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你很可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753章 你很可爱!

第753章 你很可爱! 大厅内。 安夏儿一句‘我上去等你’,让大厅内的气氛都静默了。 这在外人听来,俨然是等着陆白上去过夫妻生活的意思,这让阿瑞斯和另两个人,都有点尴尬了。 “陆先生,不太好意思。”阿瑞斯道,“看来我们晚上过来确实不是时候,那我们先走,明天再过来吧。” 陆白一脸‘明白就好’的表情,对魏管家道,“送他们出去。” “是。”魏管家上去送客了,“阿瑞斯先生,这边请。” “那陆先生,今天先告辞。” 陆白端坐在对面,叠着腿,淡淡地点了下头。 高大健硕的俄罗斯男人阿瑞斯马上带着另两个人出去了。 客厅内又安静了下来。 秦修桀想刚才安夏儿的话,也有点站立不安,“陆总,要不……我也先走吧,不打扰你和少夫人的夜晚生活了。” “站住。”陆白眉头皱了皱,“安夏儿怀孕了,什么夜晚生活。” 他还想过夜晚生活,可安夏儿那身体,要能行才可以。 秦修桀一听,很震惊,“少夫人她……又有了?” “差不多两个月了。”陆白道,“现在还是危险期,我会尽量呆在国内,在s城陪着她,不想给她增加任何不安因素。所以我并不希望阿瑞斯他们突然过来找我。” 想到今晚突然来到国内的阿瑞斯等人,陆白有些苦恼地喝口酒。 “‘美利坚商会’那边估记是有急事,我回来的时候,听说南宫焱烈正在让人调查‘美利坚商会’的,我估记他是查觉到了什么。”秦修桀道,“毕竟上回陆总你让‘美利坚商会’出手对付gk国际的事,动作太大,他可能怀疑‘美利坚’上回的目的了……” “他要查便让他查吧。”说到南宫焱烈,陆白眼底冰冷,“上回的帐,我还没跟他算完!” “估记‘美利坚商会’的人也查觉到了南宫焱烈在查内部情况,想问陆总你的意思,但他们又联系不到你,所以那些人就有情绪了。”秦修桀道,“所以阿瑞斯他们应该是为了这件事过来,不然刚才他就不会提请陆总去一趟‘美利坚商会’。” “我没空去。”陆白道,“帝晟集团还有年会,安夏儿年后还要做手术。” “对了,还没恭喜陆总,少夫人终于又怀孕了。”秦修桀道,“上回那个孩子的事,记得当时少夫人还是很伤心,这下她应该开心了。” “……” 陆白没说话,只是喝着酒。 “但陆总为什么说少夫人年后要做手术?”秦修桀没有忽略刚才陆白的话,“少夫人哪里不舒服么?但她是孕妇的话,现在也不能做手术吧。” “是胎儿的手术。”陆白道。 “什么?” “她怀了三个孩子,有点危险。”陆白道,“以医生的建议,要做个减胎手术,时间定在年会后,到时我会亲自陪她去医院。” …… 安夏儿吃完了一碗汤圆,才终于听到卧室门开的声音。 她赶紧放下碗,拿起块餐巾一擦嘴站起来,回过身去,“你们谈完了?我刚才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陆白闻了闻空气中,“你又在卧室吃东西?” “呃……” 安夏儿一下语滞。 陆白是很不喜欢卧室有其他味道…… 偏偏安夏儿这个小吃货,平时不看着她,她要像仓鼠一样,将她大堆的零食抱到他们卧室来吃。 安夏儿想了一下身后桌上的碗,脚步移了移,挡住,眼睛飘了飘,“吃东西……没有啊。” “你知不知道整个卧室都是一股甜腻的味道?”陆白大步走过来,一把扯开她,“还说没吃?” 他看着平时用来放报纸,放酒杯的水晶桌上,上面放着一只小碗,碗还放在他的报纸上,碗中还剩下一颗白润的汤圆躺在那。 安夏儿咽了咽,“我睡不着嘛,又饿了嘛。” “你可以在餐厅吃。”陆白看天自己私人空间一点点被侵占,很郁闷,“安夏儿,我不是为难你,但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你知道我不喜欢卧室里有其他味道,特别是食物的味道。” 被发现了,安夏儿也不躲了,又拿餐巾一擦嘴,“我这不看你们在下面有事要谈,怕打扰你们吗?所以才让菁菁她们把汤圆端上来啊!” “怎么打扰?你在餐厅吃,我们在客厅。” “那我是在楼下受惊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唐突了!”安夏儿也争辨道,“所以我只想上楼来嘛!” “那你可以去你其他的地方吃,比如去你那边的卧室,又或者去阳台。”陆白道,“没必要窝在我们卧室吃东西吧?” 安夏儿羞愤不已,“好了,你怎么这么小气,我不就是在卧室吃了点东西嘛!” 陆白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又气又舍不得生气,最终捏了捏她脸,“安夏儿,你——” “又怎么了?”安夏儿瞪圆眼睛。 最后陆白叹了一声,笑,“你很可爱。” “……” 安夏儿愣了一下,脸上渐红。 而后她马上背过身过去了。 什么嘛! 这样吵架简直犯规嘛…… 还有吵着吵着中途夸她的。 “好了。”事实证明,陆白的不计较非常有用,安夏儿立即承认了错误,“我一时忘了,我这就把碗端下去。” 陆白将她在桌边坐下,“让她们来收就行了。” 说着,按了一下呼叫铃。 菁菁很快上来将安夏儿的汤圆碗收走了,退上去的时候关上门,“大少爷少夫人,晚安。” 陆白走到一扇窗前,将玻璃打开,换气。 今晚的夜空很明朗。 如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闪烁着星辰,有明有暗,交织一片,璀璨耀目。 风不大,吹进来与卧室的暖气交融着,一时格外地提神。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走过去,“好美的夜空啊,之前放着烟花,都没注意到。” “南方的冬天比较暖,大气层的寒气也比较少,所以南方的天空向来比较清楚。”陆白道,将她的外套裹紧,甚至将外套上的帽子也给她戴上,“你到里面去,我换下气就关上。” “我再看看啊。”安夏儿走到窗前,眨着眼睛望着无垠的夜空,“难得啊,冬天还能看到这么多星星,哦,陆白,我们到天台上去看吧。” “不行。”陆白马上道。 “我想……” “你想什么都没用。”陆白道,“你现在不能吹风,别说天台,你现在就给我到里面去。” 安夏儿鼓了鼓脸颊,“不去就不去。” 明明那么美的夜色,多么适合约会的夜晚,多么浪漫的年夜。 ——正是情侣该你侬我侬的时候! 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了,但偶尔也可以像对情侣一样嘛。 顾及到安夏儿怀着身孕,陆白只会开一会窗,又关上了。 “鼓着脸做什么,洗澡没?”陆白踏着步伐踩在地毯上,抽下领带,放在桌子对面那张墨绿色的复古单人沙发上。 “洗了。”安夏儿整个人窝在沙发里,“但还是睡不着啊,反正你不在,我不是睡不着。” 想到自己有身孕,安夏儿才打消了想出去看看星星的念头。 陆白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如果没有我,那你以后是不是不睡觉了?” “我不知道,反正现在你不在我身边,我就是睡不着。” 陆白深沉的褐眸,盛着满满的疼爱。 他并不责怪安夏儿的任性。 他宠出来的女人,当然得自己惯着。 惯到世界上所有男人都受不了她,只有他才能受得了,那她就只属于他一人了! “对了。”安夏儿想起今晚的那些人,“那些人是谁?我怎么没听说年三十还有客人来的,菁菁说他们是突然过来的是么?” “他们已经走了,你不必在意。”陆白道,“是找我有事。” 安夏儿眉头一点点拧起,“……那个,不是什么黑社会的人或者混混吧?” 陆白手刚触到腕表上,动作停了一下,“你在想什么?” “我……” “你觉得我会跟黑社会的人来往?”陆白将手腕上的表取下,放在桌面上,“你应该清楚,我最痛恨黑帮。” 安夏儿愣了一下,马上为自己问出的问题后悔了。 对了,陆白妈妈和他弟弟当年被黑帮绑架…… “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安夏儿努力形容着自己的感觉,“就觉得那些人不简单,然后,那个人大块头,还是银灰色的头发,感觉男人头发染到那种程度,印象中,好像都是混社会的。” 陆白回过头,看着安夏儿一脸认真的模样,陡然一声失笑,“混社会的?阿瑞斯是出自俄罗斯名门,他头发是天生那种颜色,俄罗斯很多银色或灰色头发的人。” “啊?”安夏儿只觉脑袋一道灵光闪过,“我去,原来是这样啊……不,外国确实很多浅色头发的人,我这,我是不是怀孕变傻了?” “你不是变傻了,你是看到家里有生人来,紧张了。”陆白道。 安夏儿抚抚胸口,“一定是一定是。” 她才不傻。 外国人有各种颜色头发,眼睛,一点也不奇怪。 看来是她最近圈子小了,见的人少了……没怎么接触外国人。

下一篇   第754章 跨国年会