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我们是绝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73章 我们是绝配!

第673章 我们是绝配! “……” 展司令发现,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不想说这话。”展夫人紧紧地握着手,“展媚一直都不看惯我们母女来到展家,她从小要倩倩的东西,长大了要倩倩的男人,每次都打出她母亲死了需要特别关心的人情牌……而你这个做父亲的,也是每次都应允了她?” 旁边展媚一听,“爸爸你别听她的,她想要挑拨我们父女!” “你闭嘴!”展司令冷道,“她是你妈。” 展媚立即没声音了。 只是死死地咬着唇。 展夫人没有理展媚,只是对展司令说道,“你别忘了,倩倩也是从小失去了父亲,她有没有想过就要得到特殊对待?” “这件事是我错了。”展司令看着展媚,知道是自己一直以来太过纵容这个女儿了。 “今晚的话,你不但要给倩倩一个交待,也要给我一个交待。”展夫人身着一身孔雀绿的旗袍,说完端庄地离开了展司令书房。 展夫人是第一次跟展司令摊开牌讲展媚的这件事,并且要求追究。 展夫人走后,展司令走到展媚面前。 “不,爸爸。”展媚摇着头,“我没有,是他们冤枉我……” 她哭泣的样子,跟她死去的妈妈一模一样,那样地让人怜惜。 每每看着展媚,展司令坚硬的心便会软下来,想到她死去的妈妈。 从而让展媚在他的百般纵容和娇养中长大,她美丽文静,聪慧优秀,但得失心也重,好胜心极强…… “你没有?”展司令看着自己的亲女儿,“你如果没有,那同不同意叫警方过来,让他们检测一下宴厅后台的电脑有没有你的指纹,看你有没有动那边的电脑?” “……” 展媚眸子颤烁着。 见展媚犹豫,展司令的脸立即沉了下去。 他很希望听她说同意,可他等了半分钟,展媚也没有同意。 作为一个司令,阅人无数,如果这点表情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就不用带兵了。 ——是展媚做的。 他痛心地看出来了。 展媚唇抿了抿,又张开,“爸爸,难道你就那么希望,让展倩和她妈妈为难我么?” “你这话,我可以当作是你承认了么?”展司令道。 “……”展媚紧咬着唇,眼中泪水打滚。 “你知不知道!你险些就破坏了展家和裴家的联姻!”展司令突然吼叫起来,带着他所有的愤怒,“你嫉妒展倩你再不喜欢她,你怎么能拿裴家的将来开玩笑?你知不知道这是一场中央都注视的军事联姻?你知不知道差点出大事了!” 展媚突然抬起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原先要跟裴欧联姻的人是我!是我!” “但裴欧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展倩!”展司令怒道,“你为什么就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你硬是要去跟她争?你有那么多的追求者,你为什么一定要跟展倩去抢裴欧?” “因为她妈妈抢走了我的父亲!”展媚眼泪直流,“如果不是她妈妈出现,你当年就不会冷落我妈,我妈就不会在医院郁郁而终!” 她就这一个父亲,她无法去恨她的父亲。 她只有将她有的恨,移到展倩和展夫人身上! 展司令听着这个一向懂事的女儿说出的话,脸色乌黑,久久才说出句话,“我一直都不知道,你是这样想……” 展媚哭得脸上都花了,“你以为我愿意叫她妈妈吗?我根本就不想叫那个女人,我希望她们母女离开展家!” “你住嘴!”展司令道,“展倩妈妈对你不薄……” “我不要她对我好。” “你小时候生病发烧,是她抱着你,是她关心着你。” “谁要她关心我了,她和展媚只想霸占我的家,霸占我的父亲……” 久久,展司令悲痛欲绝,“她给你的是母爱,可你回报她的是恨,是我对你疏于教育了。” 展媚泣不成声,雪白的脸上被泪水烧得红通通的,瘫坐在地上,“我恨她们母女,她们在这个家一天,我就会想起我死去的妈妈。” “你住嘴。”展司令又怒道,“展倩父亲也死了,为什么她没有变成像你这样?” “不要拿我跟展倩打比!”展媚又突然叫起来,“她根本就不是展家的女儿,她也不是我姐姐!我还以为她五年前离开展家后不会再回来,谁知她现在又回来了,还抢走了我喜欢的裴欧!” 展司令高大地站在她面前,可怕地看着她,“所以……你就想雇人去杀了她是么?” 空气一冷。 安静了。 展媚眼睛也定住了,只是眼泪一直掉。 “裴欧已经在你过来之前,将他对你的怀疑告诉我了。”展司令刚硬的脸上露出一丝痛心神情,“媚媚,他根本不信你会将今天的事息事宁人,所以刚才已经先过来告诉我了,但你果然不出他所料。” “不……”展媚眼睛大大地睁着,“他们根本没有证据,我没有让人去杀展倩。” “我还是那句话。”展司令道,“你说你没有雇人去杀展倩,那你是否同意,我让人着手调查这件事?” 展媚眸光,再一次停住了。 连哭声停了。 展司令再次从她的反应中,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我无法想象。”他合上了眼睛,悲痛叹息着,“我身为一个中央军区的司令,领兵上百万,我的世界里只有保家卫国和保护社会的安稳,可我的女儿身为一名出色的军医,却去勾结罪犯想杀她的姐姐……” 展媚突然跪着爬过来,扯着他的衣袖哀求,“不,爸爸,我是你的亲生女儿,爸爸你不能让人查我!” “你是在陷你父亲于不义!”展司令突然睁开眼睛,冷喝,“你若是被查出勾结罪犯意图杀人,你要上军事法庭你知道吗?而你父亲我也将受到牵连,很可能会被中央撤下这个司令之位!” “爸爸,我只是太恨展倩了!” “你恨她你就可以杀她么?”展司令大叫着,“你恨她,你就可以拿展家和裴家联姻的事开玩笑么?你是我展司令的女儿,你心肠怎么可以如此歹毒?怎么能这么不顾全大局!” “我有她展倩恶毒吗?”展媚抬起那只被展倩打断的打着石膏的手,又指着自己的脸,“你看她都把我打成什么样了,还敢说是我自己摔的,她展倩不过也就是在你们面前装好人,背地里使阴的小人!一个卑鄙的女人!” “你在她面前放出封龙的照片,还意图搅乱今晚的订婚礼……”展司令喝斥道,“如果她打你一顿,这件事就算完了的话,那就太好了。” “不,爸爸,你必须为我出气!” “你还想出气?”展司令气到无法相信,“裴欧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有将你雇人刺杀展倩的事捅出去,你该庆幸今晚他跟展倩的订婚礼没有被你打乱,不然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将会是裴欧!这次订婚若是出事了,你也害了展家!” 似乎也不愿面对这个令自己伤心的女儿,展司令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书房。 外面刘中校在迎候着他,“司令……” “通知军区,从明天始,摘下展媚的军衔以及撤销她的职务。”展司令道。 “……是。” 刘中校执行军令。 书房里面,展媚眼泪断线望着展司令的背影,“不,爸爸,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还记得我死去的妈妈吗?你不能这样对我……” 展家与裴家联姻订婚的这一晚,前半夜星光璀璨,后半夜惊心动魄。 *** 房间里的气氛,暧昧,迷离。 裴欧从展家下人那边拿来了药,一点点擦在展倩脸颊的伤痕处,那是被展媚抓了下的地方。 裴欧手指上的力量很轻,展倩坐在床沿边,他拖过一张单人椅在她面前,像抚摸般地一点点触抚着她脸颊上的那道红印子,尽管这道伤算不上很重…… 可他偏偏擦得很暖昧,像一点点撩起火花,温热的体温顺着他的手指传递着。 “还痛么?” 裴欧近距离,魅惑地看着展倩的眼睛。 他的气息几乎是喷在她的鼻息。 浓烈而有些奢贵的雄性荷尔蒙,撩拔着气氛,拔弄着她的心弦。 “不……”展倩睫行扇了一下,垂了下去,“还好。” 她也不是什么忍不了痛的人。 再说只是被抓了一下罢了,这点不足一提的皮外小伤,她也没喊过痛。 “你,不是同情展媚么?”展倩问他,“你当时听到我在她房间里打她,看到我那么恶劣的一面,你现在有没有对我很失望?” 裴欧抚在她脸颊上的手指停了一下,看着她。 “或者……”展倩很想知道他是怎么看自己的,“知道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善良,你有没有后悔认识我,让我当你女朋友,以及和我订婚。” 裴欧既然会看上她,那多少自己是有吸引他的地方吧。 “不巧。”裴欧道。 “……”展倩的心微微悬了起来。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裴欧英俊的脸庞上,黑眸带着夜一般的鬼魅瑰丽。 “……” “所以我们是绝配。”裴欧眼睛从她的眼睛里移到了她的唇上,“你主呢?” 展倩看着她,眼睛一时定住了。 她为裴欧的话感到惊讶。 跟他不熟之前,只觉得这个风流的男人十分恶劣,但似乎——之后裴欧每次都会给她意外的认识。 “是么。”展倩低下了头去,唇边带起一丝笑,“嗯,确实,我确实不该去该担心,你裴欧从来也不是什么大好人,你的行为也许会比我更恶劣。” 是的,如果有人惹了他,估记他的手段会更可怕。 “你这样想就行了。”裴欧往后靠去,高大健实地身材即使是穿着西装,也掩不住他的性感与风雅,“再说你刚才说什么话,我同情她?同情一个企图让我未婚当场崩溃,以及差点搅乱我订婚礼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