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他是会跟女人出门的男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12章 他是会跟女人出门的男人?

第712章 他是会跟女人出门的男人? 安夏儿承认是她太感性了,也许这就是这世界上的法则,有得必有失,要其中一个安全出生就必须牺牲另一个…… 可是,安夏儿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真的狠不下这个心。 无法用杀死自己另一个孩子的方式,让使一个出生…… 安夏儿泪眸扇下,又搜查了一下关于‘减胎术’的风险性,其中一条很醒目,同卵双胎即在同一个胎盘里面的胎儿,不能做这种手术,胎盘一旦刺破,两个都会出事。 另一条,胎儿距离太近的情况,手术的风险会加大…… 最后安夏儿盖上了笔记本,深深地垂下了沾着破碎泪珠的眼睫。 “一定可以的……”她卷缩着坐在沙发椅中,对自己说,“以前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现在是怀孕了,还怀了很多人羡慕的可爱的双胞胎,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一定可以生下来你们的,我爱陆白,所以我也爱宝宝你们,什么风险我都可以承担住的,一定可以。” 她需要替她自己打气,给自己勇气。 陆白是不想失去她…… 但她应该主动提出把宝宝生下来,平时陆白那么疼她,这种时候她应该多承担一些了。 最后,安夏儿拖着她吃撑的沉重身体,打算去浴室洗澡。 但又一想到吃饱了不宜洗澡,她又倒回来在床上躺下,准备消化了再去洗。 这一躺,就睡过去了。 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陆白在主卧室坐了后半夜,安夏儿都没有过来。 银白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长长的墨绿色昂贵窗幔往两边拉开着,穿着黑色浴袍的陆白坐在窗前,月光将他高贵的影子长长地拉在身后…… 纵使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商界之神,在面对妻子,也有无力的时候。 “生下来……么。”他低沉的噪音,飘在寂静的卧定里。 —————— 第二天安夏儿睡到上午十点才起来,换了一套香奈儿的黑灰色连衣裙,穿着平底小黑鞋,手里拿着一条灰色围巾,穿得暖和又舒适地下楼。 两个女佣和魏管家正在大厅等,见她,菁菁和小纹赶紧奔过去。 “少夫人少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你要出门吗?” “你早餐还没吃呢?先来餐厅吧!” 陆白坐在大厅沙发那边,听到声音,手里的在空气中停了一下。 犀利如剑峰的眉,依然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眼角上扬,扬出一世高傲。 只是这个高贵冰冷的男人此时,眼睛下方却有一抹淡淡的青黑,貌似昨晚没睡好…… 他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走下楼梯的安夏儿说,“不吃了,我到外面去吃。” 陆白眉角一冷,“又准备去哪?去餐厅吃东西。” “不必了。”安夏儿在他身后看着他,哼了哼,“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冬天,我准备到外面去吃个快乐的上午茶,换换心情。” 总觉得这样呆着什么都不在做,心情很郁闷,她需要走走。 “那天把你从外面带回来时跟你说的话忘了?”陆白眉一皱,“你现在怀着身孕,别到处乱跑,你要吃什么,让厨房去准备。” 他的别墅面积宽广,花园泳池前院,还有家庭影院和水疗,spa,还包括从中外的星级酒店挖来的高级厨师,她要怎么放松不行?要吃什么没有? 但安夏儿显然觉得要跟他都互相静一静,“不,我想呼吸一些外面的新鲜空气,我想过了,现在我月份小还能到外走一走,到时肚子大了,才是什么地方都不方便去了吧,所以我现在准备出去。” 不能说在外遇过什么危险就不出门了吧? 特别是在这种时候,散散心也是好的。 “不准去。”陆白严峻地道,“过来坐下。” 就手术的问题,他们得继续谈。 安夏儿顿了一下,差点就被他的威严所慑,唬过去了。 但她定了定神,坚持住了,“要坐你自己坐,反正我要出去,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反正这两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我是不会做手术的。” “安夏儿,不能什么都随着你性子来,我必须为你的生命安全负责。”陆白道,“孩子我也想要,但我不能不顾及大人。” 安夏儿抿了抿唇,没回答他,拿着包包从旁边走过去,“我出去了。” “诶,少夫人!” 菁菁和小纹忙叫她。 “你是不听话是吧?”身后陆白冷道,整张脸庞像寒冰一般。 刚走到大厅门口的安夏儿停了一下脚步,“我会注意安全,我也会带保镖出去,但请你不要太限制我的自由行不行?你陆大总裁大把的秘书助理可以替你处理各种事情,你愿意你就可以坐在家里,但我不一样好吧,我也有我的事情,有些事我必须亲自去做。” 作为一个极少在唯丽公司露面的老板,她压根没配什么秘书理助手之类,有事只是交待华荣或者自己处理一下。 陆白一听,“你该打个电话去问下修远,我放下公事在家里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给你做思想工作,你以为我会这么有空。” “那不用了。”安夏儿道,“我决定了,我不会做手术的。” “安夏儿!”陆白突然大怒,“你就是不终止妊娠,你也必须做减胎手术,你怀下去你不要命了?” “何必要说得那么严重。”安夏儿笑了一下,“了不起到了后期我辛苦一点吧。” 她根本不敢去想若是手术失败。 她的孩子都没了怎么办。 “安夏儿!”陆白站了起来,“你是不是没认真听我跟你讲的你的情况,你生不了那么多……” “两个,不多。”安夏儿回头笑笑,“世界上生双胞胎的女人多得是,我不过是其中一个,而我也一定会生下他们的。” 魏管家和女佣们沉默着,不知如何告诉她,她肚子里不是两个…… 陆白一脸挣扎,隐忍着让自己不要爆发,最后沉下气,“总之你不能出门,你要吃什么让厨房去做,有什么我让人帮你去处理。” “不,我必须自己去。”安夏儿也坚持自己的立场,宛如她坚持要生下孩子一般,“你要不放心,怕我去做什么危险的事,那你就亲自跟着我吧,反正我是无所谓。” 安夏儿哼笑一声,从菁菁她们手中拿过自己的手机后,出门了。 陆白身上散发着似乎能看得见的寒气,即将把整个大厅都给冻结。 但安夏儿现在情绪不好,又不好太为难她。 她要出门,陆白也不好强行将她关在家里…… 魏管家见此,忙说,“大少爷,少夫人既然有事执意要出门,那就随她吧,你实在担心的话可以和少夫人一起去看看。” “我去?”陆白只觉得他这管家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我陆白是谁?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跟着女人出门的男人?” 魏管家发觉刺激到了他强大的自尊,忙低下头,“大少爷息怒,既然如此,那就多安排一些保镖跟少夫人出去。” 陆白冷哼,将杯里酒一口喝完了。 安夏儿刚开着车从浅水湾出来,就从倒车镜中看到了后面那辆紧跟着出来的金色劳斯劳莱斯,后尾随着五六辆保镖轿车。 安夏儿皱了皱眉,简直不敢相信。 “真跟着我出来了?” 但安夏儿今天出来,确实是有事情的。 到了市中心时,堵了一会车,但连堵车的功夫,后面陆白的车也紧随停她后面。 安夏儿不管后面的车,她看了一会时间,打电话给柳小姐。 “喂,柳小姐,我这边堵车了,你是不是到了?”安夏儿问道。 “刚到。”电话里柳小姐说,“你不必着急,反正我今天有空,陆少夫人我约我出喝上午可是难得哦!” 安夏儿也笑,“柳小姐邀请过我那么多次,我都没空前去实在不太好意思,所以看今天天气挺好,特地请柳小姐出来喝喝茶。” “哎呀,陆少夫人太客气了。”电话里柳小姐笑道,“那我就等你过来了。” “好的。” 安夏儿挂了电话后,看向前面,车的长龙正往前挪动。 她早上是在用电脑微信上跟柳小姐联系的,也刚好柳小姐有空,一约就约到了。 当然也不排除柳小姐看到是她邀请,特地推了其他事情,但不可否认,现在要请到安夏儿的机会,确实非常难。 从那个被安家赶出家门的养女,到现在的陆少夫人,唯丽品牌的老板,她的身价也是一个大跨越的涨高! 到了‘长岛咖啡厅’外面,咖啡厅的经理和服务员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安夏儿两个小时前在网上包下了这‘长岛咖啡厅’一上午的营业时间。 一时因为她的身份,怕引起太大的动静;二是有事情要跟柳小姐谈。 安夏儿车一停下,陆白尊贵的劳斯莱斯也停了下来,保镖迅速下车替他们打开车门。 安夏儿下车看到陆白,“你还真来了?该不会担心我是不是出来见哪个男人吧?” 陆白冷着张,一身法式立领白衬衫和黑色西裤,一身贵族气质往前走去,“有什么事赶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