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浅尝辄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38章 浅尝辄止

第738章 浅尝辄止 “安夏儿,你到底如何才能放过她?”安雄怒道,“是不是要看我亲自去求你?” “你求我也没用,安琪儿来求我也许我还会考虑一下下。”安夏儿玩笑道。 安雄和安夫人气得脸色乌黑! 安夏儿又道,“不过这些事,是我和安琪儿之间的恩怨,你们也不必拿向叔来当挡箭牌替你们出面说情,向叔始终也只是安家一个下人。” 安夏儿挂电话后,安雄气得猛地将手机一摔! 叭哒! 手机零件散在地上。 大厅里的下人低着头,被吓得一声也不敢出。 向叔看着自己被摔坏的手机,握了握手,又不敢说什么。 安夫人厮声叫起来,“我就说她不会放过琪儿的吧?她现在是在报复安家,报复琪儿!” “你现在叫有什么用?”安雄道,“慕斯城昏迷了,慕家不会再出手,除了让安夏儿原谅她还能有什么办法了?” 安夫人想到现在的形势,无力感充斥了内心,她摇了摇头,整个人又瘫坐在地上,“不,我们必须救琪儿……” —————— 陆白从帝晟集团回浅水湾的途中,车上,秦秘书正在跟陆白报告着国内商界的情况。 “……大致如此,目前国内大概被陆家,慕家、莫家、以及华家,还有赌王罗老先生的家族几大商业家族势力所控制着,除了陆家以外,其他几个家族都能彼此牵制,保持着商界的平衡。”秦秘书说着又道: “只是近几个月内,慕家内部出了问题,慕氏换了新总裁后股票下跌,在这个挡头,其他几个家族很有可能会暗下对慕氏出手。” 旗鼓相当时,彼此牵制。 但只要有一方弱势了,马上就会被其他人蚕食……这就是商界的残忍! 陆白靠有车内,合着眼角上挑的眸子。 听着秦秘书的话,呼吸微微沉了一下。 以慕斯城以前对安夏儿做的事,他是完全不想管慕氏的,他不落井下石就好了。 “但这个时候,陆总你可能要出面帮下慕家了,要让国内商界的利益关系保持住着目前的平衡。”秦秘书客观地分析道,“也因为慕家跟陆家的那一层关系。” 陆白缓缓睁开褐眸,他的瞳仁有着玻璃一样冷冷的辉芒。 作为一个亚洲之首的集团总裁和国际前列的商业大亨,他除了让帝晟集团的产品走向世界,平衡商界的利益关系,也是他一手所要控制的。 ——而换句话,他要整垮哪个家族,太简单了。 ——像要对付达家和安家那种二流豪门,对他来讲,就像捏死一只蝼蚁。 见他不说话,秦秘书道,“陆总,你是还记得慕斯城跟少夫人的事么?所以不想帮慕家?” 陆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还有什么事?” 秦秘书打开平板电脑,“安琪儿今天被收监了,这是她在医院被带上法院车的视频,娱乐记者都在场,这视频现在网站上都是。” 秦秘书调出那个视频,转过屏幕给陆白。 视频中人很多,隐约看到执法人员将安琪儿从圣马丽医院带上车的形景,还能模糊地听到安琪儿在咒骂安夏儿的话…… 陆白目光渐渐冷凝,冷笑一声,“骂我老婆生不了孩子,是想说我没有孩子么?胆子不小。” 秦秘书将视频关后,“陆总,这女人现在估记是气疯了,您不必理会。” “通知帝晟集团的律师,对这个视频进行采证,进一步起诉这个女人言语中伤我妻子。”陆白冷道,“能给她加多长时间的刑,就加多长时间。” 秦秘书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是。” 安夏儿现在怀孕,正危险,需要做手术。 这是陆白最敏感的时候,任何人拿孩子说事,都是找死! 秦秘书拿起电话打给帝晟集团的一个律师,“对网上那个安琪儿被执法人员带走的视步进行采证,进一步追究安琪儿的法律责任。” 陆白一句话,底下的人速度照办。 对于敢得罪他的人,他不会讲任何情面。 回到九龙豪墅外面时,陆白和秦秘书已经在车上把公事谈完了。 秦秘书下车后,一边替陆白打开车门,“陆总,顺带问候一下少夫人,少夫人这段时间情况还好么?” 陆白走下车,“年后安排她做手术。” “那看来少夫人是同意做手术了。”身后秦秘书鞠了下身,“恭喜陆总,那我先回公司了。” 安夏儿坐在大厅里,正想着向叔打来的那个电话,蹙着眉头。 “少夫人,别想了,那是安琪儿她咎于自取。”小纹给她捏着肩膀,“在陆家时她想杀了少夫人啊,那是杀人未遂啊,还祸及到了慕太子,慕家不帮她也是应该的,她早该进监狱了。” 安夏儿一边看着手里的书,是大学下学期的书。 听到这。 她叹了一气放下书,“我不是同情她,向叔说得也对,无论安琪儿做过什么,她跟慕斯城的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那少夫人也不能放过她。”菁菁说道,“如果放过安琪儿,她以后又想来害你怎么办?安琪儿可不像是个会认识到自身错误的人。” 网上的视频菁菁和小纹早就看到了。 但安夏儿怀着身孕,怕影响到她情绪,所以菁菁和小纹没有让她知道。 “嗯。”安夏儿点了点头,“她是该受到惩戒,只是可怜了那个孩子,有个这样的妈,是不幸。” 或许是因为自己也有了孩子。 对别的孩子,心肠也不由柔软起来,会生出一丝怜悯。 “哼,这投胎可是门学问。”小纹给安夏儿捶着肩,“遇到了什么样的父母就是遇到了,没法选择,现在那孩子被慕家抱走了也是庆幸,在慕家的培养下才能成为出色的孩子。这要是给安琪儿带着,以后学到的尽是勾心斗角,阴谋诡计,那才是不幸。” “至于喝奶的话,那也没什么。”菁菁也说道,“现在很多小孩子都是喝奶粉的,再说了,慕家也肯定会找奶妈。” 安夏儿一想,也是。 慕家那样的豪门,慕斯城的儿子接回去肯定是当着小太子养的,那身份比跟着安家大多了。 话说着,陆白就在魏管家的恭迎下回来了。 安夏儿马上坐了起来,走走去,“你回来了?我刚还想着给你打电话。” 陆白将西装递给身后管家,“打什么电话,什么事不能等我回来说?” “就是想问一些问题。” 身后魏管家道,“那大少爷,我让厨房准备晚餐。” 安夏儿跟着陆白来到了他的书房,陆白刚刚一坐下,安夏儿蹭过来搂着他的腰,眼睛如星子一般透亮地看着他,“累不累,我给你捏捏?” 所谓集团跨国,娇妻在怀,人生赢家大抵如此了。 陆白看着她捏着自己腰的手,魅惑一笑说,“你确定是在帮我捏,不是在撩我?” 安夏儿一怔,脸颊烫烫的。 她赶紧站了起来,又绕到沙发后面,帮陆白捏肩膀外加各种讨好,“那我换个地方捏好了,请问陆总大裁,力度可以么?可舒服?” 陆白合上眼睛,帝王般享受着,“说吧,刚才想问我什么问题?” 安夏儿简单觉得羞愧了。 怎知现在她一献殷勤,陆白就知道她有事啊! “嗯……”安夏儿犹豫着怎么开口,但手上动作也没停,继续给陆白捏着肩,“就是下午安家打电话给我了,大抵是因为安琪儿被收监了的事,他们想让我原谅安琪儿,请陆家撤诉。” “你答应了?” “没有!”安夏儿道,“在这件事上,最不该答应的就是我吧,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当时就拒绝了。” “做得对。” “当时安家是让向叔给我打电话的。”安夏儿道,“电话里我还听见安夫人在旁边说,是我收买了医院,没给安琪儿打催奶针之类的。安琪儿肯定是想利用哺乳期多延长一段时间嘛,但这件事我肯定是没做的。” 安夏儿说着,小心地看着陆白华贵迷人的脸庞,“陆白……是你么?” 陆白没有多大表情,“如果是我呢。” “哦,我就是随口问问。” 陆白嘴角勾了勾,“我只是让人通知医院,不要干涉法院对安琪儿的收监。” 安夏儿手怔了一下。 顿时就明白了,别说她了,陆白也不会放过安琪儿…… 在她出神之时,一只手向她的腰伸了过来,将她拽进了一个怀里。 安夏儿没有反应过来,两片冰凉又带着些温度的唇便覆了下来,强势又霸道地吻着她的唇。 安夏儿本来很担心,怕陆白兴致一高,会不会像那天一样不顾她怀着身孕,跟她来一次。 但陆白只是浅尝辄止,抱着她在书房吻了一会,便松开了她去洗澡了。 当晚,安夏儿查觉到身后那个抱着自己的滚烫的身体,有点过意不去,她知道陆白一定憋得很难受,可她又喜欢他抱着自己睡。 “陆白。”她开口,想跟他说说话转移注意力,“对于我申请自考助学成功了,其实我很高兴,虽然不能回学校了,但我可以陪在你身边生下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