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要掐死孩子!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49章 要掐死孩子!

第749章 要掐死孩子! 估计是个人听到她这样撕心的哭声,与刚出生几天的孩子分开,都会于心不忍。 慕斯城侧开脸庞,“你想出去没那么简单,你应该知道,将你送进监狱的人是陆家吧?你在陆家意图杀害他们的少夫人,你觉得陆家或者陆白会放过你?” “……”安琪儿一愣,又摇头,“不,她又没死!” “就算眼下救你出去,陆白也不一定会放过你。”慕斯城坚定地说道。 他很清楚。 安夏儿是说过将放不放过安琪儿的决定给他,但这并不代表这是陆白的意思。 说不准安琪儿一出去就会被…… 慕斯城眼神暗了暗,他知道,就算安琪儿知错会改,要将她救出去大概也得先前陆白谈一下……起码要得到那个男人的同意。 “你先呆着吧。” 慕斯城站了起来。 安琪儿一听,“斯城你不打算救我了吗——” 看着慕斯城在其他的拥护下就要离开,安琪儿急了,来不及擦眼泪,站起来绕过桌子就要去抓住慕斯城,误以为慕斯城不想管她了。 “不,斯城你别走!” “你救救我!” “我不要呆在这个地方!” 保镖拦住她,“请留步。” “斯城!”安琪儿推着保镖,悲怆地哭叫着,“我是孩子的妈妈,你不能不管我,你难道要让我们的孩子从小没有妈妈吗?你不能!” 慕斯城停下脚步,“你这样的母亲,有没有都没什么两样,但你若想出去就等吧。” 但安琪儿怕死了他不救自己,自己将会在牢里度过好几年。 她已经没有耐心去等了。 她眼睛突然看了一下奶妈抱着的孩子,说道,“那……你要走的话,好歹让我看一下我们的孩子,我从生下他都没有抱过,斯城,你让我抱抱她。” 奶妈搂小婴儿,忐忑地看向慕斯城,不知是否受到外面声音的吵闹,襁褓里的小婴儿哼哼了两声。 “你看你看。”安琪儿马上道,“孩子都要哭了,他一定是听到妈妈的声音了,他也想妈妈抱抱他。” 见慕斯城没有动,安琪儿又哀求,“斯城,难道你带孩子过来只是为了告诉我他还好,他在慕家会过上更好的日子吗?你总要让抱抱他啊,那是我生的孩子,我的骨肉啊!” 她哭着,连奶妈看着都心生不忍。 阿晋看向慕斯城,想问他的意思,“太子……” 慕斯城带孩子过来,确实是为了让安琪儿放下心,告诉她,孩子在慕家会受到最好的照顾。 眼下见安琪儿哭得肝胆俱裂,他往奶妈扬了一下下巴,“给她。” “是,太子。” 奶妈抱着孩子,小心地走过去。 安琪儿看到愿意让她抱孩子,马上抹了一眼脸上的泪,破涕笑道,“来,让我抱宝宝……” “安大小姐,你小心一点。”奶妈叮嘱着,像移动珍宝一般将孩子递到安琪儿手上。 但安琪儿动作非常急迫,抢一般地夺了过去紧紧地搂在怀里。 小婴儿受到晃动,开始哭起来。 “不哭不哭,我是你妈妈啊。”安琪儿一边哄着,一边晃了晃怀里的孩子,“我抱你你怎么能哭呢……” 之前孩子一直在保温箱,安琪儿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 眼睛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安琪儿一边笑道,“斯城,你看看,多看你啊,一定是我怀着他时候经常思念你,所以儿子才会长得这么像你。” “……” 慕斯城没出声,只是看着晃着怀里孩子的安琪儿。 但慕斯城现在对安琪儿已经没有了当初感情。 当然不会在这停留一小时,就为看着她。 几分钟过去。 慕斯城听着孩子不断的哭声,皱眉对奶妈道,“把孩子抱过来。” “是。” 奶妈向安琪儿走过去。 但安琪儿太想离开监狱这种鬼地方了,她见奶妈走来,便抱着孩子往后退去,“不,我不会给你们,孩子是我的!” 奶妈又可怜又同情地对她道,“安大小姐,孩子要喝奶水了……” “你们都走开!”安琪儿突然瞪大眼睛,死死搂着孩子对慕斯城道,“我知道,慕斯城,你不想救我!那你就别想把孩子抱回去!” 慕斯城皱眉,“你发什么疯?把孩子送过来!” “我不!”安琪儿叫道,“你若不救我出去,我不会孩子给你的!” 阿晋看着安琪儿情绪不对劲,“太子,这样下去,孩子有危险……” 婴儿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但安琪儿就是抱着给不给还给慕斯城了! “你们听着,要想把孩子要过去除非先把我救出去!”安琪儿威逼道。 “安大小姐,孩子哭了。”奶妈在前面看着安琪儿手里的孩子,急得不得了,“你快把孩子给我吧,你别吓着他了。” “滚开!”安琪儿眼睛发红,“你们就是想霸占这个孩子,把我扔在一边不管,孩子是我生的,我在哪孩子在哪,你们要孩子就把我也带出去!” 她紧紧搂着孩子,仿佛那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慕斯城原本是想着要不要看在孩子的面上,将打算改过的安琪儿救出去了,但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脸色越来越可怕,“我就问你最后一遍,你把不把孩子送过来?” “除非你把我救出去!” 安琪儿双眼通红,根本没有了理智,心理都扭曲了。 慕斯城脸色看着就沉了下去。 两个保镖马上走去。 “你们别过来!”安琪儿突然往后一退,手作势握着襁褓里的婴儿的脖子,声音颤抖着说,“别逼我,不然……不然我就掐死孩子,然后去自杀!” “你疯了!”慕斯城大吼一声,“那是你生的孩子,你要掐死他?” “我也不想!是你们别逼我!”安琪儿还握着孩子的脖子,厮吼着,“我不跟你们开玩笑,慕斯城,你若是不救我出去,那我就跟这孩子一起去死!” 保镖脸色大变,看着她手中的孩子都不敢上前了。 奶妈捂起了嘴,“天哪!” 世界上怎么会要掐死自己孩子的母亲? “你就为了自己想出去,不惜杀死你亲生的孩子么?”慕斯城怒道道,“你还是不是个人,还是不是个母亲!” “是你逼我的!”安琪儿眼睛里眼泪泛滥起来,哭得浑身哆嗦,“慕斯城,我那么爱你,你却不救我!你只管要孩子,大人的死活你就不管了是不是?” “你以为你这样出去你就没事了么?”慕斯城道,“你以为你只要离开这座监狱陆白和陆家就会放过你?把孩子放下来!我跟陆白去谈!” 安琪儿摇着头,“我不信!你一定想抱着孩子离开后就不管我了!除非你现在把我一起带出!” 看着此刻的安琪儿,慕斯城很难相信,这是以前他曾喜欢过的安琪儿! 以前看着那么好的一个女子。 怎会变成这样? 所有的美好都变成泡沫了么? 接见室外面的人狱警听到里面的动静,拍命敲门,“请问出什么事了?” “太子,怎么办?”保镖问道。 阿晋看着安琪儿手里的孩子,“大家别轻举妄动,不能让她伤了孩子!” 保镖立即不敢过去了。 外面狱警听到里面没回应,马上破门而入。 “你们别过来!”安琪儿看见狱警,又大叫,“你们过来抢,我就……我就掐死孩子!” 狱警一听,马上拿出腰间的枪对着安琪儿,“把孩子放下!” “你们别逼我!” 阿晋对狱警道,“小心点,不能让她伤了孩子!” 慕斯城咬牙道,“安琪儿,你若敢伤孩子,我不会放过你!” 两个狱警一听,“那慕太子,能用枪制压么?” 安琪儿一听,“你们做什么?你们若敢打伤我,我现在把就孩子……” “把孩子放下!” 慕斯城一声暴吼。 狱警看到安琪儿握孩子的手,估记一枪打不死她,她就会对孩子不利! 但安琪儿也是出自名门,真要这样打死了她,安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两个狱警一对望,抽出腰间另一把枪,二人分别对着安夏儿握着孩子的手臂,以及腿—— 扣下板机! 安琪儿立即手臂上和腿上一麻,连向孩子下手的机会都没有,马上腿麻地向下跪去,握着孩子的手也一松—— “啊……” 安琪儿浑身没力地倒下去。 狱警开的是麻醉枪! 趁着孩子掉到地面上时,两个保镖已经飞速冲过去,接住了。 孩子哭得厉害。 慕斯城马上走过去,“孩子有没有事?” “太子,没事!” 保镖马上将正在哭的小婴儿递给慕斯城。 慕斯城看着手上哭得满脸通红的孩子,又看看倒在地上的安琪儿,他将孩子给奶妈,“把孩子抱好。” “是。” 奶妈吓得不轻,忙接过去了。 旁边狱警在用内部对讲机报告着这边的情况,“犯人安琪儿情绪失控,在接见室内闹事,企图伤害慕太子带来的孩子……” 安琪儿身上中了麻醉枪,倒地不起,但她眼睛依然不甘地看着慕斯城,伸出酸软地力的手抓了抓慕斯城的裤角,“救我出去,救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