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 蜜月,令人无以招架的总裁大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83 蜜月,令人无以招架的总裁大人

第683 蜜月,令人无以招架的总裁大人 安夏儿来兴趣了,连他们刚才的调情都忘了。 她马上转身拉着他的手,“那为什么要等到明年的复活节呢,你现在也可以说嘛,快说快说!”陆白看着她比水晶还透亮的眼眸,轻笑说,“那是因为那颗水晶蛋本来就是一颗复活节蛋,为应景,到明年的复活节凭那颗水晶蛋就可以从我这得到一个惊喜,岂不更好?” “像那个领带夹一样?” “不一样。”陆白道,“领带夹是我以前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无论什么事,但这个水晶蛋可以从我这得到一个重大的……嗯,秘密,当然不一样。” 安夏儿望着陆白。 见他似开玩笑。 “好吧。”安夏儿懂事地点头了,“陆总裁,听你的。” 陆白手又从她腰间环了过来,“……该叫老公。” 安夏儿故意慢慢凑到他耳朵,“是,老公。” 她轻轻柔柔的声音,仿佛一根羽毛拂过陆白的耳廊,带着丝丝的撩拨,诱惑。 对于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来说,你的每一句话,都是暗示。 陆白只觉得腹下一紧。 渴望再次苏醒。 “你这个小丫头。”他猛地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贴着自己,手用力地握着她后颈使她面对着自己,“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么?” “明天下不了床?” 安夏儿坏坏地说出他的常用语。 “不。” “哦?” 陆白吻着她的耳朵,“我想把你放在沙漠里。” “为什么?” 高冷总裁薄唇微启,说了三个字。 “……” 一秒的反应后。 安夏儿脸色从未有过的红胀,几乎要爆出血一样的颜色来,她羞怒地几乎一瞬将眼前这个在外界眼里高冷内里闷骚火热的男人推开。 但陆白看着她,脸庞还是一惯的优美、华贵,仿佛根本没说什么下流的话。 “陆白!”安夏儿指着他,脸色窘迫,舌头打结了,“你你你,你以后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啊!” 真是让人无法平静啊! 哪能想到这个平时冰山一样的男人调起情来,根本让人招架不住。 陆白迈着步伐向她走来,冷静得像淡漠的绅士贵族,“夫妻两个人,要这么正经做什么,过来。” 安夏儿一抱自己,“我不!” “什么你不。”陆白微微皱眉,“我们原先不是商量好,每到一个地方,每拍一套婚纱,就会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今天在这拍的是最后一套婚纱,我们去温泉……” 安夏儿被他一你句话吓得不轻,并且有小情绪了,“谁让你刚才说那种话!” “别闹,过两天就要回去了。”陆白向他张开手,像在诱引个一个小孩子,“乖,过来,度过我们最后几个疯狂的夜晚吧。” “……” 安夏儿鼓着脸颊,依然不肯移过去。 “那,你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听。”陆大总裁换了一个哄劝的方式。 安夏儿咽了咽,想抵抗他的糖衣炮弹,但心里的小恶魔却在热情地叫嚣着想扑进陆白的怀中,求抚摸,求狠狠地疼爱,求继续调戏…… 看着陆白那张足以令所有的女人沦陷的脸庞,微微敞开的灰色浴衣里面,露出的优美的胸膛肌肉。 咕咚! 安夏儿吞了口口水,决定放弃了,她要沉溺在陆白的男色中一去不复还。 “那……”她咽了咽,“你再变个魔术给我看。” 尤记得上回陆白在帝晟集团给她变魔术的情形。 真是甜到爆炸~ 回忆尽是蜜糖般的味道。 在安夏儿满怀期待中,陆白来到她面前,“好,你闭上眼睛。” “嗯嗯。” 安夏儿闭上眼睛。 一秒、二秒…… “好了没……” 她话没说完,一又炙热的唇覆上了她的。 安夏儿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陆白放大的脸庞。 外面雪花安安静静地落。 这一刻,魂荡情牵。 但陆白只是轻轻贴在她唇上,没有进一步行动,可唯独于此,这一个突然而轻柔的吻却格外地让人心动,仿佛这一刻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的笼罩了她。 安夏儿就安安静静地站着,享受着这一刻安静的吻,让世界都静止的吻。 过了许久,陆白才睁开眼睛,离开她的唇。 “变好了。”他说。 安夏儿缓缓打开蝶翼般卷翘的眼睫毛,面颊有点羞涩的粉红。 她看了看周围,又看看面前的陆白,“……没有啊,我没有可看到你变的东西。” “你爱我?”陆白问她。 安夏儿愣了愣。 突然想起上一回陆白给她变魔术说的话。 于是她俏皮地道,“哈哈,现在不爱了。” 不想陆白一笑,“你看,你变傻了。” “……” 安夏儿愣了三下。 明白后,她叫道,“陆白!” “好了,走,陪你老公去泡温泉。”陆白打横抱起她,去往度假山庄内的露天温泉。 安夏儿涨红着脸,将脸埋在他胸前。 冬天的露天温泉一点也不冷,既使是在三山谷这样的滑雪场。 雪花从天降下,又被温泉的水蒸气融化不见,能见的是,打造极天然和奢华相结合的露天温泉,和飘在空气中的白雾…… 度假山庄上十名的服务员已经候在温泉这一边了,准备好了这个尊贵男人的酒,以及一些水果、奶茶,点心。 “大少爷和少夫人慢慢享用。”保镖和服务员鞠着躬退下。 灰色的男士浴袍和白色的女士浴袍,滑落下来,落在温泉岸边上。 陆白抱着安夏儿走进热水中,暖热的水立即浸没了他们的身体,温泉是祛寒的药浴,甚至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即使不着寸缕,也不会因为这种天气而冷到无法动弹。 而即使没有这些效果,水中的男女受到任何影响。 因为在水中火热缠绵的两个人,完全可以靠滚热的体温燃烧自己,在温泉中纵情。 “疼……” 中途,安夏儿突然蹙眉叫了声。 陆白动作放缓慢了一点。 安夏儿突然抱着他的脖子翻过身,坐在他身上,“我……我来动好了。” 水蒸气中,说完这话她的话,脸颊又红了一分。 陆白让她坐在自己腰间,他握着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好,晚上我帮你揉腰。” 安夏儿以极度暧昧的姿势坐在上方,她咬着红嫩的芳唇,眼眸带着水雾一般又红润又害怕的水气,“我在上面顶多腰疼,一个晚上让你来……明天就不用下床了。” 于是一般情况下,他们做到了后半部分她都会要求主动——这对她来,慢慢就掌握技巧了。 …… 冬日里的缠绵,总持续到精疲力尽。 温泉里的放纵之后,当晚二人躺在安静的卧室中。 陆白的气息没有太大的变化,精被力尽的只是安夏儿,他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安夏儿缓缓翻了一下身抱着他。 “陆白……”安夏儿眸子疲倦而迷离地看着他的脸庞轮廓,“我一直在想,你说到时我拿那个水晶球找你你会告诉我一个秘密,那是什么秘密。” “既然是秘密,那就到时再揭开才会有惊喜。”陆白说道,带起一丝磁雅轻笑,“又或者说,你就那么想知道我的秘密?” “不,不是……” 安夏儿鼓着脸颊,“好奇。” “那就到时再说。” “好吧。” 她又疲累地活上眸子。 安夏儿躺在陆白的臂弯中,清晰地听着他的脉博心跳,稳健而有力,感觉到他在身边安夏儿觉得格外有安全感,一种天踏下来都有这个神一般无所不能的老公撑着的感觉。 安夏儿闭着眼睛,慢慢入睡,一边平静地跟陆白说的话,“陆白,我们的婚纱照什么时候会制作好?” “这是婚纱公司的事。”陆白抚着她的头发,“他们制作好之后,会运送到我们国内。” “嗯。” “我最喜欢在紫藤树下拍的那一套……”安夏儿轻轻地道,“我喜欢紫色,是薰衣草的颜色,这个季节的法国很难找到那么美丽的紫藤树,陆白,谢谢。” “是我答应过你,因为我把陆家的紫园烧了。”陆白顺着她的头发,抚着她嫩白的肩头,“你要的东西,我一定会帮你找到。” “嗯,所以还是要说声谢谢哦。”安夏儿幸福地弯着眼睛。 果然是有老公疼,世界第一幸福啊。 “傻,跟我客气什么。” “对了,为什么要来法国度蜜月?”安夏儿又问,因为她喜欢听着他低沉入耳的声音,慢慢入睡。 “为什么?”陆白轻轻地抱着她,“你忘了,我妈咪是半个法国人,我15岁左右才回到国内,之前在法国上学……带你来看看我小时候呆过的国家。” 安夏儿眉头蹙了蹙,“哦”了一声。 她想起来了,陆白是说过他妈妈是混血儿,并不是慕老夫人亲生,而是慕老夫人的丈夫当年跟一个法国女子所生。 ——所以陆白跟那个慕老夫人没多没少感情。 “那……”安夏儿道,“你为什么不去见一下你妈妈在法国的家人呢。” “她在法国的家人并不是多大的名门。”陆白说起这件事,很平静,“真正直系的亲人也不多,但他们比较想认识我,毕竟以我的身份,他们自然想攀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