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把决定交给慕斯城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41章 把决定交给慕斯城

第741章 把决定交给慕斯城 安夏儿脚步一顿。 身后又传来扑通的一声,头磕在地上的声音。 “我宁愿抛下我的尊严来求你,你们可以看不起我,但琪儿还这么年轻,她不能坐牢。”身后安夫人哭道,“你有什么冲我来!只要安夏儿你原谅她,只要你能放过她……” 安夏儿回过头,看见额头被磕出血,跪在雨中请求自己的安夫人。 她咬了咬牙,无法相信。 这就是她那个恶毒的养母,竟然跪在这为安琪儿求情! “你如果不答应放过琪儿,我就一直跪在这,磕死在这里。”安夫人额头是的血,和着雨水一起从脸上流下来,“将来夙夜和锦辰回来,你怎么面对他们,他们妈妈跪在雨中求你,你却无动于衷!” 安夏儿咬着牙,气恨地盯着安夫人,“那你就听着,你死了与我不相关!” “安夏儿,请你看在夙夜他们的份上……你难道要看到我跪死在这么?”安夫人哭得声音都一抽一抽的,“你已经有陆白了,你就原谅琪儿和慕斯城他们。” 安夏儿从未想到,像安夫人这样自私的人。 她竟还会有为了安琪儿,为了她的女儿放下自己尊严的一天。 可她能为自己的女儿牲牺到这个地步,为什么就要对别人那么残忍? 安夏儿怒气升腾,想到安夫人对自己做的事顿时眼睛都红了,“你乐意跪这!你就跪!你的死活与我无关!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拆散了她跟慕斯城,那我就让你看看是不是这样,让你看看慕斯城是不是会原谅她!” 安夏儿转身而去,在佣人的陪同下离开了第九区大门口。 安夏儿走后,安夫人呆呆地跪在雨中,反应着她的话。 雨稀沥沥地下着。 额头上的血沾着头发,流了大半张脸。 “什么?”她眸子动了一下,“慕斯城是不是会原谅琪儿……不,慕斯城昏迷了,他怎么去原谅琪儿?” 安夏儿回到九龙豪墅,陆白正坐在那边喝酒,就像她出去的时候一样,优雅休闲。 见安夏儿气呼呼地回来,陆白看着她,“魏管家在监控室看到了外面的情形,怎么,说你们争论得很激烈?” 安夏儿抿了抿唇,“胡搅蛮缠……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陆白对魏管家道,“去外面把那个安夫人拖走,她若不走,就把她送到拘留所去。” “是。” 魏管家直接按陆白的话去做了。 浴室。 温暖的水花从头顶浇下来,安夏儿按在墙壁上的手缓缓收紧,想到安夫人居然以死相逼,她心里不不是滋味。 她不怕安夫人死,她的死活也她无关。 但她不想让安夙夜和安锦辰难过…… 上回他们回来时虽然是站在她这一边,但不可能否认,安夫人是他们的母亲。 但听着刚才安夫人的放话,安夏儿就突然有一股冲动,她想告诉安家的人,这个世界上不会原谅安琪儿的人远不止她一个。 就连慕斯城也不会原谅她! 她想把要不要放过安琪儿的决定,交给慕斯城,一来她不用担心安夫人真的跪死在外面而无法面对安夙夜他们;二来,让他们看看慕斯城会不会原谅安琪儿,让安家死心! 今天似乎除了早上,一天都在下着雨。 陆白今天也休息。 虽然是冬天,但别墅内的暖气非常适应,舒服得像皇宫。 到了晚上,安夏儿来到陆白面前,“陆白,如果我把安琪儿放出来,你会觉得我疯了么?” 陆白简直怀疑她问的问题,以及想不出她为什么这么问,“安夏儿,我提醒你,那个女人曾经对你做过什么。” “我很清楚。”安夏儿道,“所以我并不想放她出来,但是,白天安夫人在外面说的话,有一些我不得不顾虑。” “什么?”陆白皱眉。 当然是安夙夜和安锦辰他们。 安夏儿不安地握着手,片刻才忐忑地道,“陆白,我想问问,慕斯城……他还在昏迷的事,是不是你让他一直昏迷下去?” “你说呢?”陆白道。 “如果是,那你能让慕斯城醒来么。” 陆白脸色当即沉了下去,“你要慕斯城醒来?” 安夏儿马上解释,“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安家死了这条心,让他去决定放不放过安琪儿。”她想起白天安夫人磕得头破血流的情形,又说起自己的顾虑,“如果安夫人以后真的经常跪在外面,或者她为了让我放过安琪儿做出自残的行为,一不小心死了,以后夙夜和锦辰回来……我如何说,他们妈妈为了求我而死了。” 陆白眉头拧了拧,“所以你想把要不要放过安琪儿的决定,交给慕斯城?你做不到放过安琪儿,但也不想看到安夫人为了求你以死相逼?” 安夏儿抿着唇。 她穿着粉白色的睡衣,长发柔软地垂在肩膀上,有些发尾打着卷。 粉白的睡衣映衬着她的粉扑扑的脸,很美丽耐看,但她紧抿着的唇畔,却显着她此刻焦灼的心情……始终,她还是无法不顾及安夙夜和安锦辰。 陆白沉声道,“但慕斯城醒来,会怎样?继续让他缠着你?” “不会,我们已经结婚那么久了还有了孩子,他应该明白他缠着我也是徒劳。”安夏儿手有肚子上,眼睛里是思考过后的决定,“再说当时在陆家,慕斯城救过我一次,以前的事我就当跟他一笔勾销了。” “你跟她的帐算完了,我跟他的账怎么算?”陆白道,“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我在征求你的意见。” “不行。” “陆白……” 陆白站了起来,上楼去了。 兴许是从安夏儿的话里误会了什么,白天安夏儿出去跟安夫人说了那一番话后,安夫人便走了。 魏管家对安夏儿说起这事时,安夏儿倒是有些意外。 “少夫人,她该不会是以为你会原谅安琪儿了吧?”魏管家说,“又或者,她觉得她的要挟起作用了?觉得你怕她会在第九区外面闹下去,你会让陆家撤诉,放了安琪儿?” “我没有答应她。”安夏儿道,“这个世界上最不该原谅安琪儿的人就是我,既然她识趣,走了,那是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那听刚才大少爷说,少夫人你想让慕斯城醒来……这是为什么?”魏管家道,“安琪儿为他生了一个儿子,慕斯城若是醒来,于情面上,慕斯城也必须出面帮安琪儿吧?” 安夏儿道,“那你是觉得,我想放过安琪儿?我不想让安夫人跪死在外面?” “那少夫人你的意思是……” “左右不过是为了夙夜和锦辰的情份。”安夏儿目光有点复杂,“就算他们知道了安夫人和安琪儿是怎么对我的,但安夫人也是他们的妈妈,如果安夫人真的跪死在外面……以后夙夜和锦辰回来,我如何面对他们。” “……” 魏管家这才知道。 安夫人就是看准了安夏儿会在意安夙夜和安锦辰,所以才上门跪在外面。 不论安夏儿与那双生兄弟过去如何,但魏管家是知道,安锦辰这回走的时候都负着伤……为了从达荣浩手里救下安夏儿而受的伤。 那两兄弟对安夏儿,确实无话可说! 安夏儿又笑了一下,“但就算我在意夙夜和锦辰,我也没有理由去原谅安琪儿啊,所以让给慕斯城去决定吧。慕斯城当时出事,是安琪儿惹的祸,如果慕斯城都觉得能原谅她,那我也不想说什么了。” 魏管家顿了一下,“那,少夫人是原谅慕斯城了么?” “只是觉得没必要恨了。” 他悔过,痛苦过。 最后,甚至还救过她…… 如果过去是一场阴暗的回忆的话,安夏儿想让那场回忆随风远去,此生与他再无牵扯。 晚上安夏儿准备再去跟陆白谈谈,来到陆白书房时,魏管家也在。 魏管家跟随陆白多年,对陆白的事也比较了解,关键时刻也会分析况状。 魏管家跟陆白说了安夏只是觉得没必要再恨的话后,陆白久久没有出声。 “大少爷,我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坏事。”最后魏管家说,“少夫人不再记恨慕斯城,这说明她是真正放下了,放下了她和慕斯城的过去。” 陆白十指交叉,搁在眼睛前面,“她为任何一个男人说话,我都不想听到,包括安夙夜和安锦辰。” 所以安夏儿一问起慕斯城的事,陆白就感觉她是不是还在意慕斯城;以前安夏儿一为安夙夜和安锦辰说话,他就觉得安夏儿对他们是不是还有特殊的感情。 “但现在肯定不会。”魏管家道,“少夫人已经怀了大少爷你的孩子,而且她那么坚决要生下来,少夫人的心只是属于大少爷你的。” 陆白没说话,深褐色的眸映着华璨灯辉,尤如世上最昂贵的琥珀宝石。 但魏管家也只是陆白住处的管家,有些事魏管家也不知道,比如慕斯城的昏迷不醒,到底与陆白有没有关系。 因为外面很多事情都是秦修远和秦修桀做的。 魏管家也只能说出自己的见解和想法。 这个时候,让慕斯城醒来也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