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暗隐的军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75章 暗隐的军王

第675章 暗隐的军王 “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哦。”安夏儿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裴欧人挺好的,他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风流浪荡之类……我觉得,那可能是他的表情。总之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的好吧?” 展倩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这阵子跟裴欧接触以来,我也有这种感觉。” “所以,他们呈现出给外界的形象,只是其中的一面吧。”安夏儿道,“只要他们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有真心,有对我们好,有责任有担当,就行了。” 展倩轻轻带起微笑。 是的,只要他对自己真心就好了。 她想起裴欧在她的公寓过夜,将枪交到她手里的事,以及他在今晚订婚礼上的表态,说会尊重她,爱护她,并且还利用媒体告诉其他喜欢他的女人,说他有未婚了。 心,像被什么温暖了。 而这个给她温暖的人,是裴欧,她现在的未婚夫。 “嗯?展倩?”安夏儿听她没有声音,“你还在听么?” 展倩回过神,哈哈一笑,“陆少夫人,你现在真是成长了啊,对男人有这么深刻的看法了?那你很棒哦,以前都是姐开导你了,现在都能来开导我了,这果然嫁了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电话里安夏儿尴尬了一下,也笑起来,“啊哈哈哈,我也只是说出我的见解嘛,你看,上回我就说你注定与军人有缘份,现在展主编你已经和裴欧订婚了,看来这是真的嘛,展主编你以后可能像你妈妈一样是注定成为将官夫人的!” “得了。”展倩一接到好友的电话,心情说平复了,“我现在也只是跟他订婚,如果他对我会继续好下去我就他继续处下去,如果我看到他还跟哪个女人传什么花边新闻,我立即甩了他!” “甩?”安夏儿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知道你能耐,但是劝你不要有这个想法,还是往好的地方想啊,裴欧既然选择了你那凭你是甩不了他了。 “什么?”展倩皱起眉,“喂,你丫站哪边说话呢?” “当然是站你啊……好了不说了,陆白来了,再次祝你们订婚愉快哈……嘟、嘟、嘟!”电话那边安夏儿就这样匆忙挂了电话。 展倩听着电话里的盲音,一手叉着腰,抿着唇。 啥叫她甩不了裴欧? 裴欧是霸道蛮横,但他若敢对不起她,看她敢不敢甩了他! 但展倩突然意识到他们才刚订婚,又马上呸了两声,“呸呸,不能说不吉利的,我今天才刚订婚呢说什么甩不甩的。”裴欧知道她的这个想法,肯定不会放过她! 当时裴欧与她十指相握,向记者举起手。 展倩缓缓抬起手,看着她右手中指上的订婚戒指。 这是对戒的款式,表面柔和的磨沙铂金,中间镶歆着一颗钻,如星辰般闪亮奢美。 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展倩唇角又缓缓带起,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对未来带着美好的憧憬。 是的,要往好的方向想。 可能是跟安夏儿打了个电话的原因,展倩当晚睡得很好,连睡着时,唇角都是上扬的。 …… 裴将军和裴夫人被安排在展家最大的客房,外面守卫众多,保护着这个国家重点军区的领导人。 当晚裴欧过来后,裴将军和裴夫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高大严肃的裴将军站在客厅中,他的副手傅鸿站在他旁边。 “这是在等着我?”裴欧一进来,便笑看着他的父母。 “少爷。”傅鸿向他敬了个军礼。 “裴欧,你来了。”裴夫人和颜悦色上去,一点也没有责任的意思,“怎样,听说展倩小姐跟展家那个二小姐,闹了什么矛盾,展司令连夜在审那个二小姐?那事情都解决了。” “他一定会解决。”裴欧说道,“总之今天的事连累不到展倩,你们放心吧。” “那就好。”裴夫人松了口气,“当时在宴厅,展倩小姐看到那个警界英雄时的脸色,确实不太好,我一直担心会出什么事呢。” 裴欧解开西装的扣子,在旁边坐下,接过警卫送上来的茶,“在我裴欧的眼底下,能出什么事,什么事也不会出。” “你是有本事。”裴将军道,“裴欧我也不否认你的本事,但这是帝京,这里高官遍地,到处都是军区军官,不可轻敌!” “行了。”裴欧一副慵懒地回复着他父亲的话,“裴将军您就是太谨慎了,这里是展家,不是战场。” “官场,名门,往往是功利心最重的地方。”裴将军道,“面对这些人,比起战场更不能掉以轻心。” “好。”裴欧附和地点头,“我接受你的教导,行了吧,裴将军。” 裴将军眉一皱,“你这是什么态度……” “行了,都少说两句。”裴夫人劝着这对父子,“这里是展家。” 裴夫人简直难以相信。 裴欧和他的父亲相互信任,却又相互呕气,就像从没对过眼一样。 裴将军这才沉下一口气,但还是黑着脸。 “不就是怪我今晚没出去接你们?”裴欧道,“我当时是和展倩在一起好吧,跟我未婚妻培养感情,难道不重要了?我这不来看你们了?” “原来是这样。”裴夫人在裴欧旁边坐下,“那你做得也对,我看展倩小姐也不是好追求的人,上回你带她回裴家时,我一直都担心她不喜欢你,是你强迫人家跟你回家的,你们既然订婚了,是该多培养感情。” “不愧是我妈。”裴欧回头给了裴欧一个赞许的目光。 裴夫人不由好笑,“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只希望你这次以往那般花心,如今人家展倩小姐是跟你订了婚的,你好好待人家啊。” 裴欧只是叹气,喝茶。 “行了,闲话到此为止。”裴将军打断了他们的话,“今晚叫裴欧过来不是说这些。” 裴欧知道裴将军要说正事了,将杯子放在一边,“行,请问裴将军有何指教。” “今晚你在订婚礼上没穿军装的事,我就不过问了。”裴将军道,“但现在裴家与展家订婚了,你也得保持警惕,哪怕华南军区与中央军区他日有珠联壁合的一天,华南军区也要保持优势,不能失去主导地位。所以,我们手中要掌握更多的军权,兵力、信息、科技。” “这个不必担心。”裴欧说道,“有我裴欧在一天,谁也不敢动裴家。” “那趋着你跟展倩小姐刚订婚,你尽早派人打入中央军区内部,以及中央军委。”裴将军道。 “这个不急一两天。”裴欧说道,“反正裴家要跟展家联姻的话,那就相当于我们对中央靠拢了,随便找一个堂皇的理由调派人手到中央军区互动,就行了。” 裴将军皱眉,“你不急,可能中央军区现在已经开始派人打入我们内部了。” “裴将军。”裴欧抬起头看着裴将军,眼睛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坚毅果敢,“别忘了,华南军区的最大指挥权现在已经交到了我手中,在外在家你是我父亲我听你的,但面对军区的大事,也请你遵得并相信我的意见?” 有一点展司令猜得没错,华南军区最大的军权确实不在裴将军手里了,而是在裴欧手里。 “……”裴将军看着他,没说话,眉宇皱得更深。 但裴将军将最大指挥权交到裴欧手中,是有原因的,一来他上年纪了身手大不如从前,二来是如果他被对头或他人暗杀,华南军区也不会乱,因为他儿子裴欧才是最高统帅! ——可以站出来主持大局! ——裴欧是名副其实的军王! 这是华南军区的高级将官才知道的机密。 久久,裴将军才道,“你打算怎样?” “我自有安排。”裴欧眼神深沉,“你觉得我是那种肯委于他人之下的男人?” 裴夫人看向裴将军,轻轻点头,示意裴将军放心。 “我是要成为一国军权最大的男人!”裴欧站了起来,“即使是与中央军区联合,这也不会影响我的目标,相反,和展倩订婚,也是我打入中央内部的一个机会。” 他一向含笑带魅的眸子,冷肃了下去,犀利地望着复古的窗扇外面。 客厅周围,装了至少三个电话监听干扰器,所以即使他们在展家也可以谈话,不用担心被人监听。 最后裴将军道,“那你应该尽早将陆白那边的记忆器弄到手,那个东西迟早会成为最高科技的军事产品,华南军区决不能错失了先机。” “呵。”裴欧笑了笑,回头道,“我说,你们以为陆白能把记忆器卖给我们?还能弄到手?” “什么?” “那个记忆器的项目,我只能跟陆白合作。”裴欧道,“最后帝晟集团以赞助军方的方式,同意我们使用。” “那为什么陆白现在都没有将开发了记忆器的事情公诸于世?”裴将军皱眉,“那对于他来讲,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商机,掌握了更高的科技。” “陆白有他的考虑。”裴欧眉心轻皱,“作为他的朋友我也不好催,这件事你们就少操心。” 作为科技界的第一总裁,陆白的心思很难猜透。 第二代的ds智能手机都要上市了,大型虚拟真人游戏也快测试完成,帝晟集团产品逐渐覆盖全球成为全球第一智能品牌,但陆白就是没有谈起那个记忆器的事情。 ——似乎那个千亿总裁并不想提记忆器的事。 …… 裴欧没有忘记展倩的话。 晚点再去看她! 所以当晚展倩睡着后,裴欧大半夜又回到了她的房间,坐在她的床前看着她。 “……”但看着已经睡着的展倩,裴欧有一种被忽悠的心情。 房间里没有开亮,今天的是圣诞节,外面红彤丹的灯火从窗帘缝隙中照进来,裴欧坐在床前抽了一根烟,烟头的火在昏暗中闪烁着,烟雾轻轻飘着。 “你不是说,让我晚点过来?”裴欧阴森地道,“你一个人先睡了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