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你若温暖,世界便不黑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51章 你若温暖,世界便不黑暗

第751章 你若温暖,世界便不黑暗 “这个我知道。”安夏儿说。 “大少爷的话,今晚估记要晚点回来,但他电话里说过会尽量会来陪少夫人用晚餐。” 安夏儿点了点头,“陆白倒真是忙,一连几天都只能晚上看天他人影,听说连展倩她都开始给自己放年假了,陆白是不是要忙到年三十那天。 “少夫人,这哪能比,一个只是s城颇有名气的报社;一个是世界级的跨国集团,大少爷事情肯定很多。” “我知道,我也就抱怨两句罢了。”安夏儿长嘘了口气,“现在我倒真是怀念和陆白在法国度蜜月的时候,以及刚和他结婚时,感觉当时还没现在忙。” “平时的话,大少爷也都差不多的。”菁菁说,“可能是少夫人以前能跑出去走走,所以觉得日子没有那么难熬吧。” “也是。”安夏儿点头笑道,“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就是专门呆在家里等丈夫归来的小媳妇了,真是古有望夫女,今有我安夏儿啊!” “少夫人说笑了,望夫女不可能每天都见以丈夫,但大少爷每天都回来。” 安夏儿扁扁嘴,“但你看,他昨天晚餐都没有回来吃,我等他回来都等到睡着了,一醒过来,才发现已经在床上了。” 对,她昨晚做了个恶梦醒来后,才发现陆白在她枕边。 不,说是恶梦也不是…… “大少爷昨晚都在说呢,怪我们为什么不让少夫人你先去睡了。”菁菁说,“最后不想吵醒少夫人,大少爷才抱你上去了。” “哎,所以才说我也是个望夫女第二了。”安夏儿叹。 没法,她觉得没陆白睡不惯了啊! “但少夫人放心,今天大少爷说了,尽量会赶回来了吃晚餐。”菁菁说。 安夏儿点点头。 呼吸间,又有着微微的叹息。 菁菁见她眉头的愁绪,“少夫人,那你怎么又叹气,怎么了?” 安夏儿看了一下菁菁,又不知该怎么说了,因为她自是在想着昨晚那个梦。 其实,她不只一次梦到那个夏国候了。 第一次的时候,是在d市她掉入那个水库昏迷后,当时梦中的那个夏国候似乎说,她家里出了点,等没事了就会来接她了…… 其实,从当时梦里那个夏国候的话来看,梦里的那个小女孩便知夏国候不是自己亲生父亲的。 如果像陆白所说,梦里那个叫‘夏儿’的小女儿便是她安夏儿的话,那她恐怕真的不是夏国候亲生的女儿——当然,如果梦境是真的。 昨晚陆白说。 那么,她做的这些梦,到时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虚幻的情境呢? 庄公梦蝶。 安夏儿现在是真有点这种感觉,不知梦里的情境是真的,亦或像陆白所说,那只个梦。 “菁菁。”安夏儿叹息说,“你觉得,我们的梦,是真的么?” 菁菁愣了一下,理解不了她的问题,“少夫人,你这怎么说?” “就是……”安夏儿想了想,“比如,有时我们做的梦会觉得很真实,像身临其境,但现实中,自己并不记得那些。那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呢?” “这个。”菁菁想了一下,“如果现实中根本没发生过的事,那梦境肯定是假了,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这样?”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的梦是潜意识投射下的映象。”菁菁又道,“比如平时太繁忙,忘记了一些锁事,但潜意识并没有忘记,有时就会在梦中投映出来……” 菁菁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停止了自己的话。 “少夫人?”菁菁问道,“你梦到什么了?” “……” 安夏儿蹙着眉,平时忘记的事? 是么。 她五岁前失去的记忆…… “少夫人?” “啊?”安夏儿回过神,“没什么了,我这每天呆在家里无聊,做了些莫明其妙的梦罢了。” 当天,安夏儿又去翻看了一下夏国候留下的那些东西,一本页面发黄的日记,一本当年‘唯丽’公司内部文件,还有一个古董币收藏夹,一个戒指。 除了日记,其他东西都是从夏家带回来的那个保险柜里拿出来的,也看不出什么。 日记本也只记录一些夏国候当时的生活状况,但并不齐全,有几页被撕去了。 这是被安锦辰撕的。 “……”安夏儿看着那些撕去的页面,皱了皱眉,“到时是什么。” 安夏儿隐约觉得,当年夏家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虽然陆白说那只是梦。 但安夏儿知道,那可能是真的。 从当晚那个梦境来看,夏国候和他的妻子显然在害怕什么,说有什么人找过来了,要把谁交出去,不然被发现了他们也得死。 ……是说把陆白交出去? 因为她当年把陆白带回了夏家,那那些找过来的人,是在追陆白那些的黑帮? 还有,她不是夏国候的女儿的话,他们为什么会抚养她?夏国候他们在国内没有任何亲戚……那夏国候他们夫妻是从哪来的? 想了半天,安夏儿叹了口气,按着额头,“算了,费脑。” 懒得去想了。 反正她就当作自己是夏家的女儿就好了,反正对她现在而言,她只要知道,她是当年那个救陆白的小女儿,然后他们缘份使然,又遇到了,结婚了。 当天,安夏儿又将从夏家带回来的这些东西放下了,全部锁在了文件柜子,就像不想去触及的东西。 —————— 年三十晚,浅水湾的夜空中燃起了绚美的烟花,从未见过的美丽。 “哦哦,好漂亮!” 安夏儿两手趴在封闭阳光的玻璃上,睁开了眼睛看着外面。 “喜欢吗?”陆白站在她旁边,与她一起看着外面夜色下的烟火,“上回你过生日的时候,见你喜欢,这次特地让人安排了。” “嗯嗯。”安夏儿用力地点头,“比那一次的焰火更好看,感觉又撼动又感动,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焰火啊,不行,我得录下来。” 安夏儿说着,马上扯着嗓子朝里面喊道,“菁菁!小纹!我手机呢?快把我手机拿来,快点……” 两个女佣自然也知道陆白今晚让人安排了烟花,也在窗边看着。 听安夏儿的声音,两个女佣马上拿着东西跑来阳台了。 “少夫人,这是你的手机!” “这里还有dv和单反!” “少夫人,要哪个?” 菁菁和小纹拿着两个装备过来。 安夏儿拿过她手机,“我拿手机拍,你们拿dv和单反去天台上拍,上面一定更漂亮!” “好的,少夫人!”菁菁和小纹马上拿着dv和单反去九龙豪墅的天堂了。 陆白看着安夏儿拿着手机在拍摄的模样,不由好笑一声,“今天是年三十,当然要给你安排一些节目,你不经常嚷着在家闷?” “那肯定了!”安夏儿道,“我从未想过养胎会这么无奈啊,得天天呆家里啊!” “也不一定,是你的情况特殊。”陆白道,“你妊娠反应厉害,还晕过,经常跑外面去当然危险,先呆有家里度过危险期吧。” 听到陆白说到他们的家,安夏儿心里倍加温暖。 “嗯,所以我听你的,在家呆着啊。”安夏儿回头朝陆白笑着,眼睛里映着外面的新年烟火,外面的美丽晶莹,“但我没想到,你会在年三十的这一天,突然让浅水湾放焰火啊。” “因为你喜欢。”陆白脸色平静,带着迷人微笑,“我知道。” “哈哈,当然喜欢。”安夏儿笑得清脆,“你知道吗,陆白,看着你我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 “你若温暖,世界便不黑暗。” 陆白一笑声,“夫人越来越会说话了?” “我说的是事实哦!” 安夏儿又扭过头去看外面的烟花,用手机录相功能录着外面的盛世夜景,他们的声音也一并被录下。 外面的烟花一直持续着,一波接连一波,不间断。 有白色,有金色,有粉色……七彩纷呈。 从地面,飞速升上夜空,炸开一片绚美! 迷花人眼! “我也想起一句话。”陆白说。 “什么什么?”安夏儿兴趣爆棚,转过头,用镜头照着陆白,“陆大总裁,请说!” 镜头中,陆白缓缓回过头看向外面,薄美的唇角掀起,“用我三世烟火,许你一世迷离。” 烟花的闪烁光辉是在他褐色的眸底,明明暗暗,已经迷离了一世。 安夏儿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哈哈!你怎么知道你能用三世许我呢?” “如果有前生和来世,我一定也会找到你。”陆白说。 “哈哈,陆白,你知道比这外面的烟火更美的是什么么?” “你?” 安夏儿一抚脸颊,芳心乱飞,“讨厌,是你的誓言哦!” 年三十的浪漫焰火,陆白的甜蜜话语,美得让人找不到北。 连这一段时间天天呆在家里养胎的烦闷,也随着陆白微笑,一并烟销云散,换之是无比隆重和幸福的新年。 安夏儿用手机一边拍着陆白,“陆白,回头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