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蜜月,冰雪世界的缠绵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82章 蜜月,冰雪世界的缠绵

第682章 蜜月,冰雪世界的缠绵 法国,作为一个同在北半球的国家,法国现在一样是冬季。 “不愧是法国,真美啊。” 当安夏儿和陆白几乎游完整个法国名景之后,在三山谷滑雪场的度假别墅中感叹。 相接的几面落地窗外,是冰雪覆盖的冬夜,圣白的雪在月色下莹莹发亮,将夜色照得亮若白昼,望向远方,感觉自己处于一个望不到边际的惊艳的冰雪世界! 安夏儿穿着柔软的珊瑚绒浴衣站在落地窗前,喝着一杯低酒精的bordeaux[波尔多]养生红酒,黑缎子般的头发美丽地披在她身后。 “你头发长了。”身后一双熟悉的手环来,将她拥进了一个温暖而宽厚的怀中,“我现在倒是有些怀念以前那个短发的你,像个任性可爱的孩子,总爱会向我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 安夏儿回过头,暖黄的灯下她媚眼如丝,含情脉脉看着身后尊贵的男人,“我现在不可爱了?” “你倒是会挑词。”陆白道,“为什么不问,你现在有没有任性,有没有向我提过无理的要求?” “那我现在有没有任性,有没有向你提过无理的要求?” “有。”陆白道。 “那你烦了?”安夏儿睁着亮亮的眸子望着他。 “不,我喜欢。”陆白低头吻着她的头发。 他一米八八的身高,比她高很多,他吻她脑袋的样子有着萌萌的身高差,又像怜爱地护着怀里的一个孩子。 陆白身上的灰色浴袍,领口敞开着,露出大片优美性的胸膛,肌肉分明但毫不显得粗狂,刚洗过澡出来,发尾的水滴顺着线条好看的颈项,缓缓往下流。 他的尊贵和颀长身躯,霸道却温和的性格,很容易让女人有想被他征服的感觉。 安夏儿是个女人,她承认她自己早沉溺进去了。 她反过手攀上他的颈项,轻轻将芳美的唇送上去。 陆白看着这个迷人的小妖精,一丝丝轻轻的笑声,褫夺地吻上她的唇,轻轻地品尝着她的甜美。 从以前安夏儿的被动,到现在她的主动,甚至在缠绵时会主动坐在他身上,陆白很欣慰这个小女人被他调教出来了——她即是他老婆,也是他的小情人。 夫妻之间恩爱的最高境界,就是又是老婆又是情人,他们既可以患难与共,也可以为彼此怦然心动并有着永不退却的激情! 对陆白来讲,安夏儿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嗯~~” 安夏儿合上眼睛,发出丝甜腻的哼声。 她喜欢他的吻。 陆白握着她巴掌大的脸,深深地吻了她一会后放开,一丝银线在他们口中相连着,“这个蜜月,你开心吗?” “当然。”安夏儿与他结束这个吻后,幸福地笑着看向外面的雪景,“从巴黎,到马赛,从比亚里茨,到波尔多、斯特拉斯堡……再到现在的三山谷滑雪场,一个月,大概把整个法国都游完了吧。” 而他们住的也十分讲究,陆白既然能带着她住入卢浮宫那个世界名宫,以及波尔多的城堡酒庄,甚至是一个水下的宫殿……几乎要带着她上天入地了。 仿佛到了哪,那里的人都会以最大的阵势迎接陆白。 他们都是住在最尊贵难得的地方,享尽最高级待遇的度假。 而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拍一套婚纱照,甚至还抗了将近十分钟的严寒在这个滑雪场拍了一套冰天雪地的婚纱照,那画面唯美到无法形容……当然回来后她马上被泡进了专门祛寒的暖热温泉中。 陆白搂着她腰的手,收紧了些,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着,“我还以为你会说,只要跟我在一起,你都会开心。” “当然。”安夏儿额头蹭了蹭他的脸颊,“最重要的当然是你,蜜月中最重要的当然是要有老公嘛。” “就你嘴甜。” 陆大总裁无奈地看着爱妻。 “不过。”安夏儿眨了眨眼睛,“你说我们这个蜜月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但中途有一个晚上,你还是走了吧?” 陆白微怔。 “在马赛的一个晚上。”安夏儿看着他,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的表情,“干什么去了呢,觉得我无法满足你,半夜出去找热情的法国女郎了?” 陆白没想到他那天特地在她睡着后离开,还赶在早上回来,安夏儿还是发觉了。 “美女?”陆白傲然一笑,“哪个美女有我老婆漂亮?睡惯了我老婆这种绝色,其他女人哪入得了我的眼。” “是么?”安夏儿好笑,“我能成为你眼中的绝色,真是我的荣幸。” “当然,夏儿的美貌无人能比。” 陆白捏捏她的下巴,看着精致纯美的脸庞。 她从当初那个娇嫩的女孩,到现在,有了女人的媚态,可以可爱,可以妩媚,可性感,可魅惑……可以清纯,又可以美艳,说是一个小妖精,一点也不为过。 尤其令陆大总裁想象不到的,是她的身材也跟着饱满,亦发令人沉迷。 或者是因为他们婚姻的幸福美满,将她养好了,又或者是当时她嫁给他时确实还是未满20,还在含苞待放,如今,她已经绽开了最美丽的姿态任他采撷。 在陆白眼里,这是他养成系的老婆,养到现在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小女人。 “……”安夏儿看着陆白眼里的欲望,芳唇一点点带起,“嘴甜的,不是我。” 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浴袍一点点往下,把她衣服往两边往开。 动作缓,而慢。 似挑逗。 似调情。 陆白贴着她的耳朵说,“那晚我飞了一趟美国,有个会议……我已经尽量赶在你醒来之前回来了。” 安夏儿合上眼睛,闻着他的气息,纵使自己的欲望被他勾起来。 “我老公真是个大忙人。”她靠在他肩头,眼神开始迷离,“不过,我爱他。” 陆白一点点开始吻着她的耳朵。 落地窗外是冰天雪地,雪花缓慢飘舞。 他们站在窗前,做着温存的耳鬓厮磨。 迷离的视线中,安夏儿看着外面的冰雪世界,慢慢将景象幻化成一个水晶球,而他们是水晶球里的那两个爱侣,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相爱着,缠吻着,凝聚着永怛的幸福。 “陆白,你看……”她呼吸有些喘息地道,“外面,像不是你送我的那个水晶蛋?那样美丽晶莹。” “你当时还想带过来。”陆白吻着她的耳朵,她最敏感的区域。 “我觉得那是你的一片心意。”安夏儿脸颊开始变得红扑扑的,她缓缓微着说,“因为明明那么贵重的东西,你却跟我说成并不是那么高价值的东西……” “你知道了?” “网上查过。”安夏儿道,“你花那么多钱给我买的水晶蛋,我只想带在身边,让你看到,我有多么重视,不然,怎么对得起你的一片心意。” “你喜欢就行了。” 他的手,握着她的柔软,感受着她的心跳。 他喜欢感受着她的心跳,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感觉,她的一切都被握在他的手中,包括她整个人,整条命,一切的一切,他可以让她永远不离开他。 “很遗憾。”陆白轻轻地叹息着,停下了他令人心血澎湃的吻,“我没有早点找到你,不然,我们一定早就在一起了。” 不然,她就可以早点变成他的女朋友。 她的初恋,也将会是他。 在他之前,她根本不会遇到别的男人……包括慕斯城。 “不。”安夏儿道,“我们出现在彼此世界的时间,一定刚刚好。” “……” 陆白看着她。 “我相信一定是这样。”安夏儿道。 陆白轻轻笑了笑,“嗯,不过如果我早点找到你,你当时就不必在安家呆那么久……” 这安夏儿没说话。 她在安家一时是被蒙在鼓里,直到她和慕斯城的订婚礼上出事,被安赶出来……她才知道她自己一直被安家所骗。 但在那之前,她并没有感觉到,甚至,安夙夜和安锦辰也是以真心待她…… “不过,结束了。”陆白说,“以后你不会再过那种生活,你现在是我陆白的妻子,别人必须尊重你,敬畏你,我有这个本事让你成为最令人敬重的女人。” “陆白……”安夏儿动情地看着他。 “因为我是帝晟集团的总裁,谁不尊重你我就让他没法活。”陆白唇角带起傲然轻笑,看着别野外的夜色。 安夏儿刚一愣。 突然觉得说这话的陆白,无比傲慢。 傲慢到仿佛世界都在他脚下。 但又感动得她眼睛一热。 “你刚说外面看起来,像我送给你的那颗水晶蛋一样美丽?”陆白望着外面的冰雪世界,“安夏儿,明天的复活节你如果还喜欢那颗水晶蛋,你带着它来找我,我告诉你一件事。” 安夏儿愣了会后,笑问,“告诉我一件事?难道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他妈妈的事,对他来讲是个禁忌,他都毫无保留地告诉她了。 还有什么事呢? “秘密?”陆白剑眉微挑,“你要这么说,也行,总之我可以给你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