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睡在她床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76章 睡在她床上!

第676章 睡在她床上! 展倩睡得太熟,一个回应都没。 房间里暖气十足,她穿着真丝的睡衣,洁白圆滑的肩头露在被子外面,看着裴欧咽了一口口水。 他多想在这个圣诞夜,订婚夜的这晚,和展倩缠绵个通宵—— 这绝对是个非常浪漫过瘾的事情! 可偏偏。 这女人竟睡了! “我赶急着过来了,都准备好了,连套都拿来了。”他两根手指夹着一个前两天在外面买的安全套,眼神生气地说,“你现在再给我玩先睡了的游戏?” 最后他将烟头往旁边一杯子里拧灭,狠道,“你就是睡着了,也得跟我一晚!” 他在s城虽答应过展倩会先得到她的同意,但今晚他们在他房间里差点擦枪走火,这个女人可不就是准备好了跟他发生一切了么? 裴欧脱去西装,抽下领带,脸色发冷地向床上的女人走去。 展倩正沉浸在一个美梦之中,平时工作压力大的她梦到了一个游乐园,漫天升着气球,到处都是穿着玩偶衣服的人走来走去,真是一个可爱的梦! 突然,一个人走到了她面前。 她回过神,发现是一只狐狸。 展倩瞪大眼睛,认出,“啊!你是尼克!” 展倩虽然是一个女白领,但其实她非常《疯狂动物城》,并且视那只叫尼克的狐狸为最佳男友榜样! 尼克点了点头,伸出手似乎要邀请她做什么。 “不不不,让我先采访一下你!”展倩在梦里也不忘发挥一个媒体人的精神,激动地说道,“请问你们这是什么二次元主题乐园么?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扮动物出现么,请问你的毛怎么做得这么逼真……” 但梦就是梦,不会查觉到自己为什么在那,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尼克狐狸点头,用狡诈又可爱的眼睛看着她,然后一把拉起她的手往游乐场那边而去。 于是,展倩在梦里疯玩了一整晚,过山车、碰碰车、摩托飞车……各种上下翻转,玩到腰酸背痛,浑身疲乏,又痛又累又快乐! 第二天展倩迷糊地醒来,微微睁眼看了看头顶的天花。 “竟做这种梦,真是幼稚。”清醒过来的展倩,无语地吐槽自己,“哎,几点了,我要起来了……” 身体一支撑起。 “啊!” 腰部酸痛地又瘫了下去。 熬个通宵排报纸版块也没这么累啊,而且不可描述的地方还有点异样感……胀胀地,痛痛地,来大姨妈时有所扩张的感觉。 手机传来微信信息的声音。 展倩瘫在床上,反手在枕头周围摸来摸去。 一只手准确地拿起她的手机,放到她手里。 “哦,谢谢。”展倩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打开微信。 是《知星》报社的助理发来的: “真是懂事。”展倩为自己教出来的助理感到无比自豪,“回去给大家都发个大红包好了!” 继续打开助理第二条语微信: 听着助理小丽像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展倩叹气。 怎么可能不回去呢! 那可是一手开起来的报社啊,属于她自己的事业啊!必须回去! 既然订婚结束了,那尽快回s城吧。 “唉,好累。”她又撑着翻身坐起来。 旁边一只手及时撑着她的腰,一边传来他熟悉的声音,“要我给你捏捏?” “啊,不用了,谢谢。”展倩坐起来后,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直接说道,“对了裴欧,仔细想想我这阵子都没有管过我的报社,我可能要尽快回s城了……” “可以。”旁边男人又将她的睡衣递给她。 展倩一边穿一边说,“虽然我看得出来我妈和我爸都希望我再回到军做军医,但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而且我现在也习惯了做媒体这行,也放不下我的报社,还是……” 她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停了下来。 一种诡异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她转动着眼珠,看着眼前她的房间,确实时间还是早以及她还没起床。 ——主要是,房间门都是关着的。 低头一看身上。 她刚刚套上的唯一一件睡衣,也就是说……她刚才是没穿?! “嗯?”她突然惊恐回过头,看着躺在她旁边的ru/男,她眼睛一点点放大,撑到最大的限度,像比看到了恐怖片,看到了世界末日还可怕的情形。 裴欧在她床上,没有穿衣服。 三秒钟过后! “裴欧!!”她声音震天响,“尼玛!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信不信我杀你了!” 她几乎同时跳下床,退开几米远,贴着墙壁捂着胸口瞪大眼睛。 “哼。” 裴欧痞痞地一笑,带着一丝清晨的慵懒坐了起来,下半身被子盖子,露出健壮的上身,一身肌肉格外发达,体魄凶猛的男人。 似乎只有脱下衣服,才能看到他一个浪荡大少外表下的真实的他,一个确确实实的威武军人! “杀了我?”裴欧曲起一只手,撑在额头看着展倩,“你要谋杀你未婚夫?” “回答我的话,你为什么会在这!”展倩气得没了理智,“我只是跟你订了婚,你他妈敢趁我不注意爬到我床上,敢不经我同意睡我,我要告你!” 她不是一个小女孩,此情此形,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就是她守了这么久的贞操没了! 被这个半夜爬上床的男人夺走了! 天要塌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的第一次不能这样失去,她一点准备都没! 她应该睁开眼睛,亲自地去感受……呸呸呸!她得跟人有了感情再做这种事! “对,我们订了婚,现在有了肌肤之亲。”裴欧看着她气得快说不出话的脸庞,平静得像无事人一般,“所以说我们现在睡也差不多了,但是,你现在是不是该向我道个歉以及解释一下你昨晚……” “解释你妹!”展倩愤怒大吼,理智都要化灰飞走了,“你他妈半夜爬到我床上,做出这种不仁道不尊重我的事情,还要我向你道歉给你解释,我他妈脑子瓦特了才跟你订婚!你就是个趋人之危的流氓!流氓!” 为什么他睡了她她都没醒过来! 为什么? 裴欧像比她还人理,脸庞看着黑了下去,“你颠倒事非是不是?昨天不是你说让我晚点过来么,这不是你邀请我么,什么叫我不尊重你?趋人之危?” 展倩差点眼睛一黑,“我什么时候邀请你了?我昨天是见你爸妈要让你过去,你不肯过去,所以才你可以去看看你爸妈再晚点看我,谁有邀请你?我说的晚点是说明天出可以!在我睡前之前可以!” 他还在她睡着时突袭?她想杀人! 裴欧脸更黑了,“那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个男人都会将你那种话听成是邀请吧?那你就怪不得我,我睡你是应该的。” 展倩看着这个似乎比自己还委屈的男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气得言无伦次,手发抖地指着裴欧,“我不管,你赔……” “赔什么?”裴欧笑了一声,“赔你贞操?那换你再来睡我一次?” “靠靠靠靠,你还讲不讲理了……” 展倩觉得她要疯了。 “不来是吧?”裴欧掀开被子,下床。 一片春光。 结实的块状胸肌与腹肌,以及即使歇息状态下也依然雄伟的‘二兄弟’,紧实的tun瓣,粗壮紧绷的大腿……无一不散发着男性侵略性的视线冲击。 似乎看着他惊人的躯体,便会令人感到恐惧和无限暇想。 这个人是名副其实的猛男! “啊!” 展倩惊叫一声,捂着眼睛回过回去。 他妈的,她好想死。 “裴欧你干什么?”她又羞又怒,“你不知道这里有女士么,你要不要脸?” 裴欧一边穿裤子,侧脸扫了她一眼,“得了,做都做过了,有什么不能看,昨晚抱着我不撒手现在来矜持有什么用?” “谁抱你了!”展倩回过关,用要杀了他的眼神怒道,“我已经睡着了,还有,我为什么没有醒来,是不是你—” “谁知道你为什么没醒,也许是我技术好?”裴欧笑得很邪,“比如让你舒服到没有痛觉?” “你不要脸!” “还有完没完?”裴欧脸色看着就冷了下去,就宛如一刀更尖的刀子向她怂过来,“说到这我还要问问你,你昨晚喊的男人是谁?谁是尼克,是不是那个封龙的英文名?” 这便是他睡了她,还在生气的原因。 他觉得他被绿了。 精神上被绿了! 若不是看展倩睡得熟,又是第一次,他非把她从梦里c醒不可! “哈?”展倩一脸懵比,“尼克?” “你还敢喊这个男人?”裴欧披衣服就朝她逼过来,眼神黑得就像是鬼神一样,“我告诉你展倩,我不管你以前喜欢过哪些男人,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再敢在我面前喊那些野男人的名字,我就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展倩觉得,她被睡了是很委屈,但眼前重要之急—— 这个男人觉得她绿了他。 这是侮辱她! “你给你听着,你不顾我意愿睡了我的事可以等下再说,但你不能栽赃我!”展倩指着他的鼻子,“什么叫我心里还有什么其他男人?我以前喜欢过的人就只有封龙,还嘴都没亲过!什么尼克,你不知道尼克是谁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他是谁?”裴欧逼到她面前,“世界上叫尼克的人多了去,我为什么要知道我女人在梦中被我*时叫出的一个名字?” 展倩脸一红,想掐他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