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总裁大人情绪大变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05章 总裁大人情绪大变

第705章 总裁大人情绪大变 旁边一些‘龙月阁’的客人靠近过来: “展小姐,陆白和安夏儿是出什么事了么?” “听说你是安夏儿小姐的朋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 “真是没想到你是中央军区展司令的女儿啊,真是厉害!” 展倩看着这些平时对她爱理不理,现在一个个前来巴结的名媛和男士,“我个人的私事,并不打算拿出来说,至于陆白和安夏儿,人家夫妻两个的事情也与大家无关吧?” “那安夏儿小姐刚刚为什么会和展小姐你来这边?现在又走了?”这些人没完了,“展小姐你能告诉我们点什么么?” 展倩脚步一停,笑笑说,“我说你们这么有八卦精神,要不要来我报社当记者啊?” 其他人一阵尴尬,马上又不说什么了。 …… 金色的劳斯莱斯车上。 安夏儿对于陆白的出现很震惊,“我打过电话跟秦秘书说过了好吧?你干嘛那么生气,我觉得这几天天天在家里喝这个汤那个汤,喝腻了嘛!我想出来换换口味嘛!” 安夏儿说着一指车窗后面,“你看,我带了这么多保镖出来,再说‘龙月阁’听说是很多高官出入的地方,有官员出现的地方,安全方面肯定做得很好,怎么可能会出事嘛!” 陆白心情很不好,似乎没从医生那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他盯着安夏儿“你一个人我出来,我能放心么?你觉得像上回达荣浩挟持你的事情再发生,我若没有及时赶到,会有什么后果?” “一个人?”安夏儿瞪大眼睛,“我带了这么多保镖出来,怎么叫一个人?” “总之你没有跟我在一起,那跟你一个人出来没什么区别。”陆白道,“我怎么会放心?” 安夏儿气得半天无语,最后咽下一口闷气,“我说陆白……我知道我现在怀孕了,你担心我会出事,但是,我不可能说以前在外面餐厅遇到过危险,就以后都不出来吃饭了吧?再说达荣浩不死了么?现在谁不怕你陆白,还敢对我不利?” “警慎一点没有坏处。”陆白态度强硬,“总之以后没我在,你哪也不能出去。” 陆白情绪开始变幻莫测。 甚至不让她出门了! 安夏儿不敢相信,“你——” 陆白冷道,“你要是不喜欢现在的料理,我可以厨师换了!” “你别把你的怒气发在别人身上!”安夏儿攥紧手,“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但我只是现在胃口不好,想出来吃顿饭而以!” 陆白薄唇缓缓启动,吐出几个冷冰冰的字,“我说过,不许!” 回到九龙豪墅后,魏管家和两女佣显然早已在电话里被陆白骂了一顿,早早就站在外面等候。 陆白和安夏儿一下车,魏管家便迎上来,“大少爷,少夫爷,我已经命厨房准备了与平时不一样的午餐……” “你们给我注意点,以后没我的同意你们若敢再让安夏儿出去,我扒你们一层皮!”陆白冰冷地警告完,大步往里面走去。 魏管家道,“……是。” 菁菁和小纹也低着头,战战兢兢。 安夏儿无法想象陆白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到处发脾气,也生气道,“那是我要出去的,你怪他们做什么?” 魏管家跟随着陆白进去了。 “少夫人少夫人!”菁菁和小纹过来劝她,“别生气了,今天厨师做了跟平时不一样的料理,都是你爱吃的,一点也不腻了……” 安夏儿依然满脸委屈,瞪着陆白的背影。 “哦哦,还有还有,少夫人你和大少爷的婚纱照刚才已经到了。”小纹忙告诉她这个好消息,“赶快进来拆开看看吧,一定非常漂亮哦!” 安夏儿这才敛收了情绪,眨了眨因委屈而有些湿润的眼睫,“已经到了?” 陆白进来后,看到放在客厅里的婚纱照外包装盒,蹙了蹙眉。 “什么东西?” “大少爷,这是你和少夫人在法国拍的婚纱照。”魏管家说,“刚刚空运公司已经送到了。” 陆白眼里掠过他和安夏儿在法国那一个月的浪漫缠绵,又想到现在的现状,缓缓垂下双目,叹了叹,上楼去了。 安夏儿进来看到了那放在沙发上的包装盒,眼睛一亮,马上奔过来,“啊,真的到了!就是这个对吧!” “少夫人小心点,你慢点走!” 身后女佣忙跟上来。 打开那大大的包装盒后,安夏儿马上被眼前她和陆白的婚纱照给震憾了,连刚刚的委屈都忘了。 她瞪大眼睛,“啊,真的好美!” “哦哦,这是在哪?雪地?”小纹眼睛瞪圆了,“听说少夫人你和大少爷去了三山谷滑雪场是么?这是在滑雪场那边拍的么?” “嗯。”安夏儿一点头。 菁菁看着也呆住了。 只见一片圣洁的雪地背景下,安夏儿长长的洁白婚纱和头纱几乎与雪景融为了一色,柔白红润的脸上,她盘着头发绽着幸福的笑,同样一袭白色西装的陆白搂着她纤腰,与她深情凝望着,画面中有雪花飘落着,露在他们的头发上,像点缀的白色绒花! 画面唯美到,既然是世界级的美景摄影师也难以拍摄得出来! 安夏儿吞咽了一口,“怎么办,感觉比那些国际上获奖的摄影作品还漂亮,挂在墙上都可以当成是一幅画了。” “确实……”菁菁和小纹也惊讶无比,“真的好漂亮。” 从未见过这么美这么惊艳的婚纱照! 最后安夏儿又看了另外几幅,每一幅都是她和陆白在法国蜜月度过的地方拍的,相片留下了当时最美的瞬间和回忆! 安夏儿眼睛渐渐湿润起来,看到这些婚纱照她就想起了和陆白在法国的情形,那是除了恩爱甜蜜和浪漫再无其他! “陆白呢……他没有看吗?”安夏儿看了看周围。 “大少爷应该去书房了。”菁菁看着上面的方向,“应该……有事跟魏管家说吧。” 安夏儿站了起来,“那叫两个保镖进来,把这些婚纱照搬到我卧室吧。” 小纹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少夫人,你不生气了?” “算了。”安夏儿叹了一气,说,“我不想怀着身孕还和陆白吵架,他可能心情不好,也许是在公司遇到什么事了吧。” “少夫人,你能理解就好。”菁菁看了小纹一眼,“大少爷最疼你了,他现在肯定是有什么烦心事,但相信他会找个机会跟你说的。” 菁菁和小纹都知道,陆白心情不好肯定是关于安夏儿要不要做手术的事。 安夏儿点了点头,所有的怒气渐渐融化,眼睛弯成两枚月牙,“嗯嗯,那让厨房准备午餐吧,等下我去叫他下来吃饭。” 安夏儿这次很乖巧。 没有一直跟陆白置气下去,午餐做好后,还亲自上去叫陆白下来吃饭。 *** 安夏儿来到陆白书房前,深吸一气,敲了两下门。 “进来。”里面传来陆白的声音。 安夏儿推门进去后,便看到了陆白和魏管家凝重的脸色。 陆白看着安夏儿,似乎有些意外安夏儿会上来,薄唇抿了抿,“怎么了?” “吃饭了。”安夏儿想了想,体恤地道,“你把我从外面抓回来的事,我不计较了,我当你心情不好,我希望你开心点。” 陆白看着安夏儿,脸庞上掠过震惊。 似乎从未想过被他宠到任性的妻子会说出这种话。 “少夫人,你真是……太好了。”魏管家听关安夏儿的话,非常激动,“放心,大少爷这几天确实遇到些难题,今天又听到你到外面去了,所以很担心。” 陆白看着安夏儿,褐色的眸中有着看不明白的深奥的东西。 最后,陆白道,“行,你先下去。” 安夏儿点了一下头,听话地关门出去了,在这一刻似乎比个日本女人对丈夫都要恭谦。 看着安夏儿,陆白突然心里又很过意不去,想着自己是不是不该对她发脾气——甚至不顾她的感受当着她朋友的面将她从外面强行带走。 魏管家对陆白道,“大少爷,我还是建议跟少夫人说一下这个问题,以及让医生过来看一下,也许,会有别的转机也说不定。” 陆白没说话。 电话响了。 魏管家递给他。 陆白皱眉,“哪位?” “我是斯城父亲。”电话里传来慕董事长的声音,“陆白,你的电话我是从斯城奶奶那里问来,想打电话给你可是不容易。” 陆白眼睛冰冷了下去,“那慕董事长有什么事。” “我现在就想问,陆白,你是不是真不打算帮慕家?”慕董长道,“斯城因为救安夏儿而出事昏迷,现在慕氏有难,你连举手之劳都不愿帮么?” 陆白笑道,“这是慕老夫人让慕董事长你联系我?” “这是我的意思!”慕董事长愤然道,“陆白,无论斯城和安夏儿过去有什么,现在你们都结婚了,你身为帝晟集团的总裁,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你也不该再记这点仇!” 陆白脸色看着一点点沉下去,目光露出寒意。 像将要爆发烈岩的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