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安琪儿的恶行,罄竹难书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26章 安琪儿的恶行,罄竹难书

第726章 安琪儿的恶行,罄竹难书 “那我也没办法。”安夏儿道,“找我要他们消息也不太可能。” 向叔点了点头,“那二小姐你等下担待着点,夫人这几天情绪不好……” 来到大厅后,安夫人看到安夏儿果然就冲上来,“安夏儿,夙夜和锦辰呢!上回是不是你把他们逼走了……” 两个保镖往安夏儿面前一站,冷冷地挡着安夫人,“给你们一个警告,别靠近我们少夫人。” 安夏儿有身孕,他们不会让任何对她有敌意的人靠近她。 “她都来安家了,还让我们不要靠近她?”安夫人又怒又笑,看到陆白不在,胆子不由大了起来,“有本事安夏儿你不要来安家呀,我们又没求着你来!” “连蓉!”安雄沉喝制止她。 安夏儿走到径自走到沙发那边坐下,她现在不能站久了,医生说对孕前期不利。 安夫人一看,眼睛更红了,“安夏儿,谁让你坐了?你还有没有一点礼仪!” 将安夏儿赶出安家后,俨然将当成了一个外人,似乎连坐也要经过她的同意。 “看你们这架势,我不坐你们也不会请我坐呀。”安夏儿无视她的态度,“但我最近身体有点不方便,不能站久了,好了,我这趟过来是要跟你们说正事的。” 正事? 安雄皱了皱眉,想着安夏儿是不是想说昨天电话里的事。 “我昨天在电话里跟你说的事,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安雄道,“我现在是以你曾经的养父身份让你好好考虑,怎么说安家对你也有养育之恩。琪儿和你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就要生孩子了,希望你能放过她。” “安家霸占了夏家十几年股份的事,以及你们陷瞒我的身份,这两件事我现在就不说了。”安夏儿道,“但安琪儿的事,在这我就可以给你们一个回答,我不会原谅她!” “安夏儿!”安夫人叫起来,“你有没有同情心?现在慕斯城已经昏迷了不会再娶琪儿了,她都要生孩子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 “如果她杀了人,也要因为她怀了孩子就要得到法律的宽容?”安夏儿反问她,“孩子是你们的挡箭牌?” “琪儿根本就没杀人!” “在陆家她想杀我,我差点就被炸死在车里。”安夏儿提醒他们安琪儿的恶行,“我是命大,但这并不能否认她杀人未隧的行为,她必须得到惩罚。” 安雄嘴唇也有些发抖,“但你现在并没有事,你就不能看在过去与琪儿的姐妹情份上放过她?” “她何曾有放过我?”安夏儿道,看向恨不得自己死一般瞪着自己的安夫人,“你们又何曾有停止过对我的咒骂?” 安家在她眼里,是不能原谅的,不说安家霸占夏家股份并且一分都不想给她,安琪儿还对她下药,联合安夫人一起将她赶出安家。 之后安琪儿又诬陷她盗了安氏化妆品配方。 更别说掘夏家的墓,又间接让达芙妮绑架她害她失去了一个孩子。 在陆家,还企图炸了慕斯城车子将她一并炸死…… 安琪儿的恶行,罄竹难书。 “我跟安琪儿的仇,不是一两件。”安夏儿道,“我若放过她,就是对不起我自己。” 安雄脸色乌黑,安夫人又开始骂起来,“那是因为你离开安家还在为难琪儿,还跟慕斯城纠缠不清,还要安氏的股份。” “安夫人。”安夏儿眯了眯眼睛,“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喜欢颠倒是非黑白?先不说安氏的股份本该就有夏家的一份,我跟慕斯城纠缠不清?那是他发现安琪儿说了谎,来找我好吧。” “明明就是你!” “好了,这些事我就不想提了。”安夏儿打断了这话题,毕竟慕斯城救过她一次,现在他还躺在医院她也不想说再多怪罪他的话。 但安夫人就是恨死了她,“安夏儿你就是表面装好人,现在赢的都是你你是不是高兴了……” 安夏儿不理会安夫人疯狗一般乱咬人的话,对安雄道,“我再申明第二件事,我没有夙夜和锦辰听消息,他们上回离开s城后也没有联系过我。” “是你上回将夙夜和锦辰逼走了!”安夫人又叫起来,旁边佣人忙拉着她,一边低声劝。 “我没有逼走他们,若说整个安家还让我值得回忆的地方,那就是夙夜和锦辰了。”安夏儿道,“我只是拒绝了他们的追求,因为我结婚了。” “那就是你逼走了他们!” “你真是爱血口喷人,我都结婚了我不拒绝他们还答应他们么?”安夏儿说着这,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跟这些人有理说不清,“算了,不跟思想层次不一次的人争论,我得记住陆白话。” “你真没有夙夜他们的消息?”安雄也怀疑地看着安夏儿。 “我说没有就没有,信不信由你们。”安夏儿最后道,“我这一趟来安家,主要为了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在安氏的股份。” 一说到安氏的股份,安雄马上脸色沉了下来。 连安夫人也停止了声音。 因为他们就是想将股份要回来。 安夏儿好笑,“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们那样地我,我当时肯定要将夏家的股份夺回来,不可能偏宜你们吧?” 安雄不得不承认安夏儿离开安家后的成长,她现在处事事情非常锐利。 ——完全没有当时在安家时那个天真的样子。 ——或许这就是陆白的调教结果。 安雄沉着脸问,“那你现在来安家做什么?” 安夏儿挑了挑秀眉,“如你们所见,唯丽公司现在的前景很好,我会继承我生父的遗愿将唯丽公司开下去。” 一说到唯丽人司,安夫人更眼红了,“安夏儿你还有脸说,你抢了安氏的市场!” “那说明唯丽的产品好啊。”安夏儿道,“消费者认可这是我的荣幸啊,你们羡慕嫉妒恨也没用。” 安夫人眼睛里快喷出火了,深红的指甲刺着她自己的手心…… “然后这阵子,听说安氏有些高层对于我持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又不替安氏做事,抱有意见?”安夏儿问。 “你觉得呢?”安雄忍着一口怒气道,“安氏有多少老功臣,大家一直跟安氏走来,奉献了多少汗马功劳,你一站出来就分去了百分之四十五,大家能没有意见么?” 安夏儿眯了眯眼睛扫向安夫人,“你们有没有人煽动高层提这些意见,我就不想去追究了,但我没有否认安氏那些高层这些年的功劳。我所要针对的,只是安家。” 这是她的意思! 她当时夺回安氏的股份,只是针对安家! “安夏儿,你终于说出来了,你就是在针对安家!”安夫人气急败坏叫起来。 “是啊。”安夏儿眨眨眼睛,“你们那样对我,我不针对你们还针对别人?” “安夏儿,你到底想怎样!”安雄也怒了。 “不怎样。”安夏儿道,“我今天过来主要跟你们说明两件事,第一,安琪儿的事你们就别想着我会原谅她了。第二,我替夏家和我自己讨回了那个公道,如今不想让安氏那些高层有意见,所以,我会归还一部分股份。” 她这话一说,不只是安夫人和安雄,连向叔也震惊了。 安雄正为这事苦恼,声音顿时激动得发抖,“安夏儿,你说的是真?你要把安氏的股份还回来?” “你早该这么做了!”安夫人尖叫着,眼睛腥红着,“安夏儿,你总算有良心发现的这一天!你现在就还回来!” 向叔不太确定地看着安夏儿,“二小姐,你真的要……” 虽然向叔是安家的人,但安夏儿当初拿回股份有多辛苦他也看在眼里…… “老向,你还在说什么!”安夫人叫嚷着,将向叔骂得狗血淋头,“她都说要还了,你还想劝她不要还么,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夏儿看着正在骂向叔的安夫人,“我说,我话还没说完呢,给点阳光你们就想灿烂了?” 当年夏家有一半的股份,现在她也只拿回了百分之四十五,说句不客气的,她就是拿着也没人能把她怎么着。 安夫人生怕她反悔,着急起来,“安夏儿,你刚才已经说了要还给我们,你别出尔反尔!” 安雄也紧张地盯着她。 安夏儿看着他们,“我什么时候说要还给你们了?” “安夏儿,你刚刚说……” “我说我会归还,我也没有还给你们啊?”安夏儿看着安雄和安夫人,“安家虽然收养了我,但收养我的目的为了什么你们清楚,我还给你们没有必要。” 安夫人看着就要冲过来,恨不得撕打安夏儿,两个高大的保镖拦住了她。 安雄气呼呼地道,“安夏儿,那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夏家该有的那一份我会留下,不然就对不起我九泉下的父母。”安夏儿说,“所以我会留下百分之十的股份。剩余百分之三十五我会请律师来办手续,转移到夙夜和锦辰的名下,要说我在安家从小到大,真正无怨无悔对我好的人,也只有锦辰和夙夜了,给他们,我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