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吃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23章 吃醋

第723章 吃醋 陆白换上拖鞋,迈着修长的大腿走进大厅,在空气中还起一阵迷人的冷香。 “你不用这么热情,你再跟我提多少次那个要求,我都不可能答应你,放弃吧。”陆白笑着,走到沙发休息区那一边。 魏管家赶紧过去,给他倒上一杯白兰地—路易十三黑珍珠。 这是售价最贵的顶级白兰地。 对于酒,陆白的严求一向非常高。 安夏儿以前以为陆白只喝白葡萄酒,相处久了,才知,他大概什么酒都会喝,只是平时比较倾向于白葡萄酒。 安夏儿又蹭坐过去,挨在他旁边,“说什么,我都还没开口,谁要跟你提那要求了?” 陆白划起唇角,眼神扫过她美丽红润的小脸,“那就不要提了。” “我……” 陆白回头看向女佣,“夫人白天都做了什么?” “干嘛,你这是监禁我还是怎样啊?”安夏儿瞪大眼睛,“你这几天都晚上回来不说,回来还带打听我行踪啊!我这每天在家里还能干嘛?” 陆白淡雅而深邃的瞳仁看着安夏儿。 安夏儿感觉到来自一股总裁大人的威压,她咽了咽,“干嘛这样看着我……” 陆白认真地告诉她,“帝晟集团要准备一个跨国公司年会,目前在做海外嘉宾的邀请,有一些国际大公司的首脑可能我要亲自打电话,简而言之,这几天我会很忙。我要你好好呆在家里,并且听话养胎,到时安心接受手术,我无法无时不刻地看着你,听女佣报告一下你在家里的情况,是起码的。” 听他这第一说,安夏儿松开了手,怎么像是她无理取闹了? “好吧,陆先生您请问。” 陆白看向女佣,“你们说。” “是。”菁菁恭敬地点点头,“上午我陪少夫人在花园散了一会步,她回来看了两个小时书……” “在哪看?”曾经有次发现安夏儿去她实验室的陆白马上眯眼。 “客厅客厅。”安夏儿托着半边脸庞,忙解释道。 小纹又道,“下午少夫人想尝试做烘培点心,但没成功,我们劝她放弃了。” 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 安夏儿撇开脸,“无聊嘛!” 她知道她烹饪技不好,她又没说要做给他吃。 “之后少夫人跟展小姐打了一个电话。”小纹看了一眼安夏儿暗示自己的目光,心疼地帮她将时间给缩短,“大概五分钟……” “跟那个展小姐说什么了?”陆白伸手将安夏儿头发撩到肩后,淡笑看着她,“你没事少打电话。” “还能说什么,女人间的话题。”安夏儿心虚地咽了咽道,“都说无聊了,人家都在上班,过着多姿多彩的年前忙碌的生活,我就感觉自己现在像头猪,吃了睡睡了吃。” 陆白抚着她头发的手僵了一下,再次落下,“手术成功后,休养一段时间,大概就可以走动了。” 可她不想做手术! 安夏儿泪目? “还有?”陆白又问菁菁。 “还有就是——”小纹想了想,“哦,少夫人还接了一个安家的电话。” 安夏儿撑着脑头,自己报告,“我那个养父打来的。” 陆白轻笑,“你那个养父在你出嫁后倒是对你挺上心,没事就打电话你,这次是为了什么?为那个安大小姐求情还是为了你手上的股份?” 安夏儿闷愤道,“提了安琪儿的问题,说她快生了,说请陆家撤消对她的申诉或让法院改判,总之是想替她求情。” “那你怎么想?” 陆白对安家的事并无多少兴趣,只是随口一问。 “原谅她我是做不到的。”安夏儿托着脸庞,“我和安琪儿之间的仇恨不是一朝一夕,甚至差点死在她手下,想利用她的孩子来博同情,那我失去的那一个孩子呢。” 她和陆白的lulu呢? 安夏儿目光垂下,落在小腹上,“哦,对了……我的lulu已经回来了。” 陆白笑笑,“安家还说了什么?” “还问起夙夜和锦辰他们。” 安家的事陆白只是随口一问,但一说起上回差点带走安夏儿的双生子,陆大总裁那根敏感的神经悬了起来。 他褐色一眯,“是么,想让你去将他们找回来?” “不是。”安夏儿特地纠正,“安家问我有没有夙夜他们的消息,说让我联系他们,让他们回家过年。” “那他们也未免想得太多,你现在跟他们也没有联系。” 安夏儿没说话。 陆白眉心微皱,“怎么?难道有?” 安夏儿一看他,就知道他吃醋了,“哪有!我就只有他们上回回到国内用的那个号码,跟你说了啊,现在打不通了,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是么。”陆白眼底微深。 “真的。”安夏儿说着拿出手机,翻出信息,“你看,这是我圣诞节的时候给锦辰发的信息,他现在都没回。” 陆白沉眸看了一眼。 信息上只写了一句普通的祝福语。 安夏儿收回手机又,“夙夜也没回,我想他们说不准不用这号码了。” “既然没用了,那就删了,以后没有必要再发信息给他们。”陆白说着一手将她手机拿了过去,就要把那两号给删除。 “别别别啊!”安夏儿忙伸手抢,“那也没必要删啊,万一他们没扔掉这号码,将来有一天有事联系我了呢,我作为一个姐姐不能把他们号码都删了让人找不着啊。” 陆白依然将她手机举在高处,眼睛半磕看着她,“你不会想着给自己留后路吧?哪天你跟我闹了就去找他们?” 这一下,安夏儿眼睛都瞪圆了。 她自问自己醋劲算大的! “你……”安夏儿差点一口气哽死在喉里,最后一指肚子,“你觉得可能么?我都怀了你的球,而且不只一个,我怀着你的孩子去找别的男人?” 陆白审视着她表情,就像平时将帝晟集团那些精英审视得瑟瑟发抖的眼神。 安夏儿郁闷之极,最后气叫道,“都说没有了!” “没有最好。” 陆白将她的手机丢回给她了。 安夏儿拿回手机后,“其实,我有另一个想法倒是真的,就是关于我在安氏的股份问题,当时我千方百计要夺回来,是想替夏家讨回个公道。” “怎么?现在同情安家了要还给他们了?” “谁说我要还给安家!”安夏儿锤了一下他肩膀,“安家骗了我是事实,霸占了夏家的股份也是事实,我还给他们也无法跟我九泉之下的亲生父母交待啊!” 起码她要留着夏家的那一份啊! 不然夏国候夫妻死了,他们在安氏的股份不全被安家独占了? 听到她说自己亲生父母,陆白唇边一丝淡淡的笑意,看不出是不屑亦或是不以为然…… “所以你想怎样?”他有兴趣听听安夏儿现在对于安氏股份的处理。 “我现在是不缺钱。”安夏儿说。 陆大总裁理所当然一点头,“自然,你嫁给了我怎会缺钱。” “我自己也有啊!”安夏儿道,“除去安氏的股份分红,我还有唯丽公司。” “嗯,真棒!” 陆白完全不说穿安夏儿那个比起帝晟来说就是一个小小公司的唯丽,由衷称赞自己的老婆。 “还有呢!”安夏儿尽数数出自己的收入,“我还有工资,就是一开始我嫁给你时你说每月会发到我卡上的工资!” 陆白笑,“是,我差点忘了,夫人现在还拿着我的工资。” 因为一开始协议结婚,他们是这样说好的,所以陆白吩咐人每月的按时给安夏儿卡上打钱。 这一打,就一直在打了,也没有停过。 安夏儿一听说,“你什么意思?你后悔了,觉得现在要收回成命了?行啊,反正现在我们也相爱了,那工资也确实也没必要了。”安夏儿说着一回头,对候在另一边的菁菁说,“菁菁,去我卧室那边把我工资卡拿来,哦,把陆白的黑卡也拿来……” “我这是做什么?”陆白微微皱眉,“我也就这么一说,谁要你把卡还给我。” “可你说……” “我什么也没说。”陆白对正举止不定的菁菁道,“不必去拿了。” “是,大少爷。”菁菁又退了下去。 陆白一拧眉,将安夏儿扯进自己怀里,“那就当是我每个月给你的零花钱吧,还给我做什么?我给我妻子零花钱有哪里不对?” 安夏儿撇了撇嘴,“那,这是你说的啊,那是你给我的零花钱。” “当然。”陆白疼爱地看着她,“所以?对于安氏的股份你想怎么处理?” “这个……”安夏儿蹙了蹙眉,最后一抬头,“我再想想吧。” “好。”陆白站起来,“走,吃饭。” 晚餐时,魏管家按时给陆白报告doctor 那边的准备情况。 北欧式银质底座之上,蜡烛闪烁着温暖的光辉。 陆白褐眸泛着烛光的美丽色泽,他优雅而利落地切着奥尔良黑椒牛排,“现在他对手术成功率的把握有多少?” “说是百分之四十八。”魏管家道,“听他语气,应该很难再有突破,少夫人这手术的风险恐怖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