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安夙夜和安锦辰怎会原谅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32章 安夙夜和安锦辰怎会原谅她?

第732章 安夙夜和安锦辰怎会原谅她? “对,他们其实没死,不过……是在为国家做事。”安夏儿说出这件事后,告诫道,“但不能公开他们没死的事,听说这件事是涉及到国家的至高机密。两位律师,以及这公证员,我想,三位应该明白能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吧?” 且不说谈到国家机密,没有人敢去冒犯什么,一听到陆白,是会让所有人都闭嘴的那种。 三个法证界的人听到这,脸上都露出忌畏之色。 半晌。 “陆少夫人放心,我们明白。”为首的律师说,“既然安三少和安四少的事是国家的安排,那我们不会再问起,那请问陆少夫人,你想将安氏的股份以什么方式赠与他们?” “他们现在不在国内,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但我现在想让安家知道我会归还一部分给他们。”最后安夏儿道,“那这样吧,你们先帮我拟定一份股份赠与的协议,我会签上我的名,你们送一份去给安家,安夙夜和安锦辰什么时候回来就让他们什么时候签收吧。” 律师答应了安夏儿的这个要求,因为这是合法以及合规定的。 个人财产要赠与给谁,别人无法干涉。 作为帝晟集团总裁的妻子,安夏儿的股份赠与协议办得很快,第二天上午便送到了安家。 安家立即炸开了锅,安夫人发出了最愤怒的尖叫。 “什么?安夏儿真要把股份转移到夙夜和锦辰名下?”安夫人看着律师送过来的股份赠与协议,眼睛像冒血一样地红了,“我不同意,她是从安家抢走的股份就应该还到我丈夫的名下!” 安雄嘴唇发黑,拿着协议的手也有些发抖,“这……真是安夏儿亲自签的?” 向叔也吃惊不已。 虽然前两天安夏儿说过了这件事,但谁也没有想到安夏儿马上去做了,将股份赠与协议签了! “我们是陆总的律师,最专业权威的律法人员。”两个律师举起证件,公式化地道,“财产赠与协议上的名字是安夏儿小姐亲自所签,当场有公证员见证,没有作何作假。” “她……当真除了给夙夜和锦辰,一点也不给安家其他人么?”安雄虽看到安夏儿签了股份赠与而松了口气,但心里也很愤懑,因为安夫人这两天一直跟他闹。 安夏儿一分都不给安夫人和安琪儿,安雄也很麻烦。 “对,我们不同意!”安夫人暴路如雷道。 “这是安夏儿小姐所决定的事,其他人无权干涉。”律师道,“我们过来是替安夏儿小姐通知安家一声,她会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赠给安家的两位少爷,等他们回来就可以签收了。” “你们……你们把这什么协议带回去,告诉安夏儿安家不接受这个归还方式!”安夫人早被安夏儿气出一个毒妇和怨妇的姿态了,声音都发抖,“她要还就还给安家,还给我的丈夫!” “我们只是代表安夏儿小姐将她的决定告诉你们,你们无权反对。”律师又提醒他们,“因为签收人是安夙夜和安锦辰。还有一件事,你们就是撕毁了这份协议,到时安家两位少爷回来,我们也会再递交给一份给他们,这一份只是给你们看的。” 说到这,这次的财产赠与协议只是通知安家,那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注定是安夙夜和安锦辰的了。 纵使安夫人是他们母亲,也无法染指儿子一分的财产。 两位律师通知安家后,便带着黑色公文包离开了。 安夫人几乎要疯掉! “安雄,这股份如果我与琪儿没有份!我跟你没完!跟安夏儿没完!”她尖叫着,“我是安家的女主人,是你的夫人,安夏儿她凭什么渺视我!” “不是我让安夏儿这么做的,刚才律师的话你也听到了。”安雄道,“那股份已经归她了她要给谁确实是她说了算。” “你眼中只有儿子,老婆和女儿呢?”安夫人质问着安雄,“是不是我和琪儿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我没有这么说!但律师已经说了那是安夏儿的意思。”安雄也没办法,烦闷道,“再说夙夜和锦辰是我们的儿子,股份给他们不一样么?” “不一样!”安夫人眼睛红了起来,眼睛里都漫上怨屈而不甘,“我虽看重夙夜和锦辰,但我不能弃自己的自尊不顾,我为了锦辰他们好,我这个做母亲,就该什么都让出吗?我这个做母亲的也该有自己的一份吧?” 安雄不想面对她的眼睛。 安夫人也始终是他的妻子。 如果被安夏儿逼到这份上,他是于心不忍的…… “安雄你说话!”安夫人拽着他的手臂,“难道我身为你的妻子,夙夜和锦辰的母亲,什么都不该有么?” “什么叫你什么都没有?”安雄道,“你手上有百分之十……” “不够!”安夫人怒道,“我是你的妻子,我应该拥有更多,更符合我身份的财产!” “这我也没办法!”安雄道,“本来安夏儿能将股份归还,我已经感到很庆幸了,她要还到夙夜他们兄弟手上我没有意见!因为提意见也没用!你觉得安夏儿现在还会听我的意见?” “我不管,你必须让安夏儿改协议!” “我没有这本事,也不想拉下这张老脸去求她。”安雄道,“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希望你能息事宁人,安夏儿还回来就算了,不要再制造更多风波!” “我怎么息事宁人!安夏儿她摆明了就是想让我难看!” “那是你自己觉得难看,你若想要多一点,将来夙夜他们若是愿意给你那也是一样。” 安雄的意思明白,让安夏儿把股份给安夫人是不可能了,以后安夙夜和安锦辰如果肯将自己名下的股份给一些给他们母亲那也是一样的。 可安夫人不这么想,几乎用哭腔再次叫起来,“他们怎么可能会给我?夙夜对我不冷不热,锦辰这次回来更是见都没见我这个妈,他们心里恨着我!”安夫人抚着胸口,泪光盈出,悲痛欲绝地道,“恨着我这个妈!恨我将安夏儿赶出了安家!他们怎么可能把股份给我!” 安夫人怎么着都要彰显出她安家女主人的身份,拥有一大笔财产,让她这个安夫人在贵妇圈子里更有脸面。 可以前安雄承诺给她的,由于安夏儿上回替夏家夺走了百分之四十五,所以安雄承诺给她的也落空了! 这会安夏儿好不容易归还回来,却是还到安夙夜他们手上! 安雄最后沉下一气,合上眼睛,“……如果是这样,那我也没有办法,希望夙夜他们将来会原谅你。我要稳住安氏的高层我手上的股份不能给你。” 最后安雄在向叔的陪同下,转身走了。 “安雄!”身后安夫人红着眼晴叫,“你不愿向安夏儿声讨是吧?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安夏儿要赠与夙夜他们股份,是不是就已经将夙夜和锦辰没死的事告诉律师了?” 安雄脚步停了下来。 脸色变了变。 “她不顾夙夜他们的安危弄什么股份赠与,显然不是为了归还股份。”安夫人开始咒骂道,“我看她就是想气死我气琪儿!也想害死夙夜和锦辰!” 安雄手紧紧握着。 他脸色变了一会后,还是迈开步伐走了。 安夫人见他依然不去声讨安夏儿,又撕心般地叫起来,“你不看在我的份上,不看在安夏儿曝露了夙夜他们未死的事,也要想想你的女儿吧?琪儿就快生孩了,生下她就要坐牢,你难道不想给多一点安慰给她么,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见安雄头也不回地走掉,安夫人所有的眼泪都流在了脸上,又慢慢停止,她咬了咬唇,盈满眼泪的红红的眼眶又变得冷决! 不,她不能什么都不做…… 但安雄怎会不担心安夫人说的那几个问题。 安雄回到出书房后,就极度不安起来,背着手走来走去。 “老向,怎么回事?安夏儿怎么能告诉律师夙夜他们没死的事?”安雄怒道,“我看她不是想还股份,极有可能就是想气连蓉和琪儿!” “老爷,你先不要急。”向叔道,“二小姐跟三少爷他们那般要好,应该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 “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若不是她告诉了律师关于夙夜他们还活着的事,又怎么能将股份赠与他们?” “这个……”向叔也想不通了,“老爷,要不打个电话问问二小姐吧?看看怎么回事?” “还等什么?打!” 安雄非常急。 向叔拨通安夏儿的手机,尽量用比较平和的语气问道,“……二小姐,是我。” “向叔?”电话里传来安夏儿甜美动听的声音,“什么事?” “就是……”向叔看了一眼气呼呼瞪着自己的安雄,小心地道,“是关于你将股份赠给三少爷他们的事,刚才律师来过了。” “哦,速度挺快嘛。”电话里安夏儿笑说,“不愧是帝晟集团的律师啊!对,我昨天跟他们说过情况,并且签了股份赠与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