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征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697章 征服

第697章 征服 陆白道,“是么,那以后你用餐后,都让人多准备一点。” “啥?”安夏儿眼睛一瞪,“你还想让我吃酸梅子吃到饱啊!” “谁说,你说这东西好,那就说明开胃。”陆白轻轻笑道,“那以后你饭后都吃一点,尽量别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你怀孕前期营养要跟上。” 因为后期肯定不能像她平时那样肆无忌惮吃东西,说不准为了控制胎儿的大小还得控制饮食,前面安夏儿必须能吃多少吃多少。 “好了,我知道了。”安夏儿道,“你去洗澡吧,等下抱我睡,我突然发现我现在特别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没他都睡不着了。 陆白解下领带,露出迷人的笑,“怎么,想跟我做?” “……”安夏儿脸色瞬间就红了,“别,别闹了,医生不说了么,现在我们不能同房。” “也不是不行。”陆白道,“想要的话,还要有办法的。” “啊?” 安夏儿不明了。 “等我回来。” 不等安夏儿问,陆白脱下衣服去,去浴室了。 安夏儿坐在床上,整个人都蒙圈了。 真的么? 他们现在还可以做? 看着陆白英俊的背影,安夏儿咽了一口口水。 陆白这么迷人的男人,是个女人都想被他扑倒的,安夏儿表示她也是个女人…… 陆白回来的时候,安夏儿还在那写写画画,嘴里含着一颗话梅,脸颊可爱地鼓起一边。 安夏儿正专注眼于前的杰作时,鼻尖袭来一阵清冽的沐浴香味。 安夏儿一回头,看到陆白,眨了眨眼睛,“你洗好了。” “你在画什么?” 陆白洗完澡已经出来了,俯下俊美的脸庞在她旁边,看着她手上的那个小本本。 安夏儿像被大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般,她马上不太好意思地将小本本合起来,抓抓脑袋道,“哈哈,你们现在不让我玩手机和上网,太无聊了,我就在本子上画一些像上网的东西,假装我在上网。” 假装她在上网? 陆白完全不明白她的比喻,拿过她手上的本子翻开一看。 只见上面画了一个类似微信对话框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有对话。 “……”陆白看着上面她的自问自答,很无语。 “哈哈。”安夏儿有点尴尬,“消磨时间嘛。” “我说,你是不是无聊过头了?”陆白无奈笑笑,把她的小本本扔在一边,“你这么玩有意思么?” “有啊!”安夏儿伸手要去抢,“你不知道没有手机的苦闷啊,我就当画梅止渴了……” 眼前画面一个旋转。 陆白将她推倒在床上。 安夏儿瞪大杏眸看着陆白,“真……真来啊?” “既然你这么无聊,不如我们来玩一些有意思的?”陆白话里带着一丝意味的暗示,“比如成年人的游戏。” 他的暗示那么明显,安夏儿当然马上就明白了。 咕咚! 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真的……”安夏儿看着上面的陆白,“真的没事吗?” “你怕了?”陆白故意用挑衅的语气问她。 安夏儿本想抬头挺胸告诉他。 她才不怕。 但看着陆白惊人的气势,她一下怂了。 “我……我真的有点怕。”她话说出来,马上变成投降了,外带给他带高帽求放过,“陆大总裁你那么猛,你看你戴套都让我怀孕了,现在我怀孕了,所以我怕会出事。” “看来你对我很满意,一个月的蜜月没有白度过,你起码嘴上变得老实了。” “……” “虽然让你穿着不同婚纱的模样,很刺激。”在床上,陆白毫不掩饰他的言语直接,他看着变得愈发诱人的小娇妻,“但穿着家居睡衣的你,柔软乖巧,一样令我有征服感。” 良辰美景,实在是增加夫妻感情和情趣的时间,安夏儿真不想煞风景。 她干脆直接躺了下去,缓缓地对他媚骨笑道,“陆大叔,我已经是你老婆了,你还要征服我?” 陆白轻轻一笑,垂下眼睫,将她的衣摆,一点点推了上去。 露出她平坦白皙的小腹。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小腹,那怀着他们三个宝宝的地方,“不,你是我一辈子都想要征服的女人,我会让你的心,你的身体,以及你的灵魂,都是我陆白的。” 没有哪个女人听到男人如此霸占性的话,会不心动。 此时安夏儿只想躺在这个科技界的霸道总裁身下婉转承欢。 想被攻占。 想被他猛烈辗压。 想被他狠狠地疼爱。 安夏儿眸里闪着激动之光,她伸出玉臂搂着陆白的脖子,和陆白亲吻起来。 二人的气息逐渐加重,卧室里的空气流动似乎也变得急促起来。 陆白手肘撑在安夏儿身体两边,以他娴熟的吻技攥取着她的迷人香甜。 安夏儿呼吸乱了起来, “唔唔……嗯……” 婉转的低吟从她的口里轻轻吐出。 陆白从她唇上移开,开始吻着她的耳朵。 空气中安夏儿的呼吸声变大。 但比起安夏儿在陆白面前的经不起撩拔,陆白这个在商场无往不胜的男人,他纵然在床上,也是那么地游刃有余,他就是不紧不慢地吻着她。 ——直到她求着要他! ——他一向乐意这么做,他喜欢看着这个小女人主动请求他。 “陆白……” 安夏儿终于绞械投降。 陆白停下动作,看着安夏儿娇红的脸,“真要?” 他知道,安夏儿一旦开口,他是一定会满足她的。 但她现在带着身孕,确实很危险。 他不是没考虑过这一点。 安夏儿被这个男人撩得发晕,什么都忘了,她抓着陆白的肩喘着气息说,“陆白,我们去浴室……” “你确定?” 陆白轻笑出声。 安夏儿的脸色一下更红。 这个时候安夏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时冲动就爬了起来,“嗯,走!” 陆白手臂一使劲,将她按回床上,“给我乖乖躺下。” “陆白,你……” “你还真想疯?”陆白看着她,“别忘了,你现在是孕妇。” 安夏儿羞愤道,“那是你撩我的!” “那我也是想看看,你还有没有意制力这种东西。”陆白见安夏儿一撩就来兴,就不由有些生气,“万一别的男人撩你,你是不是也要马上跟他上了?” “我去!你说什么呢!”安夏儿有些生气了,完全不明白他这么说的目的,“你在污辱我吗?还有你还要不要继续了,不继续我就……” “回答我的问题。” 陆白毫不退让。 他完全不想让其他的男人看到她的美,更不想让其他男人有一丝的机会染指她,她只能属于他! 他也要她的身体,只能接受他! 安夏儿本来浑身发热,现在感觉一盆水泼了下来,兴致一点点褪下去。 她看着陆白认真的脸庞,叹了一气,“陆白,我不知你在担心什么,但我爱你才会迎合你配合你好吧?不都说么,男人可以有性无爱,但大多女人一定要有爱,其次才是性,我不爱的人,我怎么可能接受?” “那回答我……”陆白捏着她的下巴,严肃地看着他,“你这辈子最爱的是谁?” “……” 安夏儿皱眉。 “说。” 陆白盯着她的眼睛,声音变大,似乎想要让她自己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 安夏儿被吓得身体有些僵硬,从未想过他会在床上露出这种神色,这种令人害怕的神色——因为陆白在床第间一向是温情缱绻,霸道又时常会顾及她。 她唇动了一下,“陆白。” 卧室内安静了一下。 得到她的回答后。 陆白缓缓带起了唇角,声音再度轻了下去,“你明白就行。” 简直让人不明白。 安夏儿看着他,“陆白,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那个问题。”她最爱的除了他还有其他人么? 陆白捏着安夏儿下巴的手放松了,似乎意识到了刚才自己的失控,“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比如你有多爱我。” 他强大而自负,安夏儿极少看到他会有不安的神情。 ——上回是安夙夜和安锦辰回来的时候。 “陆白……”安夏儿叹了一气,按着自己气得发疼的头,“你撩起我又败了我兴致,就为问这个问题?上回锦辰和夙夜回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你了,我若是没那么爱你,会回来找你么?我无法相信,我们都度蜜月回来了,你怎么还会纠结这个问题,我生气了啊……” 陆白突然堵住了她的唇,将她后面的话吻了回去。 “唔……”安夏儿皱了皱眉,推推他。 “别误会。”陆白松开她的唇后,轻笑了一声,“你就当是你怀孕了,我只是担心在你心中的地位以后会不如我们的宝宝。” 安夏儿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这个大男人竟然说担心地位不如宝宝,安夏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不觉得,你才是无聊么,先不说我才怀孕一个月,就是出生了你也不必担心这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