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孩子抱走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36章 孩子抱走了!

第736章 孩子抱走了! 只是电话还没有打出去,一身珠光宝气的慕老夫人和慕夫人正迎面走来。 “这是安家的老向么?”慕老夫噙着一丝笑,人老记忆并未衰,“记得以前,安夫人和安琪儿来慕家时,你是开车的司机。” 向叔马上放下电话,忙以礼相迎,“慕老夫人好,慕夫人好,是我。” “哼。”慕老夫人发挥一个豪门老夫人的强势,“孩子刚出生没几天,就只让一个下人在医院看着,我若是不过来,斯城的孩子怕是被人偷了安家也不会知晓吧!” 向叔马上汗道,“老夫人言重了,大小姐刚被法院的人带走了,夫人追过去了,老爷现在公司处理事情,估记也在为大小姐的事想办法了。但我在医院看着孩子,怎么可能会让人偷走孩子呢!” 向叔明白,慕老夫人这时候过来,很有可能是想把孩子带走。 而安夫人也说过,如果慕家不救安琪儿,这个孩子就不给他们慕家! 此时向叔只想申明,他在这里看着孩子! 慕家不能带走! “慕老夫人,您若是为了孩子而来,那还请不要难为我。”向叔说道,“夫人说了,慕家救不了我们大小姐,这个孩子不会给慕家。” 慕老夫人看了一眼旁边的慕夫人,笑,“听到了,想拿着孩子逼慕家呢!” 慕夫人马上厉声道,“孩子是斯城的,安家想据为己有那是妄想,我们今天过来就是要将孩子接回去。” “这恐怕不行,慕夫人。”向叔说,“我们大小姐没嫁入慕家,那这是她婚前生的孩子,自然就是安家的孩子。” 无论安琪儿为人如论。 安夫人对自己又怎样。 但向叔是忠于安家的,安家想留这个孩子,向叔自然竭尽全力为安家说话。 慕老夫人哼笑了一下,圆滑地道,“老向,你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理,但是你看看现在安家的状况,你觉得安家能抚养好孩子么?安夫人的孩子,安夙夜冷漠,安锦辰乖戾,安琪儿做人两面三刀,害人害己……你们觉得安夫人能教好孩子,能带好孩子?这是斯城的第一个孩子,我们必须带回去。” 向叔无以反驳慕老夫人的话,但是,作为安家的下人他也不能退却。 “那慕老夫人,这是安家的事,我不能让你把孩子带走。” “哼。”慕老夫人道,“那你也听着,斯城的孩子我今天是非带走不可,这个孩子以后慕家会抚养,我不能将斯城的孩子交由他人!来人,去把孩子抱出来!” “是,老夫人。” 身后的两个保镖向婴儿监护室走去。 向叔马上拦着,“老夫人,这不行!” 婴儿监护室里面的护士也看着这一幕,面对强势的慕老夫人,大家心惊胆惊。 慕老夫人对向叔道,“也别说我为难你一个下人,那你就去告诉安家,孩子我带走了,你一个下人阻挡不了我。安家有什么意见,让他们来找我老太太吧!” “不行,慕老夫人!”向叔忙道,“你们不能将孩子抱走!” 慕老夫人大声道,“把他拉开!” 随着她话落,一个保镖马上控制住向叔,另一个保镖陪着慕老夫人去婴儿监护室了。 婴儿房里的护士吓得瑟瑟发抖,虽然安家有交代,但慕家家大势大,根本不敢阻止慕老夫人。 慕老夫人找到慕斯城孩子的保温箱前,看了一眼床上‘安琪儿’的名字,缓缓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容,“我怎能让孩子呆在医院或给他们安家呢,我必须带回去呀,不然怎么跟斯城交待。” 护士战惊地看着她,“慕老夫人,您要把孩子带走么?” “对,打开。” 护士不敢不从,将保温箱打开小心地抱出孩子。 慕老夫人轻轻地接过孩子,“告诉安家,孩子我带走了,一切责任由我负。” 护士低下头。 看着手里这个还在睡觉的早产婴儿,慕老夫人露出了慈爱的笑,仿佛看到了还在医院合着眼睛未醒的慕斯城,“看看,跟斯城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真是让人疼爱。” 慕夫人在旁边对护士道,“带我去办出院手续。” “是,慕夫人这边请。” 护士应着,战战兢兢地带着慕夫人去办出院手续了。 …… 安夫人电话里得知慕家把孩子带走了,来到医院后,二话不说直接一个耳光甩在了向叔脸上。 “安家要你什么用!”安夫人骂道,“现在孩子被慕家带走了,他们还会救琪儿吗?你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是不是故意让他们带走孩子!” 向叔一把年纪被打了一耳光,神情悲戚。 “夫人,我阻止过,慕老夫人带了保镖过来。”他道。 “带了保镖又怎样,你就是死了你也得把我孩子给我留下来!”安夫人吼叫道,“现在琪儿怎么办?是不是你会去救她?我怀疑你就是个白眼狼,故意让慕家把孩子带走!说,你是不是站在安夏儿那一边,故意让安家难看……” “夫人,我没有。”向叔老眼通红,“我十几年兢兢业业为安家做事,这回孩子被慕家带走的事,我实在无能为力,医院就我一个人在!” “什么就你一个人在,不是还有医生还有护士么?你为什么不叫上医生护士一起拦着!”安夫人怒道,又指旨周围的护士,“对,还有你们,竟然让人将我女儿的孩子抱走,你们医院也有责任你,我要告诉你们!” 一个护士长道,“安夫人,慕家在s城有钱有势,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慕老夫人说过了责任她会担,有什么问你能去找她么。” “但现在孩子是我女儿的!”安夫人愤怒得不得了,“你们这些人竟让她将女儿的孩子抱走,你们医生也有责任!我会追究你们医院的责任!” “安夫人,要不你找慕老夫人再谈谈吧。”护士长道,“再说现在安大小姐不是入狱了么,想来安家现在也无暇顾及孩子,何不就让慕家先照顾?” “你们闭嘴!你们懂什么!”安夫人红着眼睛指着他们,“你们知道这个孩子对安家多重要么,对我女儿有多重要么?没有孩子慕家怎么可能还会救我女儿!慕家带走了孩子又怎会还给我们!” 护士长道,“安夫人,我们就是一些医护人员,管不了你们那些豪门,权利压死一众人,这里的小护士也不敢得罪慕家,你要告我们医院那也没办法,不过既然慕老夫人说了她会负全责,我相信到时她会站出来替医院说话。” 安夫人投诉了这座医院之后,气急地回到了安家。 安雄正着安家急地走来走去。 见安夫人和向叔一回来,安雄更道,“事情怎样了,孩子呢?” “还能怎样,被慕老夫人带走了。”安夫人又一指向叔,“这就是你的心腹,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当时唯一在医院的人,就那样眼睁睁看孩子被慕家带走了!” 安雄看向向叔,“老向?” 向叔道,“夫人,你打我那一耳光,我认了,是我在医院没有看住孩子。但你怎能说我吃里扒外,这些年我一直忠于安家,今天在医院,慕老夫人确实带了人进来,我一人难敌四手,这医生的护士也能做证明,我已经尽力去拦了。” 叹了一气,低下头。 安雄皱皱收看向安夫人,“老向怎么说也是安家几十年的下人,你怎么能向他下手。” “我不向他下手向你下手啊!”安夫人叫道,“我倒是想,若不是你当年将安夏儿收养回来,现在安家就不会出事!” “已经发生的事你提也没用!现在医院到底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安夫人情绪激动,“让我们找慕家要去,但慕家还会给回我们么?现在没人能救琪儿了,难道真要让她坐十几年的牢吗?” 安雄皱紧眉头。 “琪儿!我的女儿!” 安夫人捂着脸,一声哭叫着瘫坐了下去。 安雄看了一眼向叔,“老向,你没有故意让慕家带走孩子?” “老爷,人在做天在看,我若是有半名假话……” “行了,你没有就行了。”安雄相信在安家出现的节骨眼,向叔不会向着外人,“但现在怎么办,原先慕斯城的孩子在安家,慕家可能还会有顾忌想办法救琪儿,没有这个孩子,慕家怎么可能再跟陆白对抗……” “我不管,安雄,你必须救琪儿。”安夫人抓着安雄哭着,“她是你女儿啊!夙夜和锦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现在我们就只有琪儿一个女儿在身边啊!” 安雄脸色愤懑,“但现在琪儿顶多被收监了,你哭也没用,要救她还得从长计议。” “怎么从长计议,琪儿都坐牢了!一个名媛去坐牢名声就被完了!” “不是说哺乳期间还可以再拖着么?”安雄也烦躁无比,“琪儿怎么没有给孩子喂奶!到底怎么回事?” “你以为我们没有想过这一点么?”安夫人恨道,“但琪儿本来就早产,也没有奶水,医院给琪儿打催奶针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