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我们一笔勾销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45章 我们一笔勾销了!

第745章 我们一笔勾销了! 慕斯城很明白,比起安夙夜,安锦辰更难缠…… 安锦辰对安夏儿的感情,那接近于病态的依赖。 “所以我做到了,但你不行。”陆白道,“这个世界上,能够给她最好照顾的人,是我。” 慕斯城紧抿着唇。 “你如果还有一丝在意她,喜欢她,就不该打扰我们现在的生活。”陆白紧紧盯着他,警告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 他要告诉慕斯城,他和安夏儿感情很好,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给她最好的照顾。 其他的男人,都该闪边! “这就是你要跟我单独谈话的目的?”慕斯城看着陆白的背影,“让我醒过来得新掌控慕氏,以及让我以后不要再去纠缠安夏儿?” “当然。”陆白道。 慕斯城哼了声,“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按照你说的话做!” 陆白紧握着手,“因为我赌你还喜欢安夏儿,为了她的幸福,你不会再来破坏她的幸福!” “……”慕斯城又笑了,“跟我赌,你似乎总能赢,就像上回在‘赌王号’上面我们的那一场豪赌一样。” “安夏儿在外面,她的事由她跟你说,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对她有作何企图。” 最后陆白说完,向病房门口走去。 “慕太子,恭喜你今日醒来。”魏管家道了一声贺,跟着陆白出去了。 病房里恢复安静后,慕斯城垂下头,兀地一声笑了。 “真是没想到,我昏迷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 不但安夙夜和安锦辰回来过,安琪儿生孩子了,商界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帝晟第二代智能手机全球上市打破了手机市场的记录! 而在帝晟集团成为世界前列的跨国集团时,他慕家的人趁他昏迷的时候不好好经营慕氏,还在抢他的总裁之位? “该死的!” 想到慕家的那些人,慕斯城脸色阴暗的骂了声。 阿晋见陆白出去了,便敲门走进来。 “太子,刚接到电话,慕老夫人和慕夫人正赶来……” “明天回公司!”慕斯城阴沉地喝道,“敢趁我昏迷还在抢总裁一位的人,我看他们是找死!” “明天?”阿晋吃了一惊,“太子,你今天下午才能走动,明天身体才能做彻底的恢复。” 毕竟躺了半年的时间,不可能能马上像平时那样走路,身体始终还是会有些僵硬。 慕斯城一身黑沉气息地坐在轮椅上,眼睛发冷,“哼,我就是以后都坐在轮椅上,慕氏总裁一位也轮不到他们来坐!” 阿晋刚想说什么,慕斯城又握了握手,“安琪儿生孩子了?” “……”阿晋愣了一下,“太子你知道了?” “为什么没跟我说?” 阿晋心想肯定是刚才陆白他们说过了,便道,“是,前几天刚刚在医院生了,听说是因为安夏儿小姐要将股份归还到安三少和安四少兄弟手上,安大小姐和安夫人分不到股份,所以气得早产了,不过还好,孩子健康。” “还是那样学不乖。”慕斯城冷道,“她逃不过牢狱之灾了,还在想着什么股份?” 慕斯城完全没有想到,以前在他眼中那般美好的安琪儿。 她心里竟是这般贪婪。 “安大小姐和安夫人,她们……是一直想将安夏儿小姐手上的股份要回来。”阿晋不知如何说起安家的事,只是叹,“太子你刚醒来,本来我想着先不要让安家和安大小姐的事影响你,反正孩子太子你不必担心,慕老夫人已经带回来慕家去了。” 慕斯城紧紧握着手,双手的手指节泛白。 病房外面。 安夏儿见陆白出来,便走了上来,“怎样了?” 陆白哼了两声,“什么怎样,你那么迫不及待想问他?” 安夏儿瞪大眼睛,“你说什么呢,我们都过来了一趟了,总会问问啊,我就问他是不是醒了,什么情况啊。”哪来这么大醋劲。 “……”陆白还看着她,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点其他的。 最后安夏儿一转身,“既然你对我那么不放心,那我们回去吧。” 她说话算数,他让慕斯城醒了,那以后他不让她见慕斯城,她便不会见。 虽然到了今天,她跟慕斯城见也只是熟人见面了。 “站住。”陆白身后叫住她。 安夏儿呼出一口气,“陆先生,干嘛呢。” “你想跟他说什么,赶紧去说,说了赶紧出来。”陆白道。 安夏儿愣了一下,笑了,“让我跟他说话,你说真的?你不吃醋?” 听到‘吃醋’两个字,陆白侧开脸站在一边,“五分钟!” 多一分他都不想给! 安夏儿看着他无比苦恼的样子,“你若不想让我见他就说嘛,那你把我的话传递给他不就好了。”何必不情不愿,又不好阻止她一样。 陆白不说话,背影冰冷。 “好了,我就跟他说一下安琪儿的事,说完就出来。”安夏儿向后挥了挥手,往慕斯城的病房走去。 叩叩! 安夏儿敲了两下病房门,“打扰。” 为防时间不够,安夏儿敲门后,打开病房门。 病房里,慕斯城和阿晋马上看了过来,看到安夏儿时,二人都觉得非常震惊,因为他们认为陆白不会让安夏儿来见慕斯城。 慕斯城看到安夏儿,看到这个在他心里埋藏了最深的女子时,一双深谐黑眸更沉了。 他搁在轮椅扶手上正在输液的手缓缓握了起来,紧抿着的唇张开,“安夏儿……陆折会让你会进来看我,真是意外。” 安夏儿看到他还坐在轮椅上,便知他身体肯定还没恢复,但看到慕斯城精神方面没有异样,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深呼吸了一下,“你果然醒了,陆白没有骗我。” “哼。”慕斯城蓦地一笑,“那你总该知道,是他让我昏迷的吧。” “知道。” 在医院外面时,她就知道了。 “知道陆白暗里操控让我昏迷,你不生气?”慕斯城想到陆白话,就想确认安夏儿是否如他所说的那般爱他,“或者,你不觉得他卑鄙?” 安夏儿抬起纯美惊艳的脸庞,“我嫁给了他,无论他的优点或缺点我都得包容,一如我,我知道我也不是完美的人,但陆白也包容了我,照样爱着我,所以既使全天下的人觉得他卑鄙,他在我心中,也是高大无比!” 阿晋很惊讶,以前她跟慕斯城在一起的时候,是完全没想到她会变得这么……聪慧! 慕斯城唇抿成了一条线。 但缓缓地,他唇角又松开了。 “能娶到你,是他陆白的运气。” “不,能遇到他,是我的幸运。”安夏儿道,“慕斯城,时至今日,我该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当初和安琪儿在一起了,不然,我可能就无法再遇到陆白。” 慕斯城依然笑着,只是笑里带着一丝无奈和苦涩。 “所以我不恨你了。”安夏儿看着这个当时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前男友,带起一丝轻美微笑,“虽然当时你和安琪儿害得我那么不堪,但都过去了,因为现在我有了更好的生活,遇到了更爱我的人,一切都值得了。” 是的,当时的愤怒,屈辱,冤枉,不甘,怨恨……都消散了,因为该懊悔的人懊悔了,该夺回的她夺回来了,该付出代价的人,也付出代价了。 “遇到陆白,是命运对我最大的偏爱。”安夏儿手轻轻交叠于肚子前,像护着里面她和陆白的结晶,“这是我和陆白自结婚以来,发自内心的感受。” 慕斯城抿了抿唇,点头,“是么……恭喜你。” 最令人无奈的,是情敌对自己的了解和信任。 是的,陆白了解他。 并且相信他不会害安夏儿。 “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对陆白的爱。”安夏儿认真地道,“无论你是否回心转意,亦或是对我是不是还抱有以往的想法,但都没有必要了,我现在爱的是陆白。” 慕斯城没说话,只是紧握着手,眼睛里面似乎有微微发红的东西。 “但上回在陆家,我被安琪儿关在你车里时,谢谢你当时救我。”安夏儿道,“你伤害过我,也救过我,所以过去的事,我们一笔勾销了。” “不必,你可以继续恨我。”慕斯城说。 一个人恨你,起码她没有忘记你。 安夏儿没有回答他这话,只是道,“这是我今天跟你谈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安琪儿生下孩子入狱了,安夫人上门来求我,跪在浅水湾第九区外面,说让我看在夙夜和锦辰的份上原谅安琪儿,放过她。我虽然一直怨着安夫人恨着安琪儿,但是,夙夜和锦辰是我最亲爱的弟弟,既使我嫁了,离开了安家,我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姐弟情份也依然在。” 慕斯城听她谈起安夙夜和安锦辰时的珍惜语气,心里微微有点些失落。 感觉在她心中,他可能都没有安家那两兄弟重要了。 “我虽不想答应安夫人,但也不想到时夙夜和锦辰回来,听到他们妈妈跪死在了我的大门外面。”安夏儿道,“所以,放不放过安琪儿,我想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