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斯城,你救救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48章 斯城,你救救我!

第748章 斯城,你救救我! “慕太子,有失远迎!”在权贵富商面前,既然平时威慑镇压犯人的狱长也腆着脸笑着,“您要见安琪儿的事,这边收到消息已经安排好了。” 慕斯城看着眼前这座女子监狱。 这座监狱还算条件比较好的。 安家尽了所有能力让安琪儿进了这座监狱。 “她在里面怎样?”慕斯城终于扫了狱长一眼。 “其他的都没什么,知道她刚生孩子不久,已经先给她安排了一个单人间并请了医生。”狱长道,“只是她情绪方面不太稳定……” 她情绪自然是不会好的。 慕斯城墨玉般的黑眸微眯,“在闹事?” “闹事倒不至于。”狱长说道,“毕竟她一个女人,狱警要制住还是很容易的,只是……” “什么?” “经常无端地哭叫,并且还……经常不吃东西。” 慕斯城皱眉。 以前的安琪儿在他眼中,是何其地斯文温雅,说是名门淑媛一点也不为过。 她就不能安静下来接受惩罚? 到底是他曾经的女人,慕斯城眼底掠过一丝不忍的东西。 他大步往前迈去,“走吧。” “是,慕太子请。” 狱长在前面领着路,慕斯城他们这一行人中,奶妈也抱着小婴儿在。 …… 监狱内,家属接见室。 慕斯城坐在里面,伸手从奶妈手里接过了宝宝,目光柔和地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因为还未满月,不能吹风,慕老夫人一开始并不同意他带孩子去看安琪儿。 只是碍于以前跟安琪儿的情份,想着安琪儿刚生孩子才三天便跟孩子分开了,慕斯城便还是将孩子带来了。 至少他想告诉她,孩子她根不必操心! 襁褓裹得很厚,不会泄露任何风进来。 慕斯城手指拔开一点襁褓的盖头,看着里面婴儿小小的脸,“给你取个什么名好?” 此时孩子已经吃饱了奶,并没有哭闹,虽然早产,但已经睁开黑溜溜的大眼睛,吸着自己粉粉的唇,看着慕斯城。 如慕老夫人所说,虽然才出生,便小婴儿的五官已经看出与慕斯城格外相以,特别是那双浑黑的眼睛。 奶妈温和地道,“太子,老夫人之前便说,要等你回来给取名呢。” 突然,哐当一声厚重的金属声—— 接见室的门开了! 两名狱警带着安琪儿进来了。 “慕太子,安琪儿带来了,谈话时间是一个小时以内。”狱警对这个男人小心地交待完,关上了门。 慕斯城抬头,黑眸向安琪儿看过来。 安琪儿穿着与其他犯人一样橙色的宽松背心,戴着手铐,头发没有像以往那样经过精致的护理和美容,只是随意地扎在脑后,看着倒像个普通的女子了。 卸下平时的妆容,她素颜自然也是好看的,只是没平时那么惊艳罢了! 安琪儿知道自己现在是罪犯,她眼睛有些无措地闪躲了一下,比起一身黑色昂贵西装和男士大衣的慕斯城,显得她落魄极了! 阿晋和奶妈站在慕斯城身后,还有两个保镖。 慕斯城看着了安琪儿几秒,眼神没有作何起伏地收回视线,重新看着怀里的婴儿,“过来坐吧,监狱呆得怎样?” 安琪儿看着慕斯城,也很震惊,“斯城……你什么时候醒了?” 震惊中,又带着急迫。 似乎恨不得马上跑上来,像以前那般承欢在他膝前。 “我今天过来,只是谈我们的事,不相关的话题就不必说了。” “……” 安琪儿咬着唇。 心脏像猛地被刺了。 “不相关的话题……”她伤心地念着,“我只是问你什么时候醒了,你知道你昏迷的时候,我有多想你知,斯城……” 她突然激动地向慕斯城走来。 两个保镖马上上前,挡住了她。 她马上瞪大眼睛,“你们干什么?斯城,你什么意思!” 曾经他们同睡一张床,缠绵过,爱过,朝夕相处。 这就嫌弃她了? 安琪儿眼中的绝望和难过,渐渐弥漫开。 慕斯城抬起脸,不紧不慢地将手上的小婴儿交给奶妈,奶妈马上小心地伸手接过抱着。 “我刚醒来,出门会带保镖。”慕斯城道,“我的安全当然是首要之最,保镖会对作何外人警觉。” 安琪儿一边指着奶妈手中的婴儿,“什么我是外人,我是孩子的妈妈,我现在要看我的孩子,你们把孩子给我。” 慕斯城看着脸色微白没有打扮的她,“我不否认你是这孩子的妈,但听说你入狱之后,情绪一直不稳定?你或者应该想法安静下来,好好照顾你自己,孩子在慕家,他会过上最好的生活,受到最好的教育,健康地长大,这个孩子你不必费心。” “呵呵。”安琪儿笑了两声,身体在晃了晃,慢慢地扶着桌子在慕斯城对面坐了下来,“是,孩子在你们慕家是能过上好日子,你们还给他找了奶妈,没有我,他也可以喝别人的奶长大……” 慕斯城身后,奶妈缓缓低下头。 慕斯城漠然地看着安琪儿,“当然,我的儿子会受到最好的照顾。” “那我呢?”安琪儿突然叫道,“孩子被接回慕家能过上好日子了,那我呢!慕斯城你告诉你,那我怎么办?你答应会娶我的!” “我们解除了婚约。” “但你答应过会娶我的!你答应过的!”安琪儿叫着,脸上眼泪疯狂地流了下来。 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狼狈的面貌,若非是她看着就知道经常做昂贵肌肤护理的白皙柔嫩的脸,其他方面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名媛。 慕斯城叠着腿,平静地看着这个他爱过的女人,“你也答应过我,有什么事你都会跟我说,但最终你不但冒充安夏儿欺骗我的感情,还背着我屡次陷害安夏儿……我们的约定,早就毁了。” “安夏儿?呵呵。”安琪儿苦笑道,“你还念着她,她有什么好,她现在都已经嫁了,怎么样都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慕斯城没说话。 安琪儿又突然厮吼起来,“但你宁愿为了一个永远都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女人,而不要我么?” “我要不要你与她无关!”慕斯城声音渐冷,“只是因为你骗了我,而我不爱你了,仅此而以!” “不,是她!就是因为她!” “所以你把你所有的怨气都归于安夏儿身上,在陆家想杀了她?”慕斯城黑眸瞬间沉了下去,“我即使以前爱过你,但也不是现在心思毒如蛇蝎的你!” 安琪儿愣了一下,又哭起来了,“不,斯城,我只是太生气了……” “但你是故意。” “我只是太爱你了,我不想失去你。”安琪儿摇遥头,“斯城,你一定要救我出去,我们已经有孩子了,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在身边,我们要一起在他身边。” 慕斯城脸色冰冷地道,“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你为什么不改过!你爱我?你爱我为什么要屡次伤害安夏儿?你知道我已经对不住她!” “那是她先害苦了我!”安琪儿哭道,“如果不是她的话,斯城你依然还爱着我,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是她当年去我们大学接近你,是我先喜欢你的,她还好意思告诉你那件事,是她先对不起我!” 慕斯城咬了咬牙,“我告诉你,安夏儿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当年在我眼睛受伤的时候遇到的人是她而不是你。这是我自己回白金商业大学查了,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将所有的责任归到她身上!” “不……”安琪儿听到慕斯城的话,不停地摇头,“如果没有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没有她,我也不会爱上你。”慕斯城道。 那他就不会惦记着,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在他眼睛受伤地时候给她带来过光明! “不,斯城,你原谅我。”安琪儿伸出被手铐住的手,在桌子上,拼命抓着慕斯城剪裁细密的高档袖子,“是我错了,我知错了,只要你救我出去我一定改过。” 阿晋看向慕斯城。 慕斯城脸上没什么表情。 来的路上,阿晋问过他。 慕斯城当时说。 阿晋知道,慕斯城只是不想让孩子长大后知道,他的母亲在监狱里,是个无可救药的罪犯! 而陆白的律师最近又控诉了安琪儿在进监狱之前,恶意辱骂,言语中伤安夏儿,进而又给她延长了牢狱的时间…… 看着慕斯城不说话,阿晋知道,慕斯城一定在考虑,考虑要不要救安琪儿出去。 “斯城,你相信我。”安琪儿哭得满脸清泪,“你知不知道,我生下孩子刚刚三天就被抓走了,我月子还没坐完,还没来得及给孩子喂口奶啊。” “……” “他们怎么这么狠心对我。” “……” “我很伤心。”安琪儿继续哭道,“我知道我是做了令你很失望的事,但就算是看在孩子的面上,斯城,你救我出去,我不想在孩子这么小就离开他。斯城,我要看着我们的儿子长大,看着他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