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吻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20章 吻技!

第720章 吻技! 陆白笑笑,低垂下眼睛继续切羊排,“你现在这么听话,该不会又有什么事想跟我说?” 当然。 但不能马上说。 “哪有。”安夏儿觉得拒绝做减胎手术这种事,一定得慢慢来,她甜腻腻地眨眼道,“我一直都很听话好吧?这个世界上我最听你的话了,我也只会听你的话哦。”话一落下,安夏儿自己都想抖一身鸡皮疙瘩。 但她一定要想尽办法讨好他!取悦他! “你明白就好。”陆白为她此刻的乖巧,感到欣慰,“总之这一次要打算生下孩子的话,你就配合一点,以后杜绝吃垃圾食品中,不能熬夜,禁止长时间接触有辐射的电子产品,不能做实验,你怀孕的前三个月少出去……” 安夏儿忍着这些条规,“好,我知道了,我今天下午去唯丽交待了华荣他们,把新产品的事交由公司团队负责了。总之,我现在坐在家安胎了。” 陆白点头,再次为她的觉悟感到欣慰。 “既然你想清楚了就行,多吃点。”陆白看着了一眼安夏儿面前的料理,“你后期可能要控制饮食,趁现在多摄取营养。” “嗯嗯。”安夏儿点头,又开始吃另一份料理。 “我已经通知了那个doctor ,让他准备你的手术。”陆白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放下后说,“减胎手术的最佳手术时间是两个多月,这一个月你好好养身体,下个月做手术。” “……”安夏儿吃着东西手,僵硬了一会。 下个月……大概就是年后了。 晚上,安夏儿又抱着她的小黄人来到了主卧室。 陆白刚从书房回来,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着平板电脑上帝晟集团的股票,一边在打电话…… 安夏儿抱着小黄人一把在他旁边躺下,头枕在他大腿上,杏眸亮亮地看着他谈公事正经俊美的脸庞。 “……ok,有情况跟我报告,目前先稳住股市。”陆白对帝晟集力的操盘手说完,将电话挂了。 “陆白,我想好了我还是和你睡。”安夏儿说,“我感觉这两天没和你睡,还是睡不着。” 陆白看着躺在他腿上尤如小猫般的女人,淡雅地笑,“又想过来跟睡了?不怕我像是上次一样变成禽兽?” 安夏儿想起前几天他不顾她怀有身孕…… 她脸红了红。 他们宝宝也真是强悍! 幸好没出事! 安夏儿鼓了鼓脸颊,“不怕!你上回那样做,肯定是打算不想让我怀孩子,既然你同意了放弃妊娠终止手术,你一定不会再乱来。” “那我该感谢夫人的信任?”陆白俯下脸,亲吻着她。 安夏儿也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他的吻。 他的吻温柔而有力,手没有移到其他地方撩拔她,只是停在她小腹上,似乎,在抚着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么地疼爱有加。 “唔唔……”安夏称嘤咛着,呼吸开始一点点变重,变得困难。 以前他说过要考验她的吻技。 但直到现在,安夏儿的吻技都跟他差一大截,陆白深深浅浅的吻一落下,她就会浑身发软。 ——他似乎什么都很出色,无论是在商界还是情事上。 安夏儿不得不承认,以前她很怕与陆白缠绵,无论是因为年纪小,亦或是觉得陆白吓人,以前基本上每次都是陆白主动,紧张的下场是每次多多少少都会痛。 但自从相爱后,安夏儿尝试着主动和回应,他们的缠绵就变成了一件很愉快的事。 陆白吻着吻着,就慢慢地停下了,“先睡吧,我去洗澡。” 安夏儿眼神迷离,拉着他袖子。 “想勾引我么?”他嘴角露出一丝邪魅。 “……再亲一会。” 安夏儿诚实地说出她的想法。 温柔的陆大总裁太迷人,不,他各个角度都很完美。 看着这个优美的男人,安夏儿就想有股想跟他纵情的想法! ——若不是她怀有身孕,她一定会主动。 “……”陆白缓缓俯脸,在她耳边轻说,“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有多诱人,换平时,你明天就别想落地。” 安夏儿脸色红通通起来,皮肤发热。 “快放手。”陆白看着她抓以着自己衣服的小手,“不然等下你就别说我不顾你怀孕折腾你,你知道我一开始就停不下来。” 再亲一会,就是在玩火了! 安夏儿只好将手收了回来,“……不好意思,你你你去洗澡吧。” 她疯了,竟忘了在这种时候她最好少跟陆白腻在一起……太容易走火了。 安夏儿脸埋在了枕头里面,突然觉得好羞耻,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爱上了与他在一起的感受。 ——喜欢那彻骨的疯狂! 陆白看着她红红的耳朵,笑着轻轻咬了一下,“对了,你现在的吻技已经过关了。” 安夏儿一怔。 “因为你把我吻石更了。” 安夏儿脑袋一嗡,羞恼地叫起来,拼命将脸埋着,“你不是说要去洗澡么!你你你你快去吧!” “你洗了没?”陆白问她。 “没呢,你先去。” 陆白将她拦腰一抱,“走吧,一起洗。” 安夏儿整个被他公主抱抱了起来,她心惊看着腾空的自己,慌乱地说,“算了,不要了,等下我们一洗你又……”她刚才一时意乱情迷是一回事,但他们现在真不能做了啊。 陆白轻松地抱起她往浴室走去,“没事,洗完我就先将你送回来……” 安夏儿明白了, 有时真不能相信男人的话。 当晚陆白说着不会做,但在浴室还是让她用手来了一次,事后安夏儿看着她快抽筋的手再次明白一个道理—— 绝不能尝试着去撩这个男人。 第二天,安夏儿睁开眼睛后,鼻尖传来了清冽的男人气息。 那是穿戴整齐,洗嗽完毕后,陆白的味道。 “早。”耳边传来陆白迷人的声线。 安夏儿半睁开眼睛,清晨外面的光线从厚重昂贵的窗幔缝隙照进来,陆白会在床沿边,看着她。 安夏儿移动着身体,一点点挪过去,像考拉一样搂着他的腰,“再睡一会。” “小懒虫,起来吃早餐,刚才女佣在外面叫过了。”陆白捏了捏的下巴。 “等会吃……”安夏儿迷迷糊糊的,“反正吃进多少,都会吐的。” 是,她昨晚吃了那么多,回到房间会还是吐了。 这几天天都会吐。 怀双胎,妊娠反应太厉害,比她第一次怀孕难受许多。 “所以你更要吃。”陆白说,“不然你吃的都吐了,胃里没点东西,你哪来的营养给你肚子里的宝宝?” 安夏儿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他,“我重要还是宝宝重要?” 陆白长叹一气,“你若是同意,我们现在就做手……” “不,我知道了,我重要。”安夏儿马上用手指盖住了他的唇,“我只是说说罢了,我一定会把宝宝生下来的,我一定会给你生孩子,陆白,我要让你看到那个算命先生说的话是错的。” 他们那么相爱,怎么可没孩子呢,扯蛋! 陆白将她的手指拿在唇前吻了吻,“好,我一定会让医生保证你的减胎术成功,到时你会为我生下健康可爱的宝宝。” 说到减胎术,安夏儿的脸微僵了。 “好了,起来。”陆白轻声说,“今天我在家休息,一起吃个早餐。” 安夏儿想起她昨天那只酸酸的手,脸颊鼓了鼓,背过身去,“不,我累。” 陆白看着她,“睡了一晚还累?” 他们又没做,怎么可能? 安夏儿将手一伸,“手累了,要亲亲要揉揉才能起来。” “……”陆白愣了一下,突然将她一把翻过来,压下吻着她的唇,“好,老公的全套服务,全身亲一遍。” 他啃咬般地,轻轻吻在她的玉颈上,下巴上,安夏儿痒得哈哈大笑。 一个甜蜜的早安吻后,安夏儿终于离开被窝起床了。 魏管家已经候在餐厅,餐桌上摆满了各式早点。 菁菁和小纹见陆白和安夏儿一进来,便恭敬地礼了礼,“大少爷早,少夫人早。” 将两个座位移开。 安夏儿和陆白坐下后,安夏儿看着尤如过年一般丰盛的早餐,再次震惊,“我说,其实不必准备这么多吧,真吃不了,我感觉现在胃口都还没以前好了。” 以前来多少吃多少,现在吃多少吐多少。 话梅,酸梅汤神马的,没用啦! 陆白看着安夏儿托着脸庞,“尽量吃点吧,实在不行,少吃多餐。” “是的,少夫人,你一定要吃。”菁菁赶紧给她先盛了一小碗小米粥,“你现在是每天在吐,胃口不好,等过了前三个月就好了。” 安夏儿耸起眉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陆白,“我想吃零食。” 陆白理也不理她,“吃早餐。” 就像人生病时一样,越不能吃生冷的越想吃,安夏儿在陆白威慑的目光下,只好拿起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吃起来。 她一边吃一边抱怨,“刚才在床上还那么温柔,现在就凶巴巴的了……” 陆白优美华贵的脸庞顿时一僵。 目光缓缓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