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蜜月,想起就腰酸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84章 蜜月,想起就腰酸

第684章 蜜月,想起就腰酸 “嗯,想象得到……” “不过也不是一个我妈那边的亲戚都没有见。”陆白说着笑了一下,“你还记得在波尔多酒庄那晚的晚宴么?” 夜晚的卧室,轻轻流淌着他们低喃的话语。 很温心, 安夏儿轻轻点头,“嗯。” “在那些迎接我的法国贵族中,其中那个波尔多酒庄的庄主,就是我妈咪母亲那边的一个表哥。” 安夏儿很吃惊,惊得从困倦中睁开了眼睛,直直地从枕头上抬起脑袋,“什么?你……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呢,我说那个庄主的态度怎么过份的热情,并且一直围着我们,不停地想跟你说话。” “跟你说什么,为你介绍?”陆白笑,“没必要,他们也就是想巴结我,但难道他还敢叫我一声侄子?” “……” 安夏儿觉得尴尬症都要犯了。 陆白真是一个……让长辈都害怕的男人。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妈咪死了那么多年,在法国的外婆也去逝了,我基本上跟法国这样的亲戚没什么来往。”陆白道,“更没必要跟他们介绍我老婆。” 因为不介绍,那些人也知道安夏儿是他夫人。 毕竟他出来度蜜月的消息,世界皆知! 安夏儿听着,慢慢明白了陆白是不想跟不熟的人走得太近。 “嗯,也对。”安夏儿一点头,又躺了下去。 …… 第二天安夏儿刷牙的时候,手一滑。 “呕~~” 牙刷戳得太进去了,引起一阵干呕。 她抱着马桶,吐出空腹前的酸水。 服务员在外面用英语道,“陆夫人,陆先生让你过去用早餐。” “……好,我就来。”安夏儿嘴边带着牙膏泡沫,蹙着眉头道,胃里很不舒服。 金发的法国美女服务员见她抱着马桶,犹豫了一下,“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不用了。”安夏儿站了起来,“我马上过去。” “好的。” 服务员走后,安夏儿看着洗手间华丽的妆镜里面的自己,叹了口气。 镜中她脸庞淳美惊艳,带着女孩的纯与女人的媚,逐渐变得美艳迷人,芳华焕发,慑人心魄! 明年的复活节?那她该21岁了吧。 她正处于一个女人最美的年龄。 “如果一个女人一生中,只有一个男人,那也是一种幸事吧。”说明那个男人对她够好,她才会无怨无恨一直跟着他。 安夏儿一想到和陆白,腰就酸。 来到餐厅时,陆白正坐在落地窗前的餐桌边,喝着咖啡。 几个戴着墨镜和耳麦的保镖,服务员,恭敬地站在他旁边。 就像王者般边的护卫。 看见服务员领着安夏儿过来,保镖在陆白旁边俯首说了句,“大少爷,少夫人过来了。” 陆白看着平板电脑上的新闻,穿着米色的高领毛衣,浅灰色的西裤,一身矜贵优雅,仿佛不染世间尘埃,令人触可不及。 他抬眸看了一眼安夏儿,“来了?坐下吃吧。” 安夏儿刚才吐了一些酸水,胃口不太好,她蹙蹙眉来到陆白对面坐下,“我都不太想吃,总感觉这样吃下去,我迟早会变成猪。” “你以前不是不怕?”陆白笑意更深。 陆白戴了一副啡咖色镜框的眼镜,配上他白皙优美的脸庞,很是斯文。 安夏儿目光从他帅气的脸庞上,移到餐桌上面的法式早餐上,“此一时彼一时啊,我总感觉我现在胖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就感觉不想吃了。” 陆白看了一眼她圆润的脸,“没事,胖点手感好。” “唔……” 安夏儿刚喝了一口咖啡,马上被他一句话,惊得吐了出来。 她忙用餐巾捂着嘴擦了擦,“陆白,我说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荤呢!” 以前那个一本正经的禁欲系总裁当去了! 但旁边保镖已经习以为常了。 “快吃。”陆白完全不为自己的话感到不对,似乎比起安夏儿还正经,“你若是像以前那么瘦,根本不经不起我几回折腾,听话,快点吃。” 法国是个思想非常开放的国家,旁边的女服务员听到陆白话,顿时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向陆白! 靠,不愧是小时候在法国长大的男人…… 安夏儿觉得他以前对陆白的认识,又要被刷新了,“好……好吧,我吃。”她低下头,一点点用叉子叉起了一块炸鲜奶。 陆白摘下眼镜放在桌子,“一个星期后第二代ds智能手机上市,到时我们要赶回去出席发布会,这两天我们还可以在法国走走,但这个滑雪场不能再呆下去了。” “为什么?”安夏儿抬起脸,“我很喜欢这里啊!” “气象台的消息,大概一周后法国南部的气温会有所提升,这对滑雪场来说并不是好事。”陆白喝了一口咖啡。 “啊?”安夏儿又转头看着落地窗外,“哪有,这现在一点变化都没啊。” “少夫人,这是昨天我们从气象台那边刚得知的消息。”保镖也说,“早点离开比较安全。” 安夏儿表示无法理解,更不想走,“可是还有一个星期,不用走这么早吧。” “少夫人。”保镖道,“大少爷和你出门,必须保证百分百的安全,连意外因素和不可预测的因素,都需要算进去,提早离开总不会有错的。” 安夏儿看向陆白。 陆白问她,“你很喜欢这个滑雪场?” 安夏儿用力一点头,“嗯!” “因为这里的温泉?”陆白目光带着意味,“你喜欢在水里?” “才不是!”安夏儿脸红道,想到他们昨晚在温泉里面的疯狂,她就想把头埋下去,“陆白,你再这样我不跟你说话了!” “那是出来一个月,没有玩够?” “不是……” 陆白微笑道,“那下回有空,我们再过来。” 安夏儿眉角边淌下两滴汗。 怎么像是她贪玩一样了? 陆白看着她,似乎想着怎么把她哄走。 最后安夏儿扁扁嘴,“好了,既然你们这么说,那就先走吧。” 陆白给了她一计摸头杀,“乖,夏儿最听话了。” 安夏儿委屈地撇了他一眼,“别把我当小孩子,我知道你就是想早点回去,” “帝晟集团是我的公司,我这个总裁不上心怎么行?”陆白已经吃完早餐了,将杯里的咖啡喝了一半,放下,“但我们还可以用这两天时间去别的地方看看,我们只要在发布会之前提前三天回去就行。” “别的地方?”安夏儿想了想,想说去普鲁旺斯,但一想这个季节不对,“那,我们就再去巴黎看看埃菲尔铁塔吧,以前听大学的同学说,那是来法国必看的建筑。” “好。”陆白马上点头,对旁边保镖道,“去准备,等下去巴黎。” “是,大少爷。” …… 安夏儿和陆白坐飞机离开阿尔卑斯山的三山谷滑雪场后,又飞往他们巴黎。 当第二天晚上,安夏儿和陆白站在巴黎战神广场,看着华灯中的这座世界著名建筑,法国最具文化象征之一的铁塔,安夏儿瞪圆了眼睛。 “啊……好壮观!”安夏儿眼前这座闪着光的耸高埃菲尔铁塔,“虽然网上看过图片,但亲自站在这里看到感觉还是很大不一样啊,太壮观了!怪不得都说这是来法国看必的建筑之一。” “还行吧。”陆白微微抬起脸庞,也看着不远处的埃菲尔铁塔,“建于1989年,对法国来讲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但被现在的爱情电影美化了。” 他们穿着英伦风的冬季衣着,戴着墨镜,保镖紧紧地站在他们周围。 因为又是晚上,观景的最佳时间,旁边非常多游客。 “确实哦!”安夏儿露出一口白齿笑道,“很多情侣都想来看这座埃菲尔铁塔,毕竟这是法国最浪漫的建筑嘛,偶像剧必拍的地点之一。” “所以。”陆白看着她灿烂的笑脸,“你如愿了么?” “嗯,倒是如愿了。”安夏儿手指支着下巴,抬头看着前面广场中的人山人海,“只是,人是不是太多了……” “对全世界开放的建筑,你以为就你想来?”陆白为她的天真笑了,“你也说了,在普通人的观念中,这是外国人来法国必来的地方,人多是一定的。” “确实。”安夏儿点头,苦恼地望着前面的人山人海“我还想过去看看呢,这人太多了怕是挤都挤不过去,想去普鲁旺斯又不是这个季节,可恶啊!” 其他的地方都圆满了,唯独这两个地方,有点小遗憾。 耳边满满的游客的声音,各个国家的语言都有。 安夏儿和陆白站在一座池边看着涌往塔那边的游客。 如果不是他们都戴着墨镜,估记都要被人认出来…… 陆白听着她的话,回过头来,“你想去普鲁旺斯?” “嗯。”安夏儿一点头,“我喜欢薰衣草,上回我们在国内d市看到的薰衣草已经很壮观了,我想看看那个世界上最注名的薰衣草庄园,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那有什么难。”陆白笑笑,“明年春天,我再陪你过来看。” 安夏儿一听,眼睛蹭地发亮,马上兴奋得举起小指,“那说好了哦!到时你工作再忙,陆白你一定要挤出一点时间陪我来看一次哦!” “好。”陆白爽快点头,跟她打了个勾,“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