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27章 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

第727章 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 安雄和安夫人愣了一下,一时间两人都没有想到安夏儿会这么打算说。 安夫人又道,“安夏儿,你要还就还给安家,为什么说要还给夙夜和锦辰,你明知道他们现在不在家,你是不是想耍赖!” “因为我愿意归还给他们,不愿给你们啊。”安夏儿理所当然说,“但我若想耍赖,今天就不必过来跟你们说这些好吧?” 但安夫人就是不信她,“那你现在立下字据,我一定会将股份还回来!” 安夏儿看着安夫人,越发觉得讽刺,“给我听清楚了,我愿意还是我的事,我会归还百分之三十五你们就该庆幸了!你们有什么立场叫我立字据?我又不是必须还给你们!” 说白了,她还也是因为与安夙夜他们的一份人情! 但安夫人就是觉得安夏儿可能在耍滑头,“你要还就直接当面还给我们!现在安氏的高层正对你有意见!” 安夏儿看着她愤怒的脸,冷笑道,“安家的股份最终大部分还是由夙夜和锦辰继承吧?那我归还到他们名下有什么区别?你们为什么急得要?” “不能归还到夙夜他们名下,还给你们?”安夏儿看着安夫人,笑了笑说,“难不成你还想占为己有?或者,将我归还的股份你和安琪儿平分?” 安夫人脸色微晒。 气得脸皮有些抖动。 但她之所以一直惦着安夏儿手上的股份,确实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和安琪儿基本上没多少股份,除去一些安氏元老级高层的股份,安家剩下的也不到百分之五十。 安雄手上的股份,分给安琪儿以及安夙放和安锦辰后,能分到安夫人手上的确实没多少了。 她自然记恨着夺走了百分之四十五股份的安夏儿。 安夏儿看着安夫人的脸庞,“被我说中了?呵,你觉得夙夜和锦辰可以继承他们爸爸的股份,我还给你们的,就该你和安琪儿分了?” 安夫人见心思拆穿,也不掩盖了,“我们是安家的人,这有什么不对!” 安雄深知安夏儿对安夫人和安琪儿的恨,只怕安夏儿听到安夫人想要,越发不会给。 顿时安雄脸色又变了变,“连蓉,别说了!” 但安夏儿本来就没打算要给安夫人和安琪儿。 唯独这两母女,她一分也不想给她们! “那你就听好了,我一分也不会给你和安琪儿!”安夏儿放下狠话,“我会请律师办手续,除去我那百分之十,剩下的只能移到夙夜和锦辰名下!” 安夏儿知道,一个男人可能会将所有财产留给儿子,但绝不会将所有财产留给妻子和女儿,毕竟妻子没有走完这一辈子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忠心对于自己,女儿要嫁给别人,会带走太多家产…… 安雄自然不可能将他名下所有股份分给安夫人和安琪儿,估记只会给少部分,大部分还是想留给安夙夜和安锦辰的。 是的,对于安夫人和安琪儿,安夏儿什么也不会给她们! 而这对迫害过她的母女,也将得不到什么。 “安夏儿,你是不是存心的!”安夫人气绝大叫道,“那本来就是安家的股分,我是安家的女主人,我凭什么不能得到!” 安夏儿站了起来,“好了,我的话也说完了,改天我会通知律师办股份转移的事。” 身后安夫人想上来拽住她,“安夏儿,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就想报复我和琪儿!那是安家的股份凭什么我们母女不能得……” 两个保镖一回头,警示地瞪着安夫人。 安雄凝眉看着安夏儿的背影,伸手拦住安夫人,“别说了。” 安夏儿走后,安夫人甩开安雄的手,“你拉着我做什么?你没听清楚安夏儿的意思么,她跟你一样,都想将安氏的股份留给你的儿子?安雄,我是你的妻子,本该就有我的一份!” “什么我的儿子,夙夜和锦辰不是你的儿子?”安雄道,“那安夏儿转移到他们名下,不就等于还给了安家。” “我不是对这个有意见,安家的大部分家产自然得由我们儿子继承。”安夫人眼睛都红肿了,“但问题是我的呢,琪儿呢,我们娘俩是不是就不能得到一分家产!” “你手上不是有百分之十?琪儿不是有百分之五,我从我名下亲自给你们的。”安雄道,“什么叫一分都没有?” “我是你的妻子,琪儿是你的亲生女儿!”安夫人叫道,“为什么我只能拿百分之十,琪儿为什么拿得比安夏儿还少!我们在这个家,是不是还不如那个被赶出安家的安夏儿!” “安夏儿本来拿的就是夏家那一半的股份,按理她不只拿百分之十,如今她肯归还到夙夜他们名下,我们该庆幸。”安雄脸色也不好,“你是不是想拿得比我这个安氏总裁还多?我现在是不是要把所有的家产都移到你名下?安氏这个老总是不是也要让你来当!” 安夫人看着安雄震脸的怒,唇嘴颤抖着,“不,不该是这样的……” “你是我的太太,我名下的财产有你一半是正常,但我现在还没死呢!”安雄怒道,“我死了我的遗产才能有你一半!你现在拿着安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过着富太太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安琪儿以前是安氏的化妆品开发人员,还算为安氏出过力。 而安夫人只过着富太太的生活。 安夫人看着安雄,脸色发白,“那安雄你什么意思,我身为你的妻子没有为安氏效力我就不配拿股份么?我没有效力也是你的妻子!我就该比安夏儿拿更多的股份!” “你……”安雄气结,“我看你是不知足。” 留下一句话,愤怒地离开了大厅。 向叔忙跟随上安雄的步子。 身后,安夫人又叫起来,“安雄,你不看在我是你的妻子为我作主,你也要看看你的女儿!琪儿马上就要生孩子了,她生了孩子就要坐牢了,慕家不出面,你现在是不是要看着她去坐牢,你刚才为什么不让安夏儿松口……” 安雄来到花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垂下双目。 向叔来到他身后,“老爷,你血压高,别动气……” “你怎么看?”安雄道。 向叔想了想,“是说大小姐的事……还是股份的事?” 安雄一烦,“都说说看!” “这个……” “你跟安夏儿联系过吧,你觉得她是不是会将股份还回来?” “二小姐既然说出来了,应该就是真的。”向叔对安夏儿比较了解,“如刚才二小姐所说,她如果没有这个找算,也没有必要再来安家。” “她如果只是想过来气我们呢!”安雄厉声道,“又或者像连蓉所说,会不会耍什么滑头?” “这不会吧,二小姐不是这样的人啊。”向叔汗了汗,“夫人和大小姐是因为以前对二小姐……但二小姐不可能针对整个安家进行报复,上回陆家不是想动安家,二小姐给求了情么?” 安雄一想,也是。 便又气嗔怒地别过头。 向叔不敢太过明显地为安夏儿说话,只能站在安家的立场,分析给安雄听,“再说,现在二小姐有唯丽公司,又是陆白的妻子,她名下的资产应该不少,这不比她离开安家时一无所有,所以她现在觉得可以将一部分股份还给安家吧。” 安雄看了向叔一眼,“你是这样看?” “老爷,我说这话绝无半点私人的想法。”向叔忙道,“现在二小姐不肯将股份直接给安家要转移到三少爷他们手上,这就可以看出,她不是恨安家所有的人,起码三少爷和四少爷以前对她的好,她是记得的。” 安雄听向叔这么说,自己又思忖一会,眉头渐渐放松。 “那你有没有去探过她口风?安夏儿真没有夙夜他们的消息?”他又问。 “问过了,刚在门口我就问过二小姐了。”向叔直接道,“三少爷和四少爷上回离开s城后,也没有联系过她,我相信二小姐的话。” “你为什么相信她的话?” “二小姐现在嫁给了陆白,身为一个亿万总裁的妻子,其他的事和人对她来讲应该都没有什么重要了。”向叔说,“她没有必要说谎。”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清楚安夏儿的为人。 自然就相信安夏儿。 安雄想了想,外界确实经常传出陆白对安夏儿很宠爱的新闻。 向叔叹了一气,“老爷,算了,三少爷他们前几年也没有回来过年,他们平时不能跟安家联系,更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可能过年也就不会回来了。” “我这都好说,我只要他们平安活着。”安雄相信自己儿的本事,绝对能在外面平安着,“现在问题是连蓉那边怎么办,要儿子回来过年儿子没回来,琪儿面临着住牢的危险,如今安夏儿说要把股份转移到夙夜他们名下,不会给她和琪和一份,她肯定受不了,怎么可能不闹!” 向叔脸色为难,又不说好什么,缓缓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