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他是无人敢惹的军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59章 他是无人敢惹的军王

第659章 他是无人敢惹的军王 展倩说完大步往车门走去,警卫看到她走来,打开车门。 “放心吧。”身后裴欧露出了他一贯耀眼笑容,大步走来,“这个世界上,能让这个国家第一军王我裴欧死的人估记还没出现。” 他戴着手套的手往展倩肩上一搭,送她上车。 展倩怔了怔,点头上车。 砰! 车门直接在裴欧面前关上。 裴欧手僵在空中,看着闷着张脸的展倩,“我说,你都答应跟我订婚了,还在意这点肢体接触做什么。” 车门又开了。 展倩瞪着他,还是红润着眼睛,“是,我答应了跟你订婚,所以以后你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或者你不信承诺死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砰! 车门又在裴欧面前关上。 裴欧尴尬的笑容再度凝固在脸上。 半晌,他摸了下鼻子,“放心,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裴上校。”一个警卫走到他旁边,提醒说,“展司令说必须在八点之前将展倩小姐带回去。”所以麻烦快点走吧,别在这跟展倩小姐闹了。 裴欧的态度向来悠然自得,以泰然自若的态度解决万事。 更何况展倩答应跟他订婚了,他心里早乐开了花,更不急了。 他扫了其他警卫一眼,“行行行,走吧。” 裴欧绕到车门另一边,拉开车门上车了。 车上,展倩一车没说话。 …… 帝京司令府,展家。 几辆车刚一回来,展司令就已经等在了展家大门外,眼睛深沉地凝视着他们,严峻的脸庞上同时又似乎微微稍了一口气。 刘上校在旁边说道,“司令,早说过你不要担心,展倩小姐肯定会以大局为重,不会真的弃展家于不顾。” 展司令没说话,但脸色好看了一点,“她就是不回来,我也会让人把她抓回来,她既然还姓展,就是展家的女儿,展家的儿女不能只顾私情。” 言语处,透着一个中央军区的司令威严。 “是,司令。” 前方,几辆展家专车停下后,警卫快速从其他几辆车上下来,上前打开前面那辆车车门。 “裴上校,展倩小姐,到了。”警卫道。 裴欧和展倩从车门两边下来,展倩身上披着裴欧的外套,裴欧一身黑色高领毛衣,二人一个高大帅气,一个高挑美丽,cp感满满! 二人走到展司令面前,还没开口,展司令便出声了。 “回来了。” 沉沉的声音。 展倩看着眼前这阵势,撇开脸不回答。 裴欧笑道,“展司令人也未免太担心了,还在外面等我们回来?” “没办法。”展司令看向展倩说,“毕竟跟裴家联姻,最初是中央这边所提出的建议,但订婚也是我的提议,我的女儿要是一走了之毁了这场联姻我有百分之百的责任。” “哈哈。”裴欧笑得风雅,“展司令你这个父亲还是重任在肩啊,用心良苦,不过放心,展倩答应会跟我订婚。一切如常进行。” “那就好。”展司令松了口气,对展倩道,“既然你想清楚了就行,你这两天去你战友家那边的事我知道,你妈这两天也在担心,去看看她吧。” 展倩什么话也没说,穿着裴欧的外套直接从展司令旁边经过。 裴欧看着展倩背影,对一脸严肃的展司令道,“展司令,女人嘛,做男人的多担待点,容着点她们的脾气就好。有什么事我们谈吧。” “裴上校对展倩有这个心,我就放心了。”展司令与裴欧向别墅里面走去,一边说道,“虽然展倩是我的继女儿,但我让她跟你订婚,自然也希望你能对她好,你能让她幸福,不然我也无法向她妈妈交待。” 回到大厅后,警卫都留在了门外,只有刘上校跟了进去。 宽大的大厅,暗红木的家具,复古沉香。 开国领导人的肖像挂在壁画上的位置,以及气动山河的八骏图,神圣的国旗,装饰出这个司令府的庄严与威武。 裴欧和展司令坐下后,下人马上上茶。 展司令端起茶杯,“裴上校,裴家的人和裴将军大概明天会到帝京,一起出席你和展倩的订婚礼,届时还有帝京的政要人物,国内的高级军官,都会过来,到时你和展倩的订婚礼势必会全国瞩目。” “是,司令。”刘上校道,“还有军事媒体,赞助军方的企业公司,商界的一些代表也会过来。” “嗯。”展司令点了点头,“裴上校,听说帝晟集团的那边,裴家以你的名义发了请帖过去,但不是听说陆白这阵子跟他的妻子去度蜜月了,他那个帝晟集团的总裁会过来?” “陆白,肯定是不用想了。”裴欧放下杯子,笑道,“现在就是国内有天大的事,哪怕是商界发生巨大的动荡也别想把他叫回来,毕竟对他来讲蜜月是最大的事情,只要帝晟集团有代表过来了就行。” 展司令点了点头,“不错,想那个陆白也不是那么好请的人,其实我倒不希望来太多商界的人。” “哦?”裴欧看着他。 其实裴欧自然明白这个展司令的想法。 毕竟中央这边,是不能严格规定不能从商的,跟商界的人过多接触只会有麻烦……当然,一些赞助军方的企业展家自然是要请的。 但裴欧是例外。 华南军区的权势过硬,裴欧出入商界的事已经成默认的事实,中央不敢出面干涉,更是不敢让人查裴欧。 “这些都是小事,宴会、酒会、还是礼婚类,只要按规章举办就行了。”作为中央都不敢管制无人敢惹的军王,裴欧语态轻松地道,“裴家的人明天过来,这我知道,不过另一个问题,展司令你有什么看法?” “裴上校是说下午,展倩在外面遭人行刺的事?”展司令显然从裴欧这得知了这件事。 “当然。”裴欧道,“敢动我女朋友,那是寻死,但展司令,你们展家的女儿遇到了这种事,我想你不会容忍吧?” 他手指划着杯沿,眼里一抹阴鸷闪过。 “哼。”展司令站了起来,眼里露出一丝寒意,“还有什么人,想来也是我的敌人,我展某领军这么多年,在军界树敌无数,打击的境内境外犯罪也无数,想必是一些跟我过意不去的政敌,亦或是被我下令逮捕过的罪犯前来报复吧。” 裴欧道,“如果是这样,还算好。” “裴上校有别的看法?”展司令侧头看向裴欧。 “那个人我让人扣下了。”裴欧眼底肃杀之意闪过,“送给警方估记也审问不出什么,这两天我会用尽一切手段撬开那个人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