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神邸也有他需要思虑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42章 神邸也有他需要思虑的

第742章 神邸也有他需要思虑的 魏管家又道,“听少夫人说起看慕斯城原不原谅安琪时,我倒突然觉得,这个时候慕斯城醒来了也好,外面也不会讨论大少爷帮不帮慕家的事;二来,慕氏若是出事,国内商界就会打破平衡,让慕斯城醒来重新掌管慕氏,也可以解决目前的状况。” 魏管家完全是站在大局上谈论要不要让慕斯城醒来的这件事,因为陆老都打了电话过来,说让陆白帮帮慕家。 陆白眼底深沉,“出去。” 魏管家叹了口气,低下头,“是。” 魏管家出去的时候,安夏儿正站在门口,“少夫人?” “你们……”安夏儿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书房,有点紧张,“谈完了?” “是,少夫人你可以进去了。” “……好。” “不过想提醒一下少夫人。”魏管家道,“你和慕斯城以前的事,大少爷也不可能不在意,他如果并不同意放过慕斯城,你也不要觉得奇怪。” “……” 魏管家走后,安夏儿眨了两下眼睛。 难道,魏管家也觉得,慕斯城会一直昏迷……是陆白让人做的? 安夏儿也是在犹豫要不要再找陆白,毕竟以他的脾气,不可能会为了安琪儿那挡子破事,而考虑要不要让慕斯城醒来。 她在书房门口站一了一会后,才敲门进去。 安夏儿走进书房的时候,陆白正背对着她,坐在复古的黑色沙发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夜色。 九龙豪墅里面的设计风格,有很多落地窗,无论是大厅还是卧室,亦或是书房。 九龙豪墅地位的位置在浅水湾的高处,坐在窗前,总能看到整个浅水湾的夜色,一如俯视着整个黑夜之下的世界。 陆白孤高,总是冷漠在高处淡看着世界的繁华,一如云端之上的神邸。 但是显然,即使是神邸也有他需要思虑的。 面对她的妻子。 他也有一个普通男人该有的醋劲,嫉妒。 “陆白。” 安夏儿来到他身后。 陆白一片沉默,没有回头。 过了一会,他才不温不淡地道,“什么事。” 安夏儿看着陆白挺拔宽阔的背影,心里像一块心头堵在那了,想说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她突然查觉到了自己想法的错误,陆白是个男人,是个权倾商界的男人,他眼中容不得任何敌人的挑衅,又怎会放过曾经得罪过他的情敌。 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他不会容忍别人挑战他的权威! 无论是不是他让慕斯城一直昏迷下去,但是,她去要求他让慕斯城醒来……太勉强了。 安夏儿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又想退缩了,也许她现在只要和陆白在一起,平安生下肚子里的孩子就好。 不是她不管慕斯城,是一边是她老公,还有她的孩子,还要面临着做手术,她真的顾及不到太多,她只是一个女人,心会累。 “没……没什么。”安夏儿声音很轻,“过来问你,什么时候睡觉。” “你不是过来问慕斯城的事?” “……不是。” 起码现在不想问了。 “你不是想让我放过慕斯城么?”陆白道,“让他去决定放不放过安琪儿,以免安夫人会跪死在外面,让你无法面会对安夙夜他们?” 安夏儿抿了抿唇,“你不要这么说,夙夜和锦辰上回离开时,锦辰还带着伤。我纵然不喜欢安家,不喜欢安夫人和安琪儿……但总不能完全不顾及他们。” “所以?” “可我也不能不顾及你。”安夏儿道,“所以我不问这件事了,让不让慕斯城醒来,你说了算。” “……” 陆白皱了皱眉,似乎没有想到安夏儿会这么说。 “所以,算了吧。”安夏儿嘴角带起一丝无奈的微笑,“我不理会安夫人了,哪怕她自虐死了,以后见到夙夜和锦辰……我跟他们解释吧。” 是的,如果安夫人真的为了逼她救安琪儿而死了,那她以后也只能自己去面对安夙夜和安锦辰。 陆白褐色的眼眸在夜里看着极深,一如沉淀亿万年的稀珍琥珀,深沉美丽,恒久深远。 他思忖着安夏儿的话,片刻,点了点头,“没白疼你。” 安夏儿唇蠕动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白又道,“你问,是不是我让慕斯城一直昏迷下去,你是如何会怀疑我?” “我……”安夏儿赶紧摆手,“不不不,我当时只是问问而以,如果不是,你当我没说好吗?” 她太信任陆白,压根没想过这问题。 只是有次展倩提过她,说慕斯城一直昏迷,很有可能是陆白做的。 因为慕斯城若醒不过来,就不会有人一直缠着她…… 但安夏儿当然不会说出这件事,因为如果真是陆白做的,展倩提醒了她,她真怕陆白会不会杀了展倩,虽然展倩是裴欧的未婚妻。 陆白是个非常讨厌破坏他计划的人。 听着安夏儿急于解释,陆白笑了一下,“如果是我做的,你会怎样?” “诶?”安夏儿眨了一下眼睛。 “你会因为我让你前男友一直昏迷,而怪我?” “……”安夏儿怔忡了半晌,咽了咽,“那个,陆白,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所以?” “我们能去睡觉了么?” 她实在不想讨论这个深沉的话题,她还是想跟陆白开开心心地。 陆白笑了一声,“对,睡觉。” 他站了起来,来到她面前深深地吻了一下她的唇,拉着她回他们的卧室了。 但或许对于安夏儿没有主动问起慕斯城的事,陆白心情不差,晚上抱着她时睡觉唇角也是微微扬起的。 第二天,陆白带安夏儿出门了,这让安夏儿非常意外和惊讶。 坐在私人飞机上,安夏儿一路茫然。 银白色的奢华飞机飞在天空中,像一只巨大的钢铁白鸟,在天际移动。 航窗外,白云如薄纱一般飘过,天色湛蓝,唯美若仙境。 安夏儿看了半天,回过头,“陆白,我们到底去哪?” “帝京。” 陆白坐在旁边翻着报纸。 安夏儿愣了一下,突然有点惶恐起来,“什么?你要带我回陆家过年么?你不是说我们就是s城过年了?怎么又要回陆家了?” 陆白放下报纸,看着她慌乱的脸色,“你别急行不,我话还没说完。” “无论你想说什么,但要回陆家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呢!”安夏儿很着急,因为人已经飞机上了,“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也好啊,还有,是不是爷爷回来了?他要让我回陆家安胎?我先跟你说,我不要啊,我在陆家不自在……” “爷爷没有回来。”陆白道,“他现在人还在美国,行了吧?” “还在美国?”安夏儿这才渐渐安静下来,“那……他是让我们回陆家过年?” 不然陆白为什么突然带她去帝京? “谁说要回陆家过年?”陆白撇了她慌乱的脸一眼,“我只是说我们这趟来帝京,是你太急了,没听我把话说完。” “不是回陆家?”安夏儿拍着胸口,瞬间松了口大气,“那就好,那我们来帝京做什么?” “去帝京国立医院。” “……” 安夏儿看着陆白,突然没说话了。 整个人愣住了。 因为她不会不知道,慕斯城就在帝京国立医院。 上十名保镖坐在他们身后的位置上,连私人飞机上的空姐,靠近陆白这边都得经过安检。 一个送酒水过来的空气经过刀枪金属探测仪后,美丽大方地走过来,以一个标准姿态在陆白和安夏儿旁边蹲下说,“陆先生,陆少夫人,要酒和水么?” 陆白又重新翻开报纸,“不必了。” 也快下飞机了。 安夏儿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给我一杯水。” “是,陆少夫人请。”空姐将水端到安夏儿面前,之后又恭敬退下。 安夏儿就像压惊一般,一口喝了大半杯水,视线低垂,“……要去看慕斯城么。” “不是我想去看。” “……” “是你想让她醒来。” 安夏儿没说话了,没有想到陆白会突然带她去看慕斯城。 但听他的话,显然误会了什么,比如她是出于私心想让慕斯城醒来。 但安夏儿觉得要去辨解,实在费神费力,有时越辨解还越令人误会。——虽然她想让慕斯城,只是想让慕斯城出门去解决安家的事。 魏管家穿过舱门,踏着奢美大气红色的地毯来到陆白身旁,“大少爷,十分钟后飞机到达帝京国际机场,车已经在那边等候了。” *** 帝京国立医院,国内最具权威机构的医院之一。 车刚到达医院外面,院长便带着几个医院领导在等候。 魏管家在外面打开车门,“大少爷,到了。” 陆白和安夏儿从车门两边刚一下车,院长便敬畏地笑着走上来,“听到陆先生今天要过来,我特地带人在此恭候,陆先生和陆少夫人路上辛苦了。” 虽然院长知道这种富豪出门都是私人飞机专车接送,一点也不辛苦。 “慕斯城情况怎样了?”陆白道,“我若是没记错,前几日我给过你们医院通知,尽最大的能力让他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