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但你和宝宝,我选择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06章 但你和宝宝,我选择你!

第706章 但你和宝宝,我选择你! “陆白,你说什么!”电话对面慕董事尊严尽失,“以你妈妈跟慕家的关系,我怎么说也是你长辈,你就是这样对慕家不敬么!” 陆白冷笑道,“这不是笑话么,连局面都稳不了的你们,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去敬?” 旁边魏管家听得心惊胆战。 慕董事长是陆白母亲的哥哥,陆白竟说他们是废物,魏管家着实吓得不轻! 陆白电话挂后,魏管家心惊胆战地道,“大少爷,你话说得太过了,现在慕家是遇到了麻烦,慕老夫人若是因为你的话找上陆家,这恐怕……” “找陆家?那说明他们根本没胆量面对我。”陆白笑了一声,扔下手机,“我现在也根本没空管他们慕家或慕氏!” 看着陆白冰冷走出去的冰冷背影,魏管家叹了一口气。 这慕家也是撞在了陆白的火山口上。 安夏儿怀着身孕,估记要做手术。 陆白现在都不好跟安夏儿开这口,这两天来找他商量事情的人,哪个都碰壁了! ——包括慕家那个国内名门。 ——甚至还骂成了废物! ——史无前例! 午餐后,安夏儿来到卧室。 卧室没有开窗幔,也没有开灯。 陆白坐在卧室附带的吧台边喝酒,整个人像罩在阴暗之中。 安夏儿走进去,打破了卧室空气中的沉默,“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我们前两天不是一直……很高兴么?哪怕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你也没必要这样生气还将情绪带回家吧?” 陆白没有说话,身体形成一道冷峻的影子。 “……”安夏儿唇动了动,声音很轻,“我怀孕了,我希望你多陪陪我,而不是……把你脸色给我看。” 陆白在喝酒,他拿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缓缓回头看向她。 卧室门开着,投进了一丝光亮。 他脸庞一半明,一半没在黑暗,给人一种无型的压迫! “听说。”安夏儿唇蠕动了一下,有时即使面对陆白,她心里也依然心存敬畏,“你在电话里,将慕董事长都骂了?且不说他是慕氏集团的董事,慕家也是商界名门,你不尊重他们,也多少给人家一分面子吧……” 她不是为慕家或是为慕董事长说话,慕家的人大多对她态度恶劣,她没理由替他们说话。 只是,想到一个长辈被陆白那样骂……安夏儿觉得有点不忍。 也为陆白这样的情绪,感到担心。 久久,陆白冷丝丝的声音传过来,“你跟我说这个,是想替慕家求情么?” “我……” “中午说了你几句,把你带回来,开始觉得我不好了?”陆白每一句话,都像把刀子般尖锐,“是么?女人一旦觉得委屈,就开始想念前男友的好?” 他本来是觉得不该对安夏儿发脾气,但眼下听到她为慕家说话,他的怒气还是再次腾了起来。 安夏儿不敢相信陆白会说出这种话,她瞳仁猛地放大,“陆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我觉得委屈?什么想念前男友!你在说什么莫明其妙的话!” “那你提慕家的事做什么?”陆白哼出一丝冷笑,“你不是知道慕氏出事了,看在慕斯城的份上,想替慕氏求我帮他们?” “陆白,你胡说什么!”安夏儿紧握的手开始发抖起来,心里一委屈,眼睛就开始慢慢变湿了,“我是听管家说,你把慕董事长骂了……” “那关你什么事?”陆白冷道。 安夏儿心里突然凉嗖嗖的。 是无力感! 面对陆白莫明其妙的逼问,安夏儿心里就像倒了五味瓶一般,五味陈杂。 过了一会,她眼泪盈眶,声音哽咽,“本来,你把我从外面带回来了的事,我已经没有去生气了,我觉得你心情不好我该理解一下……” 陆白看着她,深沉目光里有着令人看不懂的东西。 “算了,不想说这些了。”安夏儿看着他深随的褐眸,“我想说,我们的婚纱照回来了,你没有看过吧?过来看看吧,我觉得很漂亮,也许可以当艺术画一般装饰在卧室里。” 陆白回过头去,“自己亲自拍的照片还用看什么。” 安夏儿手有点发抖了。 “你觉得好看你放着就行了,不用装饰在卧室,我的卧室没有放照片的习惯。”陆白语气糟糕之极。 安夏儿忍着被刺痛的心,“你,一点也不想看我们的婚纱照?” “你过来就是想问这些?”陆白道,“安夏儿,我并不想再向你发什么脾气,但我心情确实不好,你今晚……到你那个卧室去睡吧。” 陆白垂下眼睫,喝起酒来。 安夏儿心里像被人揪了一下,让她到她的卧室去睡? 他完全不想看他们的婚纱照不说,还说让她回她自己的卧室睡了?她的卧室……那是他们刚刚结婚时给她安排的。 随着他们相爱,他们已经睡一间卧室了,也就偶尔他们吵架安夏儿会回自己卧室。 他的话,就像在疏远她! “陆白,你怎么了?”安夏儿强忍着自己的声音不要哽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我很伤心,你不想跟我同一个房间睡了么?” 她说没他睡不着的。 陆白拿着酒杯的手停在空中。 他眼睫缓缓垂了下去,“你过去吧。” “行,既然你话说来出了。”安夏儿向卧室里面的床的方向走去,“那我不打扰你,也许我们之间你一向都是占主导地位,我没有办法作任何反驳。” 也许理解换来的不一定是理解! 她再放低姿态,也没有用。 陆白脸庞紧绷了起来。 安夏儿把放在床角的小黄人抱了起来,准备拿回去她那间卧室去。 这是陆白那回带她去d市时买给她的小黄人,当时安夏儿要放在他们的卧室,陆白便说有这东西就没他。 但最终,他还是随了她,任她在床上放着一个大布偶。 安夏儿想到这,眼睛就酸酸的,她不知道陆白为什么说出那些不顾她心情的话。 她刚抱起小黄人的时候,身后一个阴影笼罩而来,“放下。” “不必了。”安夏儿眼眶湿润,“我过去……” “我说放下。”陆白高大地站在她身后,抓起她怀里的小黄人扔在床上,“你把它放在我床上,我没说什么就算了,一说回你房间把它抱着算什么?” 安夏儿猛地回过头,“陆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陆白手抚上她颤抖的脸庞,用近残忍又冰冷得不像话的声音说,“安夏儿,你不是小孩子了,别抱着玩具当心里安慰。” “我喜欢什么你管得着!” “你该抱着是你男人。” “……”安夏儿看着他优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庞。 陆白眼睛微眯,“你真以为我想让你回你房间睡?” “那是你说的!” “我一点也不想!” 陆白突然将她推在大床上,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安夏儿顿时喘不过气,拼命阻挡着他,“唔唔嗯!放开……我!” 陆白非但没有放开她,动作反倒变得更加粗爆。 “陆白,你想做什么?”安夏儿发觉他的意图,吓了一跳,“我现在不能跟你……” 但陆白没有停下,手紧紧按着她不让她逃…… “你不要我们的宝宝了!”安夏儿生气道,“你放开我!” 陆白突然道,“安夏儿,你要孩子还是要我?” “你在说什么莫明其妙的话!”安夏儿生气地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但你放开我啊!既然你说了,那我到我那边的卧室去睡……” 对,她到另一个卧室去睡安全点。 也许陆白是几天没有,憋出什么病来了。 所以他情绪不对。 她要离他远一点…… 陆白按住了想要后退的她的肩头,昏暗中目光冷冽地盯着她,“但你和宝宝,我会选择你。” 安夏儿刚一愣,陆白便没有容许她思考了。 生气的陆白很可怕,安夏儿愤怒的反抗声马上从里面传出来。 “陆白!你放开!” “陆白你这个恶魔,你放开我……” …… 但陆白并没有停止,反倒用一种摧毁般的力量,继续攻占又仿佛想毁灭什么似的!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 别墅里的下人听着楼上的动静,都安安静静,没有人说话。 魏管家轻轻地替他们关上了卧室的门,走下楼。 菁菁和小纹在下面望着管家,小纹不知所以地问道,“管家,大少爷怎么了……他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对少夫人这样?” 菁菁道,“这样很危险……” 大少爷会不知道么? 不可能。 但难道他这么做,就不怕孩子出事么? 魏管家看着她们,久久,叹道,“也许,大少爷心里是想放弃这一胎了……” 菁菁和小纹顿时瞪大眼睛。 “如果这一胎会给少夫人带来生命危险的话……”魏管家道,“虽然陆家盼孩子盼了很久,但对大少爷来说,他可以承受没有孩子,但他不想承受少夫人出什么事。” 小纹脸色变了,“怎么能这样?大少爷那么厉害,在商界几乎无所不能,为什么对于少夫人怀孕的这件事不能耐下心来想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