毕竟我也不想呆在展家,更不想整天看到展媚,我妈的话,她估记也不用我多陪,她有展司令。” “看得出来。”裴欧叹了叹,“展司令跟你妈感情应该很好。” “这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展倩道,“虽然我生展家的气,但也为她嫁了一个尊重她的丈夫人感到高兴。” 所以她只是自己离开展家,并没有要求让她妈妈跟她一起离开。 “一个男人若爱一个女人,自然会尊重她。”裴欧道,“你妈在展家,我觉得你没必要担心什么。” 展倩点了点头。 虽然展夫人假病骗她回来,但另一方面,听到展夫人没有生什么重病,她这个做女儿的还是松了一口气。 展倩刚想说什么,就注意到裴欧高大的身材坐在她床边沿,还用手在按她的床。 她当时离开展家时,比现在年轻好几岁,房间里的一切包括床都带着少女风格,淡蓝色调,床身比较矮的那种,地上是榻榻米…… 可裴欧的手劲有多大,她知道。 她不由替她的床担心起来。 “喂,你干什么?”展倩瞪着眼睛,“你想破坏我的床吗?” 裴欧听到她的咆哮,挑了挑眉,“不,我想测试一下,看你的床能不能躺两个人。” 展倩顿时脑子一轰,“你……你什么意思!” “你带男朋友回来,难不成还跟他分房睡?”裴欧理直气壮道,“你这不明摆着告诉你家里,你跟我感情并没有多好么?又或者他们会怀疑我是不是你男朋友,你只是带回展家作戏?” “停停停!”展倩马上制止他的说法,“谁说带男朋友回家,就一定要睡一个房间?我告诉你,你睡客房去啊,别想跟我睡一房间!” 他去她公寓过夜就算了,还跟她躺同一张床,那跟在饿狼嘴边放一块肉有什么区别! 裴欧只好将手恋恋不舍地从她床上收了回来,看着她,“你,确定不跟我睡睡看?” 展倩脸颊顿时发烫,“什,什么意思,什么睡睡看?” “就是上床。” 靠。 展倩怀疑自己的听到的,并被这个男人的直白刷新了世界观。 “休想!”她怒吼出两个字。 “真的不考虑?”裴欧再次问她,“你不是说要跟我相处一段时间看看,要培养感情?但在这其中,你不想看看你男人的性(和谐)能力么?” 简直是言语调戏她! 展倩耳朵火辣辣的,耳朵嗡嗡作响。 裴欧眼睛冒着邪光看着她,继续引诱,“若是你以后发现跟你男朋友那方面的生活不和谐,那不完了?有感情又如何……” “闭嘴!”展倩脸终于红了个透,她手指一指房间门的方向,“裴欧,你敢再不正结,就给我出去!” 网上看过再多黄段子都没用啊,男人一调戏,心理建设还是要崩! 展主编不得不认清这现实,她只是个毫无经验的恋爱专家。 裴欧眼说着就脸色突然一沉,“别这么经不起调戏好不好,又或者说,你在其他男人面前也是这样?” 一说起这方面的问题,就脸泛红潮? 可恨! 裴欧想到这,心里开始不自在,他绝不允许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现出这种媚态! “你在胡说什么?”展倩更怒了,“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像你这个色狼一样?你住嘴吧你!反正我不接受你的提议,还有,展家自会给你安排客房!你想到睡到我房间来,半夜我赐你一剪子——” 裴欧突然站了起来,逼近。 展倩心一惊。 没来得及后退去。 裴欧的脸放大地在她面前,脸庞带着一丝严肃的味道,将她逼近了墙角。 “干什么?”展倩紧张地看着他,背抵上了墙。 裴欧将她锁在身前,眼神有点阴森,“你这么想把我剪了?” “警告,警告……” 展倩想吞咽了一口口水。 裴欧突然凑近,用他们几乎是鼻尖对鼻间的距离看着她,阴险地带起一丝险恶地微笑,“你放心,你若是剪了我,我一定娶你。” 展倩正不知所以。 “让你守一辈子的活寡!”裴欧吐出一句令人大脑轰炸的话,然后伸出手指警告般地攥紧她下巴,“听明白了?展小姐?” 看着她目瞪口呆的表情,裴欧终于满意地终于手往房间外面走去。 就仿佛展倩若是那么做,就是在谋害亲夫在谋害她自己的终生幸福!他丝毫不担心! 展倩脸上烧了一会,反应过来顺手抓起妆台上一个东西砸过去,“我去,谁说要嫁给你了,你想娶姐我还不想嫁呢!靠!滚!” 房间门刚好被裴欧出上去带上,一个八音盒砸在门背上,掉在房间的地毯上! 展倩一看,以最快速度冲过去捡她最爱的东西,心惊胆战,“……还,还好没事。” 这是过去,封龙除了回忆,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他亲手做的八音盒…… 叩叩! 佣人在外面敲了两下门,“展倩小姐,吃晚餐了,司令说让你去餐厅。” “行了,知道了!”展倩嚷了一声,又仔仔细细检醒了一遍确保八音盒没事。 最后她用一块绵布小心翼翼地擦了一会,才走到妆台前,安放好。 —————— 今晚展家的晚宴很隆重。 餐桌边,陪了展司令和展夫人,便是展倩和展媚,以及这一趟来到展家的裴欧。 军人的家庭,不比奢侈的一流豪门尽量夸张和豪华,但规矩和礼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上菜的厨师,都是身姿笔挺,迈着军步。 四名厨师将晚宴的菜肴上桌后,一一揭开盖子,对餐桌边的主人家和客人礼了一下,一句话不说,又尽数退了下去。 警卫员守在餐厅门口,佣人候在餐厅旁边。 亮堂的餐厅中,展司令换上了正统礼仪军装,而裴欧也换上了军装,展司令拿起酒杯,“裴上校,欢迎你这回与展倩来展家,我代表展家对你的到来表示荣幸,也对你父亲裴将军表示问候。” “展司令客气了。”裴欧靠在倚中,既然面对这个军界人人忌色的展司令,他的架子依然大得令人难得招架,“我是晚辈,该我敬你,不过你对家父的问候我一定如实传告他。” 说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旁边刘中校候在一边,看到裴欧的态度,脸上掠过一丝不满。 因为就算其他人的人来了,对于展司令也不也如此不讲究,跟展司令敬酒都该站起来。 但展司令与展夫人显然知道裴欧的为人,并不能对裴欧表现出不满。 “不,裴上校既然是以展倩的男朋友身份过来,客气的礼节就免了。”展司令道,“晚宴桌边的酒饮文化也免了,随意些就行。” 展夫人微笑道,“对,就当是一家吃饭吧。” 此时解围,也为展家不好跟裴欧计较而找的理由。 旁边展倩道,“他平时自在惯了,毕竟在s城,没有几个人能让他敬酒,如果爸妈你们若是在意的话,下回我和他不回来了便是。” 一边说着夹了些她面前的菜,很久没吃过展家的饭菜了。 旁边展媚哼了一声,“姐姐,你离开展家几年,难做人最起码的礼仪都忘了吗?爸妈都没有动筷,你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展倩手一停,一个漠然目光缓缓朝她看来。 “这若传出去,司令的千金连一点餐桌礼仪都不懂,只怕人家会笑话展家的女儿没教养吧?”展媚语气刻薄的讽刺。 “媚媚。”展司令沉下脸,“这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晚宴,破坏家庭气氛的话就不必说了。” 展夫人看向展倩,唇动了唇。 展倩筷子一放,“那真是不好意思,我离开展家几年,也自 惯了,这些繁文缛节一时还真是没有顾忌太多。” “但我想。”展倩冷笑了一声,“凭一个人的餐桌礼仪就可以否定一个人的话,那是否太片面了,一个出身贵族的人渣他的餐桌礼仪也会非常好,一个心怀鬼胎的大家千金她的餐桌礼仪也会好,展媚,你说是么?” 这话含沙射影! “姐姐什么意思?”展媚眉眼微冷。 “没什么意思,作为姐姐,教你一些道理。”展倩不客气道。 裴欧无声笑笑,喝酒,但他就是喜欢展倩的这股辣劲! “展倩,你们两人都别说了。”展夫人马上阻止她们,“裴上校好歹是第一次来展家,你们不想着会惹你们父亲生气,也不能让裴上校看了笑话吧。” “不,还好还好,随意。”裴欧轻松地道,“我不会在意这些。” 展司令脸也沉了,展倩与展媚现在不和,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在晚宴上吵起来,还是一向知书达礼的展媚挑起的—— 虽然展倩也有失礼之处。 “展倩,我说过这是我们一家的晚餐,你随意一些我不会生气。”展司令道,目光扫过展媚,“但是媚媚,你为你刚才说过的话,向展倩道歉。” “什么?”展媚脸上微急,但意识到在裴欧面前,又将情绪压了下去,“爸,我只是看到姐姐将展家的规矩都忘了而着急,身为一个司令千金,若是传出去——” “切。”展倩不想想笑,“不就是一顿饭么,就因为我先夹了菜,就要传出去给展家丢脸了,是展媚你小题大作呢?还是唯恐找不到我把柄?” “倩倩,你也少说两句。”展会夫也发话了。 “姐姐你一句句都在针对我,是几个意思?”展媚在展家面前,都亲切地称呼展倩,“细节透露一个人的人品,我只是在提醒姐姐你……” “这么说吧。”展倩一向有话就说,心里藏不得半点憋屈,“如果这么一点小事都传出去了的话,我想这个消息散布者,一定是你吧。” “展倩,你别血口喷人!”展媚脸色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