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他有做避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5章 他有做避孕

第65章 他有做避孕 安夏儿看着他转过去的背影,一着急跟上去,“陆白,你听我说。” “夫人昨晚的主动,我非常受用,很期待你下一次会用什么办法勾引我。”他停了下来,侧脸上浮起他微勾的唇角。 听着他凉薄的话,安夏儿心里微微有点抽痛。 陆白离开了‘九龙豪墅’。 安夏儿万没想到她与陆家的一个电话,让她和陆白陷入了这么僵的局面。 陆白走后,她将那盘咖喱饭端下去了,坐在客厅发呆。 “少夫人,大少爷去公司了。”魏管家在旁边道。 “哦。” 安夏儿应了一声。 继续发呆。 魏管家也觉得够呛,明明他们这几天还相处得这么融洽,昨晚还……结果刚才陆白端着饭上去给少夫人,下来就冷着脸走了。 以他服侍陆白多年的经验,他们大少爷和少夫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大少爷才这么生气地走了。 “虽然不知道刚才大少爷和少夫人你在上面说了什么。”魏管家顿了一下,“或者发生了什么突然的事,但我们从未见过大少爷对哪个女人这么好,你不应该惹他生气。” 安夏儿失魂似地背靠在沙发上,“就那么肯定是我惹他生气么?” 魏管家对他们大少爷很有信心,“不可能是大少爷惹你生气,他比你大那么多,他也不会闹什么。” 安夏儿,“……” 是……么? 两个女佣也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看着安夏儿。 魏管家劝道,“少夫人,你应该马上打个电话去跟大少爷道歉,至少应该尝试一下。” 虽说照陆白刚才出去时的那个脸色,绝不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 安夏儿抿了抿唇,“不用打了,没用。” “少夫人,你到底……” “我刚才接到了一个陆家人打来的电话。”安夏儿道。 “难道是……” “上回把我带去南湖公园茶庄的人。” 魏管家沉默了一下,脸色一下凉了,她跟陆老联系了? 半晌,魏管家看着安夏儿的目光带了些责怪,“怪不得大少爷会那么生气,上回大少爷应该告诫过少夫人,让你不要再跟陆家的人有任何联系和接触吧。” 安夏儿抱着膝,“都说不是我了,是那人打电话给我的。” “那结果还是一样不是么,你回应了陆家那边。”魏管家道,“想来,陆家那边最关心的莫过于你与大少爷婚姻的真实性,以及外界对大少爷性取向的传闻吧?” 安夏儿呼吸微颤,“他想知道陆白的性取向……” “少夫人,既然你跟大少爷是协议结婚,那你就该做好你份内的事。”魏管家冷道,“无论大少爷喜欢男人或是女人,你都必须做好你陆少夫人这一角色;而有些事,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履行!” 魏管家家说得很强硬,虽然这也是铁定的事实。 安夏儿没有说话。 “而大少爷跟陆家那边的事,不是安小姐你能想象的,他没有跟陆家解释他性取向的事自有他的原因。”魏管家道,毕竟大少爷在陆家是有未婚妻的,陆家若早知道他性取向没有问题他可能就要娶另外一个女子。 管家叫她安小姐,安夏儿苦笑,这是在提醒她她以前是什么身份,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陆白给的么? 安夏儿看刚才陆白给她端上的咖喱饭,“……我只是不想这么小生孩子,我问过他的,想找他商量。” “如果是这个问题,我想大少爷早就应了你的要求。”魏管家道。 “……” 安夏儿眸光一下睁大,什么? “上一回大少爷和少夫人你同房的一个星期,他每天吩咐让你喝的水,是避孕的。” 安夏儿眸心一下颤动起来,那水是避孕的? “而大少爷前几天让人买了安全套回来。”魏管家道,“他如果真的执意要让你尽快生下孩子,他会去买安全套么,少夫人,是你自己没有看到他所为你做出的。而你却背着大少爷跟他最不喜欢的陆家联系。” 安夏儿眸心发颤了—— 想起刚才在他卧室时她问他送给她的是什么礼物,陆白看着那些安全套说, 所以他真正的含义,是答应了她可以暂时不生孩子? “少夫人,你自己安静想一下吧。”魏管家与两个女佣冷冷地离开了大厅。 安夏儿坐在安安静静的大厅,眸子缓缓变红了,似乎连空气都生出一抹悲伤来。 **** 之后的三天,陆白再没有回浅水湾,连晚上也没有回来。 电视新闻上,这几天关于帝晟跨国集团的商业新闻很轰动,帝晟集团在陆白的策划下,以200亿的天价收购了欧洲大概十家著名的网站和科技公司。 商业频道上的主持人在隆重解说着: “帝晟集团这阵子的势头非常猛,陆白在特约记者的采访中回应说,帝晟集团会大力发展科技研发这一块,开发帝晟品牌的智能全息手机,也欢迎世界各国的科技天才加入……” “这个消息一发出,迅速震惊了整个世界商界和科技领域!” 安夏儿隔着屏幕,都感觉到陆白的了不起与强大。 他强大得好像跟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无法想象是她法定上的丈夫。 魏管家在身后也看着投影在空中的电视画面,“少夫人,大少爷并没有说你必须呆在‘九龙豪墅’,你想去哪可以随意去。” 安夏儿无动于衷道,“下雨呢,哪也不想去。” 窗外,细雨绵绵,朦胧了s城这座国际大都市。 “也许你可以想想,怎么跟大少爷打个电话道歉,取得他的原谅。”魏管家又看了一眼她。 “我为什么要打,我又不欠他。”安夏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微微垂着头,“我跟他是协议婚姻,其实这些婚前婚后的协议都是他单方面所定下的吧,所有的解释权都在他手中,我做了他不喜欢的事,他可以对我用冷暴力。但我不喜欢的事,跟他商量,未必就能取得他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