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有权利得到公平待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11章 有权利得到公平待遇……

第711章 有权利得到公平待遇…… 两个女佣连连点头,将餐桌上的菜全部端完了。 魏管家也去吩咐厨房给陆白准备另外的菜去了。 最后陆大总裁看着空空的餐厅,空空的餐桌,心里无经郁闷。 他可是一家之主! 这些人的主人! 居然让他这个主人坐在空空的餐桌边…… 但想到安夏儿,陆白又松了口气,只要她会吃,他也不介意让让她。 厨房准备好菜估记得有大半个至一个小时,陆白叹了口气闷气,去客厅喝酒了。 刚倒了一杯罗曼尼·康蒂,裴欧打电话过来。 “陆白,有空?” “说事。”陆白掂着酒杯,“暂时有。” “那天你离开帝晟集团时,似乎心情不太好?” “裴少什么时候关注起我的心情来了?”陆白将酒杯递到唇边喝了一口,“你的心思大部分都在女人和赚钱上面吧?偶尔指挥一下军队?” “哈哈!”裴欧笑道,“但这要赚钱就得关心陆总你啊,这是首要之急,怎么,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 “你不是让那个展小姐打过电话给安夏儿了?”陆白道,凡事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陆总,厉害啊。”裴欧大笑起来,“敢情安夏儿小姐的电话都在你的眼界之下啊?确实,我让展倩打过电话给安夏儿小姐。总觉得现在你们有点事嘛,听说ds大型真游游戏开发组组找你申请提前上市的事,都被你驳回去了?” “当然。”陆白眼神坚毅。 “这是为什么?”裴欧不明白这个大总裁的想法,“dsx2智能手机目前正在全球火热上线中,游戏再一上市,相互宣传,只会有更好的效果吧?” “因为我心情不好。”陆大总裁就一句话。 所以其他人也得跟着遭殃? “好吧。”裴欧叹了叹,“你跟安夏儿是出什么事了?” “为什么要提安夏儿?”陆白冷冷地道,“裴欧,你这三句不离我老婆,我可以怀疑你的居心。” “得了,我已经订婚了好吧。”裴欧道,“安夏儿小姐也怀孕了,我不能去惦记一个孕妇吧?我现在有我的女人,展倩那女人若听到你的话会跟我急的。” 陆白露出一个不相信的眼神。 “我是关心你和安夏儿小姐,作为你的朋友。”裴欧顿了一下,问道,“陆白,安夏儿现在怀孕了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到底怎么了?” 陆白喝了一口酒,“安夏儿怀孕的情况不是很好,可能要做手术。” “我靠,怎么了?” 但陆白并不想详细谈起,“我已经联系了医生,目前在做安夏儿思想工作,最近不会多管帝晟集团的事,你有什么问题去找修远。” 在面对安夏儿怀孕的事上,陆白不得不先放下他的帝晟资本主义帝国,一心在家陪她劝她做手术。 裴欧顿了一下,“‘瑾年保险’公司要开年会,作为国内保险界的领军者,‘瑾年保险’肯定会邀请商界所有的大腕出席,等下莫珩瑾也许会给你打电话。那你是不准备出席了?” “不会。”陆白道,“我现在对什么都没兴趣,你打个电话给珩瑾,让他不必邀请我了。” 陆白放下电话后,魏管家已经来了大厅。 听到陆白的话,魏管家道,“现在dsx2智能手机已经全球同步上市了,ds大型真人游戏,可以延后一点时间上市,到时可以再度引起帝晟产品的高热。” “对。”陆白点头,“帝晟集团旗下的产品根本不必蹭其他产品的热度上市,每一个产品上市都带起轰动,让帝晟品牌再度进入大众眼球。那些蠢货根本不懂。” 非但没必要蹭其他产品热度上市,而且要避开。 但魏管家作为陆白多年的私人管家,自然对这个男人更加了解,他的商业头脑无人能及! “刚过来时接到陆老从美利坚商会打来的电话。”魏管家道,“问起少夫人的事。” “不必跟人说安夏儿的情况。”陆白道,“那老爷子一回来,估记手术也做不成了。” “大少爷,你是说……” “在我眼里,安夏儿胜过一切。”陆白道,“但在陆家其他人眼中,当时是陆家的子嗣重要。” “……” “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安夏儿生下三个孩子,不惜一切,也许也不会顾及安夏儿会不会有危险。” 魏管家汗了汗,“这也有可能,二少爷当年和夫人死后,大少爷你是陆家所有人的希望,在商界霸业上你超出他们的想象,但之后陆家就希望你早日结婚生孩子了。” 所以才出了后面陆老爷子经常跟陆白催婚的事。 作为亚洲的顶级豪门,陆家怎会允许子嗣少?陆白的每一个子女都将会是王子或公主般的存在。 “所以别跟老爷子说安夏儿怀了三胎的事,老爷子一知道肯定出面干涉。”陆白道,“我不把陆家的话当回事,但不代表安夏儿心情会不受影响。” “是,大少爷。”魏管家恭敬地欠下身,“晚餐已经好了,请大少爷过来用餐吧。” 晚上,安夏儿依然关在她的卧室里没有出来,也不去跟陆白睡了。 陆白来到安夏儿卧室外面,站了一会。 菁菁和小纹在他身后低着头。 “她晚餐吃了?”陆白问身后的女佣。 “是,大少爷,少夫人全部都吃了。”菁菁汗颜道,“刚才把空碟子都放在了门外,我们收下去了。” 全部吃了? 安夏儿这女人不怕撑着? 想到刚才那一桌子的菜,陆白深深地皱起了眉。 “以后注意她的饮食。”陆白道。 “是。” “看样子她今晚也不会出来了,不必你们服侍。”陆白道,“下去。” “是,大少爷。” 女佣下去后,陆白又在安夏儿卧室外面站了一会。 他终还是举起手敲了两下门,“安夏儿,你要多吃点我不反对,你现在也正在需要多摄取营养的时候。但我不希望你暴饮暴食把胃吃出问题,出来,吃片胃药。” 里面毫无动静。 对于陆白的话,安夏儿连个声响都没有,仿佛一开门陆白就会把她抓去做手术。 “我昨天说让你回你卧室睡,不是真心话。”陆白沉声道,“人都会有情绪,你任性时我包容你,我偶尔心情不好也希望你理解,毕竟看到你怀孕有危险,我不可能心情会好。” 里面安夏儿还是没有回答他。 “我不是不要我们的孩子,我是考虑到你的安全,毕竟孩子的话……我们以后可以有。”陆白道,“但我就你一个妻子。” 空气中静了一会,陆白道,“我可以忍受生意上几个亿的损失,可以不在意我这一生有没有孩子,但我不能没有我的妻子。” 如果要他妻子冒着生命危去替他生孩子,他宁愿不要孩子。 最后陆白道,“我希望你过来,我们再谈谈。” …… 侧卧室里面。 吃撑的安夏儿抱着膝,听着陆白的话,眨了眨泛红的眼睛 过了一会,外面陆白没有说话了,可能回卧室去了。 任何一个女人听到男人说自己对他而言比什么都重要,都会感动得一踏糊涂,而陆白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怕她怀这一胎会有危险,所以他在考虑让她终止妊娠或做减胎手术。 但安夏儿却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第一个孩子离去时她都快哭死,她不想再失去孩子—— 一个也不想。 安夏儿看向卧室里的笔记本电脑,她手机放在外面,他们也不会让她用手机。 安夏儿走到电脑面前,准备用一下下电脑,查一下陆白说的那个‘减胎手术’。 但刚打开导航网页,便看到了一个头条新闻, 安夏儿想起前天晚上陆白的话, “原来慕氏真的遇到了危机?”安夏儿皱了皱眉,“也对,慕氏近几年的大力发展,都是因为慕斯城……” 慕斯城现在昏迷在医院,慕家其他的堂亲股东西肯定会趁机跳出来夺取总裁一位。 安夏儿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的肚子。 那里孕育着她和孩子的两个孩子…… 安夏儿唇边带起一丝欣然,“仔细想想,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跟慕斯城订婚出理离开安家,遇到陆白和他结婚……” 想到她是陆白记忆里的那个小女孩,安夏儿突然觉得一切都是缘份,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所以,你们的到来,也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安夏儿看着平平的小腹,用手去摸了摸,“是吗?宝宝。” “所以,我不能放弃你们。” 就这么自语着,安夏儿都觉得幸福得快流出眼泪。 她抹了一下眼睛,在百度上输入‘减胎手术’,百科上解释,这是一种用于临床多胞胎妊娠或畸形胎儿的终止其中一个胎儿发育的手术方式。 在孕妇大概怀孕11周左右的时候,将氯化钾注入计划被终止的胎儿心脏内,致其死亡,以确保其他胎儿正确存活和发育。 而那个死亡的胚胎留在子宫内,会渐渐被吸收,对母亲和其他胎儿并没有不良影响。 “那……”安夏儿捂着唇,泛红的眸中热泪盈眶,“这是要杀死一个孩子,让另一个活下去并出生么?” 为什么? 可这太残忍了不是吗? 为了让同胞兄弟或姐妹出生,必须自己胎死腹中? 那么小的一个小生命,都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得到过,没有喝过奶,没有呼吸过空气,甚至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为什么就要作出这种牺牲。 而且据陆白的所说,是因为她的腹腔窄了的原因,并不是某个胎儿有问题。 那他们并没有错,有权利得到公平待遇一起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