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梦·但她不是我们的女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50章 梦·但她不是我们的女儿!

第750章 梦·但她不是我们的女儿! 慕斯城看着安琪儿,眼里同情与愤怒交织着。 最后,他准道,“不,你不需要出去,你需要坐牢,你连自己生的孩子都想下毒手,你疯了,你就在监狱内好好反省下你自己吧!” 踢开安琪儿的手,他愤怒而去。 阿晋对狱警道,“好好监视着她。” “明白。” 狱警马上将安琪儿带走了。 …… 监狱外面,奶妈已经抱着受惊而哭叫的小婴儿先上车去了。 慕斯城黑着脸出来,眼底盛满愤怒。 他万没有想到,安琪儿连他们的儿子都要挟,他更愤怒的是,曾经在他身边睡过的女人,有朝一日竟会变成这副模样! “太子,还是不要管安大小姐了。”阿晋说道,“来的时候,太子还说如果她肯改过,为了小少爷可以救她。但显然安大小姐她现在……” “她根本不值得救。”慕斯城咬着牙,“不,她是无药可救!” “现在根本不能让她接触孩子,看她情绪,或许先呆在监狱呆一段时间也是好事。”阿晋道,“如果将她放出来,她肯定是要见孩子的。” “她根本从未改过。”想起安琪儿刚才的行为,慕斯城黑得可怕,“我看这监狱对她来讲,是适合的地方!” “可太子,安家若问起怎么说?” “跟安家说,她疯了,她必须呆在监狱!” 慕斯城扔下这话,上车了。 阿晋在身后道,“是,太子。” 而监狱内,安琪儿被关进了罪犯犯错呆的禁闭室,在黑不见五指的小房间内,她发出着愤怒的哭叫,“放我出去,慕斯城,你救我出去!……” 安家,安夫人听到慕斯城将安琪儿扔在了监狱的消息,当即昏了过去。 曾经美名惊动全城的名媛,为许多男人见之惊艳的安琪儿,如今沦落在了女子监狱。 人生没有最低的低谷,只有更低……会沉到无底的深渊。 —————— 安夏儿半夜做了一个梦。 梦到她奔跑在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身子很轻盈,墙壁和楼梯都很高,她手脚很短,看什么都需要仰起头,像个小孩子。 她又跑到了曾经梦到过的那个书房,一个有着慈善面庞的中年男人的书房,那个喜欢收齐古董币的男人,她上回唤他,夏叔。 随着光线变亮,她跑到了那间书房的门口,像躲猫猫一样探出脑袋看着里面。 那个夏叔和一个女子在谈话,女子像是他的妻子。 女子在劝夏叔。 那个夏叔说, 女子着急道, 女子说着,又劝丈夫, 安夏儿像旁人观看着一场电影一般看着这个画面,看着那个小女孩凑在门口,粉粉圆圆的脸,甚是可爱。 她又感觉自己进入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体内,变成了她。 她突然出声, 里面的人两个人回过头,看着她的时候,眼睛掠过一丝复杂。 但紧接着,他们瞳孔放大像看到害怕的东西一样望向她身后—— 有人来到了她身后,一只手将她小小的身子腾空抱了起来,梦境中她鼻子闻到了身后的人即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夏叔和他的妻子惶恐叫起来。 安夏儿刚想回头,身后的人用什么东西捂住了她口鼻,她立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安夏儿带着冷汗从梦中醒过来。 “呼……” 她睁开了眼睛。 重重地呼吸着。 是在她和陆白的卧房,昏暗中,她眼睛显得无比透亮,或许是因为惊吓而睁大着,不只是额头,连手心都带着汗。 又做到了在那个夏家的梦,在梦里她想不起来,但醒过来她就想起了,梦里所在的地方就是d市的夏家……当年夏家一定发生了很大的事。 不然夏叔和他的妻子就不会那么着急,还有,他们说的是要把谁交出去? 对了,梦里的那个小女孩是她的话,她为什么要叫夏国候为夏叔?他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么,那那个女子不该是她的亲生妈妈吗? 梦里面,那个女子的话又漫上了安夏儿的脑袋。 安夏儿突然觉得脑子很乱,一团乱麻,完全理不清楚怎么回事。 由于她心脏加速,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怎么了?”身后传来沉沉的声音。 “嗯?”安夏儿本就刚从梦中惊醒过来,陡然从安静无比的卧室里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她心脏又吓得差点飞了起来。 她缓缓回过头。 陆白的脸庞正躺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 卧室里没有开灯,很昏暗,但别墅外面开着灯的原因,多少有些光线从帷幔里透露一点进来,能看清楚卧室里奢华家私的大概轮廓。 以及,陆白的脸庞轮廓,他褐色的眼眸。 陆白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你喘得很厉害,做恶梦了?” “……”安夏儿吞咽着,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点了点头。 陆白将她额边汗湿的头发拨开,“上回听医生说,孕妇有时是会多梦,心情放轻松一点就好。我在你身边,你不必担心什么。” 安夏儿点了点头。 “陆白,你说……我时候为什么会失忆?”安夏儿问道。 陆白给她拨头发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放下,“我怎么知道,或者是看到你父母的死,受惊吓了吧。” “我刚才……”安夏儿回想着那个梦,咽了咽,“我好像梦到小时候了,我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我叫他夏叔,我梦到我在夏家的情形。” 陆白突然看着她,不动了。 他面部变得有些微妙,或者说盯着她不动了,“什么情形?” “……就是在夏家的情形。”安夏儿道,“很模糊,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好像梦到他跟另一个女子在谈话,按理说,那应该是我的爸爸妈妈。” “……” 陆白薄美的唇轻抿着。 “但是……”安夏儿看着陆白,迟疑地说出疑问,“梦里,我叫那个男人叫夏叔。” 陆白眉头皱了一下。 然后安夏儿问出了他担心的事,“陆白,他们不是我的父母吗?” “你想多了。”陆白道,“你也知道,那是你做的梦。” “什么……” “梦之所以叫梦,就是因为它的莫明其妙。”陆白道,“你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安家的事,心情有些疲备,所以潜意识想念你的亲生父母。” “我不是叫他夏叔么?”安夏儿看着陆白,“你说你在我五岁的时候见过我,在夏家呆过,那你应该清楚。” 陆白没有回她的话,看了好一会,才说道,“安夏儿,你曾经说过什么?” “……” “不管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你只认同抚养过你的夏国候夫妇。”陆白道,“其他的人对你而言,不重要,既然如此,你在意一个梦做什么。” 安夏儿吞咽了一下。 对于陆白的问题,她无话可说。 曾经,赌王罗老先生也提过,说她不是夏国候的亲生女儿……当时,她那么激烈地反对了这个问题,说自己只认同夏国候。 就算她另有父母,但对于抛弃她的所谓的父母,根本不值得她去想念。 面对陆白的目光,安夏儿最终点了点头,“嗯,确实,一个梦罢了……不必在意。” “乖。”陆白吻着她的额头,“过去的那些事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的未来,以及……”他的手轻轻圈过她的腰间,手隔着衣物抚着她的腹部,“我们的宝宝。” 安夏儿轻轻地应着,努力让刚才那个梦从脑子里格式化,在陆白的怀中缓缓入睡。 但事实证明,你想忘的事,会更加忘不了。 第二天,安夏儿只要一坐下,一不看书,一不说话,一不吃东西,昨天那个梦就浮现在她脑海,梦境虽模糊,但那些人的对话却清晰地刻在她的脑中。 小纹用手在她眼睛前晃了晃,“少夫人?” 安夏儿回了回神,“嗯?” “问你想吃什么呢?”小纹说,“你饿吗?” 安夏儿摸摸肚子,确实有些,“嗯,随便准备一些点心吧。” “好的,我去通知厨房。”小纹马上麻溜地去了。 菁菁见安夏儿刚才愣了许久,寻问道,“少夫人有什么心事么?” “心事?” “看上去像。”菁菁道,“是安琪儿的事,还是在想大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安琪儿的事,少夫人不必担心,如少夫人所料,听说慕斯城并没有将她从监狱里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